Monday, November 7, 2016

全球最贵的铁路在大马

上周说媒体提到550亿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在另一则新闻报道提到,这笔低息贷款将由“中国通过「大马进出口银行」(EXIM Bank)支付贷款”,意即它是将贷款汇进我国的EXIM银行,不是由中国的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

如果另一则新闻报道属实的话,中国的融资银行究竟是哪家?没有一点头绪。

既然都已经公布承建商是CCCC了,为什么融资来自哪家银行或财团,至今都未能公布呢?

今天,刘镇东贴出了CCCC(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网站在2/11的新闻,指大马铁路计划的承建价值是马币460亿,并非本地所报道的550亿,难道我国媒体报多了90亿?

这就让我想起今年年初,当1MDB将大马城60%股权脱售给由IWH和中国铁路工程(CREC)组成的财团,我方公布的价格是74.1亿,但CREC向香港交易所汇报的价格却是52.8亿,两者相差21.3亿!

我当时的分析是,因为CREC不愿承担1MDB其中21.3亿的债务,所以大马城的确实收购价只是52.8亿而不是74.1亿。

(详情请参阅旧文《大马城未定价?》20160105)

ECRL的承建成本究竟是550亿或如CCCC网站报的460亿,或如《砂拉越报告》早前报道的270亿,或是如潘俭伟说的300亿?

《砂拉越报告》指有文件显示,CCCC将通过一家信誉可靠(creditworthy)的公司支付8.5亿美元(34亿马币)给1MDB,作为偿还IPIC贷款目的,并愿承担1MDB子公司总额47.7亿美元(192亿马币)债务,包括IPIC所担保的利息在内。

记得假Aabar事件吗?IPIC因此向1MDB索取65亿美元(266亿马币)赔偿。

(详情请参阅《IPIC追讨266亿》20160615)

原本,IPIC同意和1MDB进行一项“资产债务交换计划”,预计1MDB将可减债160亿马币,也因爆发假公司事件而告吹了!

《砂拉越报告》还提到,ECRL“膨胀”的部分成本也将用来购买刘特佐在两家公司的股权,分别为Putrajaya Perdana的2.44亿美元(9.8亿马币)和Loh&Loh的7100万美元(2.84亿马币)。

还有通过CCCC分别付款6500万美元(2.6亿马币)和2亿美元(8亿马币)给一家“顾问/策略/通讯服务”公司和另一家特定公司(nominated company)。

我把这些“额外”数字加起来,大约是额外的250亿马币,把这数字加至潘俭伟的300亿,恰恰就是我国所对外公布的ECRL成本550亿。

我会选择相信《砂拉越报告》的报道,因为一向以来,该网站的报道,最后都被证实正确。

廖中莱说550亿不只是建造费,它是框架融资协议(framework financing agreement)下的一个数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既然如此,贷款不是应该只是成本的数额吗?其他开销怎能算进去?这岂不自相矛盾、自打嘴巴、自露马脚?

总之,要知道全球最贵的铁路工程在哪里吗?它就在马来西亚。喜欢缔造纪录的大马人,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纪录啊!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