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3, 2016

这一亿哪能追得上?

凯里在推特里解释,其官员涉贪一亿不是一次过,而是每次以小数额申请拨款,所以一直未被发现。

这样说并不完全对。

根据报道,这位部门秘书是在六年前开始欺骗,平均每年虚报2000万元开销,每个月呈报约150万,这每月上百万元的数字不能算小,而且都是来自同一个部门秘书,难道上头都不会起疑吗?这点就难辞其咎了。

凯里说本身不知情是因为部门放款程序是无需经过部长和部门秘书长(Secretary General)批准的。

政府首席秘书(Chief Secretary)阿里韩沙(Ali Hamsa)却说,秘书长就像该部门的财务总监(Financial Controller ),任何放款都必须经过秘书长批准才可以通过。

如此说来,该部门的秘书长就该负责了。而且,为什么六年来都未被发现?是该秘书长没有做工吗,还是“同谋”?

这位56岁的秘书是在1988年成为公务员,在2008年升任青体部的部门秘书,意即他在青体部第三年就开始涉贪,竟然也进行了六年。

凯里是在505后受委青体部长,那是三年前,之前的青体部长是阿末沙比里(Ahmad Shabery),就是现在的农业部长。可见在他的任期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不过,青体部发生舞弊丑闻,这并不是头一遭。

大家记得多年前总稽查司报告揭露多宗“买贵了”的事件,包括以数十至百多倍的价钱购买螺丝起子、起重器、花盆、各种文具等吗?

你猜对了,那是青体部青年技术中心干的好事,吃掉总额7.6亿元,比现在这单还超出七倍,但好像没有官员受到对付。

那时的青体部长是现在的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

之后就换了刚才说的阿末沙比里。

青体部在2012年国家青年日请来了三个韩国流行音乐偶像团来马演出,演出费160万,结果造成预算超支。那时的部长就是沙比里。

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位秘书所为。

可见部长来来去去,只是一个挂名,未必知道其部门官员在干什么,那你就可以原谅凯里说他不知情。

一旦东窗事发,涉案官员最多也只被调职,仍然有官职可做。

就像这位涉案秘书,昨天凯里还说他只是暂时请假,不会被停职,今天改说已经被调往其他部门了。

我觉得他至少应该停职接受调查,而不是调职了事。

你确定他不会在别的部门重施故技?

一个人如果做错事被发现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他自然会继续做下去,就算换了一个部门,也无济于事。

国家缺乏的是一个问责制,常常对错不分,赏罚不明。如果行政机制不换,官员心态不改,上头没有一个好榜样,下头当然也跟着烂得不亦乐乎。

这才是国家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

凯里说他会为此事负责,不懂他所谓的负责是如何负责?难道是鞠躬下台,还是来个内阁重组?

但问题不会因此解决啊!

最讽刺的是,首相说要严正看待此事,政府绝不容许任何私用公帑之举,將严惩涉案者bla bla bla。

他懂自己在说什么吗?

和26亿相比,这一亿哪里能够追得上?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总稽查司每年都没发现,很好奇是谁发现这个舞弊还是有人"吹哨子"

· 康華 · said...

得罪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