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政府 • 政党 • 非政府组织


不是说要对付纳西尔吗?

如今尚未见到当局对他采取什么行动,但,也许很多人已经忘记他是谁了。

他就是发表偏激种族言论的首相特别助理。当局说将援引煽动法令对他进行调查。

柏特拉说:他就是事发那个晚上,驾着国产车徐徐经过现场的那位马来男子。

至今,未见当事者出来否认。

当时,支持他言论者包括一位依布拉欣,他是一位国会议员,同时又是一个NGO主席。
这个NGO叫PERKASA(大马土著权威组织),顾名思义,就是要捍卫马来民族的权利。

一名国会议员又是一个NGO的主席,听起来很矛盾。

因为NGO就是非政府组织,这个NGO却由一名政客而且是国会议员来领导,这还可叫NGO吗?

而且政治意味浓重,其中也存在着利益冲突。

之前听过,近来忽然间冒出来的许多NGO,它们并非单纯的NGO,而是有政府或政党或政客的支持与资助,表面上它们是与政府无关的NGO,事实上与政府政党大有关系。

这样的NGO,还可叫NGO吗?

首相说他的“一个大马”要推行“中庸之道”,使我想起林冠英的“中道大马”。

两者殊途同归,让人以为闹双胞。

国阵最近在考虑接纳“直接党籍”成员的当儿,有消息指出,PERKASA可能也被接纳为成员之一。

同样的问题:NGO加入一个政治阵线,是否恰当?

今天在《当今大马》读到,多达76个马来NGO组成了一个协商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就叫:马来非政府组织理事会(MPM),宗旨就是捍卫国内马来人与回教权利。

PERKASA自然也在其中,但,Cuepacs也在里面,倒是叫我感到意外。

据我所知,Cuepacs(全国公共及民事职工会)里的成员并非都是马来人,他们也包括华印裔等种族,加入这个仅捍卫马来人与回教徒的组织,是否恰当?

而这个协商理事会的发言人正是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

依布拉欣说:如果政府想要这些马来NGO的支持,那政府就应该考虑他们的看法和感受。

且不论首相是否认真推行“一个大马”或“中庸之道”,隐约可以感觉,有股强大的“极端”力量,足以对抗首相的“中庸”理念。

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总检察长无畏无私


已故陈志勤医生以前在《星报》有个专栏,叫Without Fear or Favour(无畏无私)。

我很喜欢这个标题,觉得做人就是应该这样,要做到无畏无私,敢怒敢言,这个社会才有公平与正义。

那时正值本州政权更替期间,陈志勤医生写了不少文章,抨击当时的不公事件。

那是在25年前,如今故人已去,物换星移,英雄迟暮,叫人无限唏嘘。

理想与现实未必一样,正邪永远对立,是非颠倒难辨,善恶恒在拔河,但为什么,善往往都处在较弱的一方?

总检察署手操提控大权,想当然必须也无畏无私,正义才得以伸张。

因此,当在《当今大马》读到这样的报导说:由于面对公众压力,总检察署将不提控两名《回教》杂志的记者时,觉得总检察署此举,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作为一个执法公署,岂能典当正义而向压力低头?

而这项压力竟然来自公众(general public)?怎么完全没有听到?

那安华案不也面对庞大的“公众压力”吗?何以总检察署毫不畏惧,照样进行提控?

我不是质疑当局的判断能力,而是当局双重标准的做法,实在是太明显了。

与其同时,《星报》因评论了三位通奸女孩的课题,却被要求做出解释。

凯里最近曾被团员投诉“没做事”,最近开始高调起来。

他为总检察署辩护,说当局此举是为了“平衡(balance out)因阿拉课题而引起的种族与宗教的紧张气氛,及为了不使情况进一步恶化。”

天,如此语无伦次,他可知道他在说什么?

为了“平衡”紧张气氛?根本是“加剧”;不使“恶化”?其实是更“恶化”。

他说:该杂志已得到了教训(learn its lessons),那就足够了。

哇,真的这样就可以?那很多法庭案件,根本都无需提上法庭,就让总检察署自个儿决定就可以了!

