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0, 2012

龍的傳人


又是迎新送舊的時刻。

送走了兔年,金龍即將降臨。

龍年,讓我想起學生時代一首百聽不厭、家喻戶曉,大家都能瑯瑯上口的歌曲。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龍,它的名字就叫中國;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

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歌名就叫《龍的傳人》。

《龍的傳人》是由候德建作曲,李建復原唱。

據說當時美國與臺灣斷絕外交關系,轉與中國大陸建交,候德建憤而寫了這首歌,迅速在臺灣流行開來,也成了海外華人最熟悉的歌曲。

從此,「龍的傳人」也成了華族的別稱,人人以身為「龍的傳人」為榮。

《龍的傳人》也被許多歌星唱過,包括早期的費玉清、關正杰、張敏明等人。

王力宏則把它唱成搖滾版。

候德建本身也有唱這首歌,但音質就沒有原唱者好。

這首歌風行後,當時還是臺灣新聞局局長的宋楚瑜擅自要為《龍的傳人》改歌詞。

要改的歌詞,就是最後一段: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巨變前夕的深夜裡,
槍炮聲敲碎了寧靜的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
多少年炮聲仍隆隆,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永永遠遠你擦亮眼。”

據說宋楚瑜將它改寫成這樣:

“百年前屈辱的一場夢,巨龍酣睡在深夜里,
自强鐘敲醒了民族魂,卧薪嘗膽是雪耻的劍,
巨龍巨龍你快夢醒,永永遠遠是東方的龍,
傳人傳人你快長大,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改得如此不倫不類,候德建當然拒絕。

因為不肯與當局合作,使他後來寫的作品都不被通過,最後候德建終於出走臺灣,到大陸去。

候德建被臺灣當成了“共匪”,《龍的傳人》更因此被禁,不準在臺灣播放或演唱。

不止如此,他的其他歌曲都被封殺,包括一首著名的電影主題歌,由蘇芮唱的《酒干倘賣無》,也無端端遭殃,一并成了禁歌。

據說一直到臺灣在1987年宣布“解嚴”後,候德建的歌曲才獲得“解禁”。

候德建去了中國,卻也因為參與天安門的六四事件被逐,後來好像去了紐西蘭。

吊詭的是,《龍的傳人》的最後那段歌詞,似乎就在描述當年六四的情景。

許多年後,候德建再度灌唱《龍的傳人》,但已唱得力不從心。

所寫的新歌,也沒有當年寫的那么好聽了。

也許,人生就是那樣,再回頭已是百年身,便是那個意思吧!

4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会挺身而出!
康华兄,祝福你合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龙年行大运。加油!

anakmalaysia said...

Happy New Year to u and family !

Super Saiyan 3 said...

這應該是一則重述:侯德健在紐西蘭的幾年,我替他打新聞稿。

稿中他提過他是因為家庭的關係,所以回大陸老家呆了幾年。

他堅持當年天安門沒有流血,體現了友愛、互助,再一次傷透了中國人的心。

其實他當時身處的天安門指揮總部,確實沒有流血。開槍的是其中一個入口通路。

侯德健在紐西蘭的幾年,寫的大部份是風水研究,主張「南北互調」言論,創新大膽。(如在中國向南是好,在紐西蘭則是向北為好。需將卦象的結果南北互易)。

jb said...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