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3, 2016

还有第三家银行

邻国1MDB案审讯前BSI理财师Yeo Jiawei,网上都有报道,这里就不赘述了。

倒是注意到其上司Kevin Swampillai以证人身份上庭,如此一来,不懂Kevin本身还会不会被提控?

他在庭上提到,Yeo曾找他造假,但被他拒绝了,“因为故事有太多漏洞,如何盖也盖不住了”。大意如此。

是的,经过各造的调查和媒体报道,我们都知道事情的大概,为何当事人还是可以若无其事,身边的人也好像一无所知,故意视而不见,还处处袒护着当事人,真不明白。

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你无法永远都在欺骗所有的人。林肯不是这样说了吗?

1MDB不止害了多少人,也牵连了多少银行,包括两家私人银行因它而被邻国关闭。

还有第三家银行,凑巧也来自瑞士,不懂最后会不会也面对当局惩处?

这第三家银行叫Coutts银行,在伦敦交易所上市;最近它向交易所汇报事项进展,报备可能面临处罚或监管制裁(financial penalties and/or regulatory sanctions)。

Coutts原本是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旗下私人银行,去年脱售给瑞士联合私人银行(Union Bancaire Privee,简称UBP)。

瑞士金融市场调查局(FINMA)是在今年四月对Coutts展开调查。

公账会调查报告也有提到这家银行,在1MDB与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中,1MDB便是透过那时还是属于RBS旗下的RBS Coutts将10亿美元资金转到GoodStar户口去的。

调查发现,这家GoodStar和1MDB与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毫无关系,那为什么把这笔资金汇去这家公司?

《砂拉越报告》和《泰晤士报星期刊》早在去年二月就报告了Coutts在1MDB事件所扮演的角色。

1MDB在2009年将7亿美元资金通过Coutts汇进GoodStar户口,这笔资金原该汇入1MDB和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

第二次,1MDB在2011年再将一笔3.3亿美元资金通过Coutts汇进GoodStar户口,意即总共10.3亿美元(约42亿马币)从1MDB被转走,去了GoodStar户口。

GoodStar在Coutts的户口是在2009年9月尾才开的,几天后第一笔7亿美元就汇进了该户口。

1MDB是通过其在吉隆坡的Deutsche Bank(德意志银行)汇钱的。

Coutts当时的关键人物是其在新加坡分行的CEO Hanspeter Brunner。

离奇的是,他在7亿美元资金汇入GoodStar户口数星期后即过档BSI银行,同时带领90员工也一同跳槽。

《砂拉越报告》报道,到了2014年,在Coutts的大部分资金都转进了刘特佐在新加坡BSI银行的户口。

Coutts扮演的角色似乎只在从1MDB汇至GoodStar的10.3亿美元资金,当时Coutts仍是RBS的旗下银行,连RBS也被拖累。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