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FGV海外联营有舞弊

一向不怎么看好GLC的表现,说不好听一点,十有八九长年亏损。

这样说像一竹竿打沉一船人,但你不能否认这是事实。

以前有个说法,要让这些GLC赚钱,把它们私有化才会有希望。

事实又不是如此,只要看看那些挂牌上市的GLC,未必从此转亏为盈,反之还更恶化。这是为何呢?

在大马股市,不是有研究说过,只有20%股项是可供投资(investable)的,姑且叫它们蓝筹股,其余80%不是投机股就是炒股,素质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样说起来,好的GLC比例和蓝筹股比例几乎是一样的,皆是只占10-20%之间。

那么,上市的GLC,统称官联股的表现又如何?在近千只股项当中,GLC蓝筹股恐怕更寥寥无几,大概只占个4%(20%x20%)吧!这个比例实在太少了。

为什么会这样?GLC不是应该表现得更好吗?未必,如果公司依旧以官僚的手法去经营,董事局成员都是政治委任,公司决策皆以政治为考量,这家GLC上市不上市,就完全没有一点差别。

典型的例子就是马航和普腾,两家GLC不久前不约而同的除牌下市。

数年前,就有一家原本没有上市条件却仍然硬硬将它上市的GLC,将来恐怕也会面对和马航普腾同样的厄运,它就是让垦殖民亏到欲哭无泪的FGV。

这家GLC以4..45元的IPO发售价上市,当时被推到最高价5.55元,如今跌到1.55元。

从它2012年上市以来,就写过它很多次了,那时它还是全球第二大的IPO呢!仅在脸书之后,纳吉首相为此得意洋洋,并以此为荣!

最近一次写它是在三月间(《FGV高价展宏图》20160317)。

那时,公司很积极到海外收购资产,包括印尼的Eagle High和中国的中羚,两者都是种植公司。

根据报道,FGV欲以6.8亿美元,比市场贵三倍的价格收购前者,而中羚收购价约9.76亿马币。

幸好两项献购都告吹,否则,我不知亏损连连的FGV要以什么来收购,可想而知就是通过举债吧!

昨天,FGV第三季业绩出炉,亏损扩大至9487万元,报道指是因为“原棕油产量减低、原糖成本上升,以及下游业务盈利下跌”。

最大原因,是它在土耳其一家联营公司的严重亏损,就占了逾半。

其新任CEO Zakaria Arshad说,不寻常的stock losses就高达5700万元,当中可能涉及舞弊行为。

噢,又叫我想起了1MDB!因为这也涉及联营计划。

但不懂他所谓的stock losses是指股票亏损,还是存货亏损。

Zakaria说,公司在这家联营公司没有管理权,因此无法避免舞弊行为发生。

他也透露舞弊行为包括纂改stock figures和假冒董事签名。

这家联营公司叫Felda Iffco Gida Sanayi,联营伙伴来自杜拜,叫IFFCO International。FGV持有这家公司的50%股份,却没有管理权,相当不可思议。

言下之意,对方似乎是舞弊者,那公司采取了什么后续行动?CEO没有说。

他只说,FGV前景充满挑战,将来还会继续面对亏损,但他会努力降低成本。

Zakaria是在今年三月上任CEO,以他个人力量,可有办法替公司扭转乾坤?

这几天,看到KWAP和朝圣基金在积极收购FGV股票,是被上头指示这么做,还是对FGV前景充满信心?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