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2MDB

1MDB欠债420亿,去年的时候,财长首相说可在去年底成功减债,如今又一年将尽,未闻1MDB成功减债若干,债款估计已涨至最少510亿。

1MDB是隶属财政部的GLC,这笔债,财政部必须负责解决。

上星期,财长首相竟然还在国会以书面胡言,指1MDB债务不是国债。

我们的财长首相不是无知,就是愚民。

身为财长首相,1MDB又是财政部的一个GLC,他不可能不知道,1MDB一旦无力还债,财政部就必须代还。

当然,财长首相比谁都更清楚,国债已经达到6,557亿或54%空前水平,为了不让国债继续增长,政府就通过GLC举债,如此就不需列为国债,但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1MDB的债务就是一个例子。问题是,所举的债都去了哪里呢?大家都心知肚明,将来要如何还债,恐怕都要由你我平民百姓来扛。

如果你觉得一家GLC如1MDB欠债420亿很惊人,有没有发觉,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向中国贷款550亿,还比1MDB原本420亿现已涨至510亿的贷款多呢?

何止如此,这家叫大马铁道公司(MRL)也是隶属财政部的SPV,只是一家两块钱paid up capital的公司!

这还是反对党议员先爆料才让人民知道的。

记得财长首相如何自吹自擂,说1MDB以100万缴足资本,却能借到420亿贷款吗?

他这样说,证明他没有上过经济课,否则他怎会不知道或没听过债资比率(debt-equity ratio)?

一般的比率是70:30,但1MDB的比率是42,000:1,这样的比率等于是送死。

果然,大家看到的情形就是像现在这样。

财长首相还是没有从1MDB得到教训,MRL竟然还是两块钱公司,却借贷了高达550亿,这个debt-equity ratio要怎么算?是惊人的27,500,000,000倍!

这一次,财政部连最基本的缴足资本都不注入,然后再重蹈覆辙,贷款还比实际成本多。

这不是我说的,除了承建商数字显示比我方的数字少,马华部长自己也证实了这点。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说,公司paid up虽然只有两块钱,但它有政府做back up。

为什么不让其他GLC如国民投资机构(PNB)等负责?原因很明显,就是财政部要有直接利益(direct interest),那要有直接利益的原因又是为了什么?

你真的相信铁路工程成本需要550亿吗?我们的马华部长说其实不需这么多,那为何贷款也是550亿呢?这点马华部长就答不出了。

更令政府尴尬的是,中国的承建商CCCC却透露成本460亿,比大马官方数字少了90亿。

于是,阿都拉曼又出来说话了。他说,因为中国未把另一段铁路的成本算进去。

他还举例说,ECRL不是全球最贵的铁路工程,还有比这更贵的。

这个东海岸铁路工程有那么难建吗?否则为什么要和其他国家的铁路比贵?

拉菲兹也认为太不寻常,直指这项天价计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议程在。他问,原本预计只要300亿的工程如今变成550亿,是不是为了明年替1MDB还债,还是为了在来届大选金援国阵?

的确,两者都有可能。

为什么国债节节升涨,还以倍数升涨?答案其实很简单,以前我也提过了,政府只是以新债替还旧债,国债水平不降反升,那一点都不奇怪。

1MDB的510亿债务要如何偿还?除了之前将能源公司和大马城土地也是卖给中资所得外,那些卖给自己的GLC所得实在有限,再来原本打算和IPIC交换资产的计划已经告吹,财长首相要去哪里找钱来解决1MDB的债款?

于是,ECRL成了解决1MDB部分债款的幌子,这点我是相信的。

魏家祥说了一句话相当耐人寻味。他叫人民不要被人误导,“别让ECRL胎死腹中”。

人民被误导竟然会让ECRL胎死腹中?会那么严重吗?我能想到的就是除非中方恼羞成怒,不玩了!

至今,我们只知道承建商是CCCC,但还是不知道融资银行或财团名称,这不很奇怪吗?

而且,贷款详情都公布了,包括头七年免息,偿还期20年等等,如果还未决定贷方,又如何取得这些详情?

这么一大笔天文数字,要如何还?

如果MRL想靠营收来还是不可能的,当然政府可能又想像大道那样,公司营收未达目标或不许涨价的时候就给予公司赔偿,所以说到底,还是要由人民来买单。

550亿贷款分20年来还,不把利息算进去,每年起码也要还27.5亿元,或每月2.3亿,或每日必须有764万营收才行,这也还未把营运开销算进去呢!

试问,每天有多少人会往东海岸来回呢?

所以,大家想想就好了,这样一个注定亏损的计划,有必要在此经济低迷期间实行吗?

MRL是不可能靠营收来还债的,到时又是由政府出手,但政府还有钱吗?财政首相似乎从来不想这点,因为对他来说,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借钱;即是举新债来还旧债。

我们的国债就如此不断的攀爬新高,大马人民唯有自求多福,好好的自我保重。

我看到,MRL就是1MDB的复制版,它将重演1MDB的悲剧,而这个悲剧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却因为少数人的贪婪,叫人民须为他们负债,把国家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信的话,等七年后MRL要开始还债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此言非虚。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