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8, 2016

美好时光不长久

马币跌跌不休,不是近来才发生的事。

其实,自去年甚至前年以来,马币便已开始转弱,到了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它终于跌破了3.80兑一美元水平。

3.80是当年固汇制时所制定的水平。

几天前我们的国行新总裁伊布拉欣还说:3.80应该是马币的合理水平。但如今国家连这个合理水平也守不住。

国行是在2005年解除固汇制的,马币浮动后即缓缓回升,一度冲破3元大关,升至最高2.95兑一美元水平,那是在2013年大选后。

是的,那时国阵在纳吉第一次领导之下赢了大选,万众对他有万般的期待,股汇市随之大起。

那大概是纳吉担任首相以来,对他来说,最美好的时光吧!

(虽然实际上国阵得票减少,不及半数,议席也少过三分二。)

然而美好时光不长久,到了2014年,1MDB丑闻开始曝光,汇率多少受到影响,到了去年,汇率跌势开始加剧,叫人忧心忡忡。

高官们显然都缺乏危机意识。还记得那时有部长说马币转弱不足为虑,也有部长说会刺激出口对国家经济好,还是国行总裁的洁蒂也说仍在“可管理水平”(manageable level),旅游部长纳兹里更竖起大拇指大赞,说会吸引游客涌进我国。

拜托,有选择,我们何必自贬?如果马币走弱对国家好,当初我们何必落实固汇制防止它滑落?如果游客以汇率为考量,那些欧美国家不是没人去了吗?

去年的时候,当马币跌破3.80水平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妙了。然而我们的财长首相却好整以暇,一点都不紧张,就让它自由滑落,好像与己无关,忘了自己是财长,也是一国之首。

也许他本就束手无策,自他上任以来,从他的表现就看得出,他是“有姿势无实际”的炫者,爱以数字名相来哗众取宠,这些以前都提过了,这里就不再赘述。

或许那时1MDB丑闻已弄得他手足无措,又何来时间精力来处理国家经济大事?

国行总裁洁蒂也是,开始时她也否认1MDB事件已影响国家经济(当然那时油价也是另一大因素),直到她本身也开始受到攻击和对付的时候,她才开始意有所指,但那时她已任期將满,所提呈给总检察长的建议也两度被拒绝,怎不叫她意兴阑珊?

从此,国家就像陷入了无政府状态,老百姓水深火热,高官们视而不见。

经济早就已经凄风苦雨,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令全球惊慌失措,大马更不能幸免,加剧马币跌势,一度触及4.50水平,那几乎是上回金融风暴的空前水平。

如此跌势,尤其是在岸外市场大幅贬值,国行不得不出手,禁止外资银行进行“无本金交割远期”。

什么是”无本金交割远期”?它英文叫non-deliverable forward(NDF),是一种离岸衍生产品,不涉及实际现金交易,合约到期只需将远期汇率与实际汇率的差额进行交割清算。

其实岸外市场并不受到国行控制,但国行要外资银行停止进行离岸马币交易,并强调只有国内现货汇率能作为基准。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对冲投资风险有多大,加剧有关货币的波动性,却不是在我国特别是国行的控制之内。

于是,我国面对一个Catch 22的困境:禁止NDF交易原本是为了避免造成马币波动激烈,但外资将国行的干预看成是“资金管制”的形式之一,外资要的是一个自由市场,于是,国行行动导致外资抛离大马股债两市,造成马币进一步恶化。

报载,外资持有我国40%债券,是亚洲比例最高的市场之一。

从这些现象我们也可以看到,马币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和20年前相比,我们其实并没有变得更强,因为我们并没有从当年的事件吸取教训,事过境迁,我们也就忘记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