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5, 2011

索馬里之死


發現國家近來有許多所謂的非政府組織(NGO)。

顧名思義,它們應當是獨立的民間組織,與政府無關。

實際上未必真的如此。

它們或許與政府無關,與政黨卻大有關系。

在我國,政府政黨本就混淆不清,這些所謂的NGO,與政府政黨的關系也混淆不清。

說它們就是政府或相關政黨的臂膀,相信并不為過。

今天,讀到殉職的馬新社攝影記者Noramfaizul(諾蘭法祖),是隨同一個叫“Kelab Putera 1Malaysia”的NGO到索馬里采訪中彈而死的。

先不說索馬里這么一個危險的戰亂國家,為什么這個大馬NGO竟然還要去逞英雄。

孔子不是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嗎?

而且,根據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統計,索馬里連同阿富汗和伊拉克是當下最危險的戰亂國家。

索馬里海盜,至今乃世界聞名。

難道在決定前往索馬里進行“人道援助”之前,這些都沒有納入考量?

這個“一個大馬布特拉俱樂部”,以「一個大馬」為名,想當然是根據“一個大馬”概念而成立的。

我上它的網站去找資料,里邊的資料不多,主要只是邀請國內青年加入成為會員。

網站沒有注明成立日期,根據其貼上的新聞剪報,它應該是在去年五月間成立。

http://www.kelabputera1malaysia.com

里邊有其主席致詞,有照片,但不具姓名。

在其他新聞里,知道這個NGO的主席叫Datuk Azeez Abdul Rahim,他也是巫統最高理事成員。

首相夫人則是這個NGO的贊助人。

讀到此,這個叫Kelab Putera 1Malaysia的NGO和巫青團的關系,大家也就心里有數了。

而且,此次索馬里之旅,是該NGO和BAKTI(國陣部長夫人協會)合辦的。

難怪首相會說:現在不是互相指責的時候,包括歸咎於巫青團。

他甚至反問記者:“為何你要問這樣非常不合情理的問題?完全沒有顧及他人感受,我不會回答。”

但死了一個無辜的生命啊!

這樣的回答,其實相當不負責任。

問題在於,明知索馬里是個動蕩不安的國家,明知道危險,卻還選在這個時候去“人道援助”,適當嗎?

我記得以前有個叫MERCY的大馬醫藥組織,也常到一些貧窮動亂國家做義診。

至少MERCY是個專業的醫藥組織,但這個大馬布特拉團呢?

其主席今早上「大馬早安」電視節目,還說殉職的諾蘭法祖是命中注定(fated),是他自己要去的。

而且,他說,當地警察和軍隊也保證他們安全。

這算甚麼話?這樣講,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凈嗎?

不妨算一算,自納吉接任以來,有多少年輕的生命已經平白失去,這些悲劇原本是無需發生的。

難怪他不愿回答記者問的問題。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根據報導,據說對準大馬團開槍的,竟是當地的維和部隊!

其中一名團員說,當地的維和部隊成員對他們很不友善。

開槍的原因,卻是誤把大馬國旗當成美國國旗!

除了左上角的星月圖案,國旗上的13條輝煌條紋,也的確與美國國旗的條紋一模一樣。

這也太可悲了吧!

還是回到我之前的疑問:這樣的NGO,可以算是NGO嗎?

2 comments:

Alex Hiew said...

什么都以“一个大马”为名,若发生事情时就推卸责任。。。

Anonymous said...

pukimak Mamak face, see also

du lan!

everywhere mamak buat ha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