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6, 2016

高教部也在澳洲买贵楼

去年六月,澳洲媒体揭露,在2013年,我国玛拉(Majlis Amanah Rakyat)在澳洲投资1780万澳元产业,却要求对方将价钱提高至2250万澳元,对方再回扣470万澳元给相关人士。

报导说,因为这些外人的不诚实行为,捣乱了澳洲产业价格。

据说涉及人物是三名大马商人和一名前高级部长。这名前高级部长后来证实是前乡村部长安奴亚慕沙(Annuar Musa),505后,他改受委为玛拉主席。

玛拉是乡村部的一家GLC,成立目的为“训练、协助及提升土著在工商业的教育和知识水平“。

其实,安奴亚的任期已在去年七月届满,玛拉主席位子悬空了好几个月,到了年底,他又悄悄被重新委任当主席,人民也逐渐淡忘了玛拉买贵楼丑闻。

受争议的贵楼叫Dudley House,据说是买来给玛拉在澳洲墨尔本100多位学生住的。

此外,玛拉也以高价购买另外三所在Swanston、Queen Street和Exhibition Street的楼房,总值约8000万澳元。

纳吉曾下令各执法机构进行调查,公帐会反贪会和警方皆异口同声说跟进调查,但也止于雷声大雨点小,因当时大家都忙着查1MDB,因此玛拉案也慢慢不了了之。

安奴亚当时曾经回应说,玛拉的所有投资都必须通过乡村部呈给财政部的经济理事会批准,而纳吉首相是经济理事会的主席。

意思是玛拉在澳洲的投资预先经过首相批准。

可见纳吉对买楼事件是知情的,那为什么还要下令调查?

我想这与他下令调查1MDB的心态是一样的。

昨天,拉菲兹爆料,我国高教部也涉嫌在2013年尾以高价在澳洲柏斯买贵楼。

拉菲兹说,高教部以1027万澳元(约马币3000万)向Miletech收购,而对方在九个月前向Jalwest收购的价格仅650万澳元,意即对方在短短九个月内就赚了377万澳元,利润高达58%。

目前还未读到高教部长伊德里斯祖索(Idris Jusoh)的回应。

这位高教部长,一直大言不惭声称我国拥有全世界最高的教育水平,可以比美牛津和剑桥。

这种话,如果不是事实,最好不要乱讲,以免贻笑大方。

说回高教部在澳洲买贵楼。

有没有注意到,很多事情似乎都是在2013年发生,包括玛拉和高教部在澳洲买楼事件?

而它们的收购手法都如出一辙,便是有人从中赚取相当可观的“回扣”。

高教部买楼原因,也是买来给大马学生住的宿舍(Malaysian Hall)。如同英国伦敦的Malaysian Hall,也是给大马学生聚集的地方。

我不认同政府部门以买楼方式到海外当投资,变得好像在做生意,但里边的官员可有做生意的料,投资的本领?

此举只让有心人士从中牟利,我想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每年总稽查司揭发各部门没完没了的买贵事件,不就是因此而来的吗?

拉菲兹宣称他掌握从中牟利者的身份。

其实总括一句,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