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1

大馬還有紅色恐怖


小時候,父親時常在夜晚扭開收音機,聽一個好像叫甚麼「人民之聲」的電臺節目。

那時的波道不很清晰,往往夾雜着很多吱喳的噪音,夜深的時候聽來分外刺耳。

父親說,那是中共的電臺,他是偷偷聽的,不可以跟人家說。

那時候,大人都不敢提「大陸」這兩字,「毛澤東」這三字更是忌諱,“怕被警察抓”。

一直到敦拉薩訪問中國後,戲院開始上演一些來自中國的電影,如「尼克遜訪問中國」、「春滿羊城」等紀錄片。

這就是我對童年的一些記憶。

那也應該是40年前的事情了。

長大後,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馬中建交」。

如今,看到仍有政治人物拿共產黨來大做文章,就叫我大惑不解。

這是甚麼世紀了,還有人那么怕共產黨嗎?

如不久前的社會黨成員在緊急法令下被扣留,「罪名」是“懷疑他們企圖復辟共產主義”。

獲釋後,又被指“擁有顛覆文件”,需在下月10日上庭受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回教黨署理主席末沙布在上個月一個講座會上,提及一個在1950年在麻坡發生的警局遇襲事件,將率領者末英德拉(Mat Indera)描述為英雄,《前鋒報》即乘機指責他贊揚共產主義,引起軒然大波。

1950年,大馬尚未成立,連馬來亞都還是英國殖民地。

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那時的馬共與英殖民政府對抗是為了取得國家獨立,但馬共成員除了華人也有馬來人,末沙布所提的末英德拉即是其中一人。

國家最后取得獨立,難道馬共一點功勞都沒有嗎?

今天讀到報導,末沙布出示一本由柔佛遺產基金出版的書《Pengukir Nama Johor》,里邊列明末英德拉是一名柔佛英雄及自由斗士。

末沙布說,他在上述講座會上完全沒有提及共產黨或共產主義,該本書也未說末英德拉是共產黨人。

你看,連末沙布也避忌「共產」兩字,聲稱回教黨拒絕共產主義思想。

巫統也拒絕共產主義嗎?

那國家為何又與中國建立邦交呢?

數月前,溫家寶訪問我國,我國還鬧出了「與他一起溫家寶閣下的正式訪問馬來西亞」文法不通的丑事。

這邊廂,我們歡迎中國總理訪問我國,那邊廂,我們不準前馬共總書記陳平回國,是不是件很奇怪的事?

馬共算不算是爭取國家獨立的一份子?

讓我想起《達文西密碼》作者丹布朗在書里說的:“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winners”。

雖說歷史為實,但那也要看是誰寫的歷史,或者你是從哪個角度看。

記得在中學時期,我一位叫Maidon的馬來老師對我們說:日本入侵半島和當時的婆羅州,其實是要協助我們獨立,以脫離英殖民統治。

可能我看太多抗日的二戰影片,對馬來老師的那番說詞,我不敢茍同。

同理,如果有人還對馬共深痛惡絕,那也情有可原吧!

3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是很矛盾一下,想當年,在後面支持馬共的還是中共,現在小弟回不來,大哥卻大搖大擺走進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头一次听过,日军入侵马来群岛是为了协助当地人独立。那条马来人教什么历史的?

· 康華 · said...

小頑童,根本是很矛盾。

大佬,所以我不認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