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7, 2016

FGV高价展宏图

很久没有写FGV了。

今天决定写它,是因为看到它最近又在进行争议性的收购,心里就很好奇,这家亏损的GLC,本身都捉襟见肘,怎么还有和哪来的资金收购其他公司呢?

当年,纳吉首相千方百计将它搞上市,说它将如何如何为国家和垦殖民带来庞大的利益,并将涉及“金钱政治”曾被巫统冻结党籍的伊沙找回来当FGV主席。

结果是,FGV从IPO价格4.45元和最高价5.55元,如今仅是凄凄惨惨的1.47元。

不懂那些向银行贷款认购的垦殖民,要如何还可能是他们平生的第一笔债,还是另有安排?

FGV上市后的表现糟糕,它也是表现最差的种植股。当年上市,它还矢言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种植股,结果在去年被交易所从综指股里除掉。

上市这几年,虽然财务表现差劲,公司还是很积极地到处包括邻国去收购种植公司,除此以外,也在英国购置产业当投资。

如之前说的,不知其资金何来?

说到去海外购买产业,难免令人想到近来曝光的朝圣基金、玛拉和刚刚被揭发的高教部买楼事件,它们都不约而同的“买贵了”,你认为那都是巧合吗?

你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在“买贵了”的背后,有人从中赚取可观的回扣,这都是向谁学的呢?大家心知肚明,不用明说了。

这里谈谈公司最近两桩收购事件,一桩是印尼的Eagle High,一桩是中国公司中羚控股(Zhong Ling Nutri-Oil Holdings Ltd)。

根据报道,FGV欲以6.8亿美金,比市场贵三倍的价格(每股775对目前市价270印尼盾),通过30%现金7%发股方式收购Eagle High的37%股权,抵押金10亿元马币,等于收购价约40%,高得不寻常。

(纯属巧合:6.8亿美元恰巧也是纳吉收到的政治捐款数额。)

所幸国行已拒绝了FGV的收购建议。

但公司表示还会继续探讨其他可行方式来投资Eagle High,目前仍在洽谈中,如收购不超过其10%股权,其余由Felda投资(FIC)购入等等。

《砂拉越报告》说,Eagle High的老板Peter Sondakh与纳吉是好友。

至于中羚,却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中国公司。

提到开曼群岛,你我就会想到1MDB。我也是因为1MDB而知道有这样一个开曼群岛。

你一定也像我一样感到奇怪,为什么一家中国公司要跑到老远的离岸去注册?

众所周知,它是全球著名的洗黑钱和逃税天堂。

也许它有本身单纯的原因,就像最近几年,不也有很多中国公司跑来我国上市么?这样想,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至于它们的表现,股价方面与当初上市的价格比较就相差太远了。

但中羚不同,公司管理层说,看中它的原因是它占据了中国20%的食油市场,它也是全球十大食油生产商之一,在中国赚幅达20%,收购原因是为了开发下游业务,以达业务平衡等等等。

中羚55%股权收购价是马币9.76亿元。

但,潘检伟说,这家公司两年没有公布财报,难道FGV只是根据陈年财报或估计来估值?

交易所已就此向FGV抛出15道问题,包括中羚的盈利保证(Profit Guarantee)等详情。

一些公司资料:公司净利从2011年13.3亿元骤减至去年1.12亿元。

截至去年财政年第三季,公司总现金21亿,总贷款51亿, 净负债33%。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