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9, 2012

大馬的性與政治(13):輸不起的政治


早就說這個劇本很爛了,沒想到愈演愈爛,最後只好隨便收場,那也是預料中事。

卡巴星一早就說安華會無罪釋放,他說得那樣胸有成竹,讀報當時我亦有同感,現在講有點像事後孔明,但那的確是事實。

老實說,劇情演到這個地步,破綻百出,根本無法令人信服。

這樣一個劇本,如何還能演下去?只好草草了事。

事到如今,不管安華有罪沒罪,情形其實都對國陣不利。

若判有罪,更加深人民對國陣的反感,民聯反而可能得到更多同情票。

無罪的話,雖然白費心機,但為了damage control,亡羊補牢,至少還有希望嬴回一些「民心」,因此不得不出此“下策”。

如果Sodomy II真的是經過一番精心策劃,此“精心策劃”者其實已把國陣逼到一個死角,作繭自縛,弄巧反拙。

因為,現在的問題不在安華究竟有沒有“做”,人民都不再追究真相,因為大家都選擇相信這是一場政治陰謀,安華才是Sodomy II的“受害者”,不是賽夫。

為什么會如此?因為有太多情節不合常理。可知人民不笨?

比如說,一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竟然敵不過一名60歲老頭?

如果你被人“幹”了一次,為什么你不是在第一時間就去報警,你還若無其事般繼續去上班,還讓對方繼續“幹”,然後在第八次後才去找人投訴嗎?

除非“兩情相悅”,否則我死都不相信。

若是“兩情相悅”,那為什么只是單方面被控,而不是一起?

再來,既然被人“幹”,為什么不是去報警,而是去找日理萬機、根本無暇理你的當時副首相?

去找副首相的目的是甚麼?不止兩邊“口供”不符,前言也不對後語呢!

原先不是說不認識對方的嗎?後來又說去找他是為了要申請獎學金?

要申請獎學金,不是到教育部去的嗎?

原先的醫藥報告出來,也未能證明有被“幹”過的跡象,但化學局卻說在賽夫體內發現精液?

最好笑的是,自己的精液如何跑進自己的肛門里去?

賽夫在是在第八次後,隔了兩天才去報警,但精液有可能留在體內那么久嗎?

在這起事件中,可能不止一人的誠信出了問題,根本毫不足信。

案件演變到後來,幕後的策劃者顯然亂了腳步,所以安華忽然從一個“同性戀者”變成了一名“異性戀”或“雙性戀者”。

那就是當拿督T的性片出爐時。

雖然影片上的男子與安華的確非常相像,但大家仍然選擇不相信,大家仍然相信那是一起政治陰謀。

拿督T的陰謀可說是功虧一簣。

也有人說這次的判決顯示司法公正。

其實未必,因為它也可被視為一項政治干預。

當讀到安華無罪釋放時,我在fb上寫:

that's not the end of the story, it's only the beginning of another chapter.....

故事還未結束,它只是另一篇章的開始....。

果然,報導說,法官做出判決後不久,就傳出了爆炸聲。

不,那之前,安華的保鏢還離奇的被人刺傷中毒,報導說對象可能是旺阿茲莎。

再之前,還有柏特拉忽然接受對安華不利的訪問。

而法庭外三起爆炸事件,讓我想起80年代本州也曾同樣發生過爆炸,還有示威暴動事件,這不都是歷史重演嗎?

這就是我國輸不起的政客所下的手段。

Sodomy II這場戲爛透了,另一場戲將要開演....。

5 comments:

pingjinn lim said...

有些感觉像是国阵怕安华被会输,选择协助让他获释。但是,炸弹这事情,算来算去,只有土犬想干,但是真是他,为什么不敢认?如果是他,他等同脱掉国阵的底裤,让国阵丧失安宁,岂有不等同叫利益财团关门大吉?除了这一方,我反复对敲,找不到谁比较可能。但,算来算去,爆炸案对于谁都没有好处。若果道理就像陈水扁腹部中子弹,背后是转弯刀。但发生这事情后就会接二连三。如果真如我所料,国阵等同辩护说对手倒着来演,竟然如此不堪与没有说服力,问题的刺就在他们或许不,但是土犬容易脱离干系吗?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看来那鸡是要将癫吗一军,让它成为死期!!!你说呢!!!明明不可能的事。。。。。

· 康華 · said...

林兄,相信放炸彈者不服判決,才來個驚嚇。意思就是說,這些人之前就知道結果了。

沈兄,騎虎難下,只好出此下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制造骚乱,意图让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Anonymous said...

洞这样小,摇摇两下就不准了。
他应该称自己被五花大绑,过着日日夜夜惨不忍睹及坐立不安的生活。在法庭上,他应该掉两滴眼泪博法官的同情嘛!真是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