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2, 2016

大有大吃 小有小偷

国家贪官污吏新闻之多,早已屡见不鲜,但这位官吏的贪污手法更上一层楼,叫人叹为观止。

标准的贪污方法多是“超支了、买贵了”,这位仁兄却是以「不存在的计划/活动」来claim钱,就是在根本没有举办任何活动或进行任何计划下取得拨款。

报道说,他的modus operandi是与商家勾结,在取得拨款后取消计划/活动,过去六年来屡试不爽,前后诈得政府逾亿拨款,他则从中获取至少2000万贿金。

说的就是青体部那位目前名字尚未曝光的部门秘书(division secretary)。

身为青体部长的凯里却对这位仁兄的行径表示不知情,因为“这类拨款无需经过部长或秘书长签名批准”。

看来政府部门的采购机制和放款批准程序很有问题,如果下属可以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取得无中生有的拨款,你可以想象各部门的“吃钱”程度有多猖獗了。

如果一个区区青体部的区组秘书都可以做到,那其他区组其他部门肯定也可以做到,尤其是坐秘书职位的,拿着鸡毛当令箭,不要说在官门,在公司里我们也见多了。

当然不是说凡当秘书者都如是,但因为职位所致,很容易让他们有机可乘。

大有大吃,小有小偷,这点就不需画公仔画出肠了。

说到政府部门秘书贪污受到反贪会调查的,我可以想到较“著名”的至少有两宗。

一宗发生在2010年,当时是首相署EPU部长的诺耶谷(Nor Mohamed Yakcop))的政治秘书哈斯比(Hasbie Satar)因涉嫌接受贿赂,反贪会在其住家搜出超过200万元现钞,充公其四部豪华汽车和四所房子。

另一宗则在2013年被揭发,便是妇女部的政治秘书苏海米(Suhaimi Ibrahim)涉嫌挪用1AZAM除贫计划的拨款,导致有关13.5亿元计划还超支1亿。

当时莎丽扎本身也因2.5亿的「养牛案」而暂时卸下妇女部长职位,你如何期望她的下属清廉?

上述两宗调查结果如何?至今也没有下文。

而且我相信以上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多少未被揭发的?那只有天知道。

既然无法杀一儆百,类似贪污舞弊滥权事件层出不穷,那也见怪不怪了。

这些案件都涉及政府部门秘书,可见政府部门的拨款程序出现漏洞,例如部长怎会对发放款项不知情?难道秘书是唯一至高的授权者?那秘书的权力也实在太大了。

这些贪腐滥权个案比比皆是,但和26亿元相比,那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真骇人!难怪看到它们污桶人个个身光颈靓,出人都是大房车呐!

· 康華 · said...

从上到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