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原因是马币和隧道

都说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不是交通部的工程,而是由首相署EPU负责;因此,上回潘俭伟已说交通部长廖中莱对该计划一无所知了,不懂为何他还要一直为它发言?

然后解说得不清不楚,又引来反对党议员的抨击,真是何苦来哉?

之前他说ECRL成本尚未确定,还要和中方进一步谈判每公里的成本,550亿是整个框架融资协议(framework financing framework)下的一个数额(《全球最贵的铁路在大马》7/11),不是造路成本。

意思是550亿不止是成本,它也包括其他费用。

潘俭伟驳斥这个说法,指550亿成本是财长首相自己在宣读明年财算案时公布的数字,连直接负责ECRL计划的EPU部长阿都拉曼都没有否认这个数字,如果还不是final数字,为何政府就与中国承建商CCCC以及中国进出口银行签了合约呢?

上周我也指出马华部长,包括魏家祥的言论矛盾,因为如果成本没有550亿这么高,那又何需也是550亿超出100%的贷款?

所以我说,既然此计划不归他管,廖中莱不如少开口为妙,以免说多错多。

昨天,潘俭伟爆料,政府曾在2009年指示本地HSS工程公司为ECRL计划进行一项可行性研究(feasibility study),HSS去年完成研究报告,估计兴建费用290亿,与政府公布的550亿少了260亿。

潘俭伟其实是叫负责的EPU部长阿都拉曼作出解释,为何成本会比研究报告的数字相差将近一倍。

没想到廖中莱又自告奋勇回应,说成本从290亿涨至550亿,是因为马币贬值!

他还举例,从2009至2010年的3.20元兑换率,目前4.20元,甚至一度升到4.50元。

他也透露,报告未考量到铁路后来被加长了。

潘俭伟再次紧咬他不放,说廖中莱终于承认兴建成本已被确认而且就是550亿元,而之前有份可行性报告估计成本只需290亿。

HSS报告是在去年底才完成及提交的,那时的马币兑换率已跌至4元兑一美元,哪还有可能根据2009年的3.20兑换率来计算?

就算报告没有update,马币这几年贬值了三成,成本怎么可能忽然飙涨将近一倍?

有关路程加长部分,潘俭伟质问,为何舍报告建议较短的路段不用,偏要挖隧道但路程反而更远?

《The Edge》引述专家估计,就算将该段隧道成本算进去,整个ECRL成本只需320亿至360亿。

2014年,东海岸经济区域发展理事会(ECERDC)成员Jebasingam Issac John指这项计划估计花费300亿。

可见,最贵的成本估计也只需要360亿,为何最后数字却暴涨至550亿?更离奇的是,中国承建公司CCCC却指成本460亿,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数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