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4, 2016

此人當國行總裁?不適合

上個月中,國行總裁潔蒂兩次高調談論未來總裁人選課題。

第一次在2月16日。她說,為捍衛國家金融與經濟穩定,下任總裁人選不應帶有政治背景,也不應受到任何政治干擾。

第二次在2月23日。當時她再次強調,國行一向獨立運作,從未有政治人物擔任總裁職位。

她還提到1MDB,說希望1MDB的調查能夠在她任期內完成,為“她的接班人留下清白的記錄”。

她透露,國行有個監督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已經根據現有機制推薦最適當的人選。

從她上述說話,可以推斷,國行根據現有機制所推薦的人選不具有任何政治背景,這個人選來自國行內部,如果沒錯,應該就是最具資格的國行副總裁莫哈末伊布拉欣(Muhammad bin Ibrahim)。

但也覺得,潔蒂會發表上述說話,是因為她已知道她的接班人是誰,而這位人物不是國行所推薦的人選,也非來自國行內部,而是一位政治背景濃厚也深具爭論性的人選。

週末的時候,《華爾街報》預先爆料,指潔蒂的接班人叫伊萬(Mohd Irwan Serigar Abdullah)。

我在博里第一次提到他是在去年寫《PFI:第二個1MDB等著爆發!》的時候(29/5)。

PFI也是財政部的一家GLC,裡邊問題重重,也像1MDB一樣虧損連連,可能缺乏報導,因此未受民眾廣泛注意。

公帳會曾在去年調查PFI,結論財政部成立PFI是爲了“讓政府獲取預算以外(off budget)的貸款,以避開國會的審核”。

公帳會的PFI報告不痛不癢,似乎沒有點出財政部成立公司的可疑處,例如為何要將政府土地交給PFI,然後又向PFI租回土地?這不也是“洗黑錢”的一種手法嗎?

這樣的“洗錢”手法將繼續進行到2027年,租價總額292億,即是說,292億的人民錢就將這樣白白流進這家公司。

此外,PFI也向EPF借貸280億。據說前年還有一筆195億貸款,不知這筆貸款有沒有貸成,若有的話,EPF給PFI的貸款總額就高達475億,比1MDB的貸款還高!

(請參閱《政府成立PFI取得不在帳簿的貸款》20150617)

伊萬便是這家PFI的主席。

伊萬的官方身份是財政部秘書長,此外,他還是至少25家GLC和政府基金的主席或董事成員,包括:

1.1MDB顧問董事;

2.內陸稅收局(LHDN)主席;

3.公務員退休金局(KWAP)董事兼投資小組(Investment Panel)主席;

4.公積金局(EPF)董事;

5.朝聖基金局(Tabuing Haji)董事;

6.證監會(Securities Commission)董事。

他是以財政部秘書長身份兼任包括上述GLC和政府基金的主席或董事,還是因為他是納吉的親信?

無論如何,他若從潔蒂接過國行總裁棒子,他是不是應該同時卸下所有25個GLC/基金官位,才不會在利益上出現衝突?

走筆至此,離題一下。

上回提到總檢察長阿班迪受委朝聖基金董事,是因為他將在2月卸任總檢察長職。

如今已經3月了,阿班迪仍然是國家總檢察長,這樣的安排是否恰當?

拉菲茲就提到問題,如果朝聖基金犯法,身為總檢察長又是朝聖基金董事的阿班迪提不提控該基金?

難道阿班迪看不到這個問題?

《華爾街報》預先爆料,目前未聞國行財政部或伊萬本身作出否認。

如果總警長卡立說要抓爆料者/吹哨者,那就意味著《華爾街報》的報導為真。

誰會是爆料者?《華爾街報》說它是引述一名內閣部長和一名資深銀行家。

說伊萬是個爭論性人物,除了他作為主席的PFI運作不明還虧損連連,以他為主席或董事的GLC/政府基金與1MDB課題的糾纏不清,單單這點,就讓人認為此人不適合當國行總裁。

我可以預測,一旦他當上了國行總裁,他可能就會還1MDB清白,立刻批准1MDB之前的所有可疑交易。

相信這就是潔蒂卸任後最不想看到發生的進展。

情況就如阿班迪擔任總檢察長後即“裁決”納吉清白一樣。

提到利益衝突,伊萬身兼KWAP、EPF、朝聖基金等投資基金董事,同時也是1MDB顧問董事,這些基金卻投資/認購1MDB債券/土地,而且以高於市價購買土地,這不是很明顯的利益衝突嗎?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