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2019:我們等着被破產


國債高占國民生產總值(GDP)逾半的新聞,去年就曾報導了。

當時財政副部長林祥才不以為然,說仍處於尚可控制水平,并舉歐盟等國家為例,說那里超過80%更嚴重云云。

好舉不舉,竟舉歐盟做例子,真是無言。

另一財政副部長阿旺阿迪則說:大馬國債不成問題,只要減赤就可減少國債。

這個誰不知?問題是多年來國家都減不了赤,遇上大選年政府恐怕派錢更多,根本沒有意愿要減赤。

請問尊貴的阿旺阿迪副部長,我們也知道減赤就能減國債,但請問政府要如何減赤?

阿旺阿迪還向大家派定心丸,說我國償債記錄良好,所以有許多單位都愿意借貸給我們。

但是只要看看這些年來,國債只有升沒有降,實際情況就是舉新債來還舊債,這樣的債務幾輩子也還不完。

前陣子不是有人算過嗎?

以4560億國債除以2.7千萬人口,每一位大馬公民正在為國家背負16,900元的債務。

國債只升不降,這才是叫人擔憂的事情。

大馬經濟研究院(MIER)就為國家算出來了,如果國債繼續增長下去,到了2019年就會破兆,超越國家GDP。

為什么?就是因為國債增長得還比國民生產能力快。

簡單說來,就是「入不敷出」。

目前的國債對GDP比例是53.1%,到了2019年,這個比例就會沖破100%!

2019年,這個年份聽來好熟悉。

對了,PEMANDU的依德利斯不也警告過人民嗎?

如果再不接受減少或撤除汽油等之補貼,國家就將在2019年破產。

現在看起來,導致國家破產的最大原因,并不是汽油補貼,反像是有增無減的國債呢!

揮霍無度,不懂得撙節,就只好舉債度日。

且看一些數據:國債對GDP比例,2008年是41.1%,到了去年是53.1%。

2007年的國債2660億,到了去年是4560億。

逐年增長率從前年14.6%增至18.3%。

以這個比率,不足五年就增長一倍了。

單看這些數據就夠讓人擔憂了。

占國家行政最大開支的是臃腫不堪的公共服務領域。

MIER指出,這個領域在2007年只占行政開支的23.3%,到了去年增至33.1%。

若果把公務員退休金也算進去,所占的比例是可怕的41.6%。

但,相信政府是不會隨意減少這個領域的開支的。

減少這個領域開支,等於是要裁員。

就是裁公務員。

政府不止不打算裁員,去年不是剛把公務員的退休年齡延長至60歲嗎?

這叫政府轉型(GTP)或經濟轉型(ETP)嗎?

走筆至此,讓我想到,許子根的KPI部門要開始為各政府部門打分了。

由首相納吉掌管的財政部,不知可得多少KPI?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或许国家破产并不是坏事,到时候政府寻求国际援助,那些土著特权`不公平条例等,都被逼废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