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9, 2016

前登加樓大臣臨時博亂

昨天剛提到登加樓前大臣阿末賽益被換掉一事,跟著就讀到他在州議會提臨時動議,向阿末拉茲夫(Ahmad Razif)投不信任票的新聞。

想也當然,他的動議被州議長莫哈末祖比(Mohd Zubir)駁回。

我猜想,他是不是從慕以丁慕克里等人和反對黨連署得到靈感,希望可以獲得州反對黨支持,協助他奪回大臣位子,而乘機博亂?

上一回,他就是帶了兩名巫統議員宣佈“退黨”,抗議要把大臣位子讓給拉茲夫,卻在短短兩天後就打消原意,乖乖把大臣位子讓出來。

據說他當時要求加入回教黨,並讓回教黨執政,條件是讓他繼續當大臣。

回教黨當然拒絕他這番“好意”。

(請參閱《一場政治鬧劇匆匆下畫》20140515)

這次,看到聯邦反對黨願意為推翻納吉首相而“拔刀相助”,一時興起臨時動議,希望州反對黨也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登加樓州議會目前是國陣17席對回教黨14加公正黨1席。

阿末聲稱若非議長駁回他的動議,這場“政變”已經成功,因為反對黨同意他提出動議,再加他和另一名巫統議員,整個局面就可以掉轉,變成國陣15對反對黨17(加巫統2)。

而他就可以重作馮婦,繼續當登加樓大臣。

自被迫讓出大臣位以來,阿末賽益就一直忿忿不平,去年他就突然爆1MDB的大料,說他因為拒絕將州應得的石油稅注入新成立的登加樓投資機構(TIA),納吉懷恨在心,才導致他失去了大臣職。

所以TIA才變成了1MDB,“升格”為一家由財長首相直接掌管的GLC,如今也醜聞不斷,不知如何收科?

(請參閱《從TIA變身為1MDB的真相》20150513)

有沒有發現,最近在國內發生的事情,幾乎每件都與1MDB有關,連登加樓大臣事件也是因它而起?

這1MDB,真害這個國家不淺。

阿末賽益爲什麽要對阿末拉茲夫投不信任票呢?

賽益在議會辯論期間指自拉茲夫掌權後,登州屋價即高漲,登州也必須承擔東海岸大道2(LRT2)的9.5億建築費,這理應由私人界或聯邦負責。

但最令他不滿的是,位於甘馬旺的油田,明明是在登加樓海域內,國油也證實了這點,卻被歸彭亨所有。

這又要回到2012年,來自彭亨的納吉首相硬將一塊新發現的油田歸彭亨所有。

(請參閱《登加樓大臣:彭亨新油田是我們的》20121213)

記得嗎,喜歡成立委員會的納吉在那年8月成立了一個「石油收益特別委員會」,以研究如何“以採取公平、透明的方式,將吉蘭丹、彭亨及登嘉樓三州開採石油的收益,以現金支付給這些州屬”。

問題是,彭亨根本也從來就不是一個產油州。

於是,石油稅不叫石油稅而改稱公益金(wang ehsan),納吉宣佈彭亨每年將獲1億元wang ehsan。

那時仍是登州大臣的賽益呱呱叫,彭亨大臣安南理直氣壯回應,說“新油田雖非屬彭亨所有,但聯邦給彭亨州的不是石油稅,而是wang ehsan”。

(請參閱《彭亨大臣:聯邦給我們Wang Ehsan,不是石油稅》20121217)

當時的東馬領袖不知頭尾,竟也嚷著爲什麽僅半島的產油州獲派“現金”,紛紛要求也從公益金分得一杯羹。

如今看回頭,大家可有注意到,當時的納吉就“老謀深算”畢露了。

他真的那麼“聰明”嗎?還是因為他背後有個超厲害的軍師娘?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