该杂志,包括那两名记者,得到了什么教训呢?他没有做出交待。

我反而觉得,当局此举,将使他们以后更有恃无恐。

有些事情,不用做到这样明显的。

有些话,也不要这样昧着良心来说。

我宁可相信,总检察署,也应该是无畏无私的。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index.php/malaysia/54566-khairy-defends-ag-in-al-islam-row-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沙巴青年沦落都门街头,是自愿还是被骗?


恕我用了这样一个标题,读起来有点残忍,谁会自愿沦落街头?但我真的有这个疑惑。

之前读到数以百计的沙巴青年沦落吉隆坡街头的新闻,当时并不以为然;不是我铁石心肠,而是觉得,真有这么严重吗?这个数字,是不是被夸大了?

今天的新闻报导,却把这个数字提高到400多人。

就是说,沦落在吉隆坡街头的失业沙巴青少年,竟然有400多人!这个数字,的确是非常很严重!

还有一个问题也萦绕在我的脑海,为什么只是沙巴的青少年?相信也有来自他州到都门去找工作的青少年,他们都没有遇到失业问题吗?

州政府说将严正看待有关问题。

前阵子,首长也呼吁他们回来,说亚庇工业区(KKIP)有许多就业机会。

不过,至今似乎未见到有更新的进展,报纸报导的,与当初所报导的并没有两样,只是有关人数已从“数以百计”增至400多人。

这些沦落在都门街头的沙巴青少年,年纪在16至25岁之间,其中一位被访者说他已流浪了4年。

那边厢,数十万的外劳千方百计涌进来工作,这边厢,却有年轻力壮的本地青年失业了4年!

听起来相当难以置信,除非你选工作,否则,情况再怎样坏,总有零工可当吧!何况有手有脚,如何有可能露宿街头那么多年?

就算是回去甘邦耕田,总也好过流落异乡吧!

读到新闻内容时,我想,我大概猜到其中一个原因了。

报导说,有教会组织和NGO提供膳食给这些沙巴青少年们。

“每天早上,他们都会去接近巴士站的教堂,享受免费的早餐和午餐。”

“过后他们就去找朋友,希望找到兼职工作,一些就去找晚上睡觉的地方。”

报导也说,有者患上毒瘾。

听起来像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多过像在积极地找工作。

希望这只是我的误解。

但,天助自助者,如果他们已经适应,也不介意过这样的生活,那不是他们自愿的吗。

觉得很讽刺,数十年前,都是半岛和邻州人民过来“找吃”,许多“乐不思蜀”,最后都在沙巴定居下来。

曾几何时,风水轮流转,轮到沙巴子民到西马找吃,最后却沦落到餐风露宿。

不知这400多人的数据有多可靠,这单单是吉隆坡的数据,其他州呢?如果全部加起来,岂不更多?

先听好消息,再等坏消息


前天,电费部长明明透露说,内阁将在昨天讨论电费起价事宜;到了昨天,部长却改口说:内阁不会宣布调整电费。

不会宣布,不代表电费不会起价。

部长话藏玄机,他说:内阁今天(周三)不会宣布调整电费,可能要等到明天或后天。

当时就觉得诡异,有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天后天,这样神神秘秘。

今天看报,我终于知道了原因。

我们不是偶有面对这样的情形吗:有件好消息和一件坏消息,你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其实,先听哪件都一样,反正两件好坏消息先后都会听到,你不会因为不听而当它没有发生,那是自欺欺人。

就好像朝三暮四的故事,哪个先哪个后,并没有两样,一切只是感觉而已。

好,坏消息是:电费确定起价(还未公布,只是预感)。

那好消息是甚麽?

如果你有打开报纸你就会知道:首相“满面春风”亲口宣布:我国经济成长率终于成功逆转,去年末季取得4.5%增长率,我国经济全面复苏!

我国经济全面复苏了吗?怎么我完全感觉不到?

难怪国行总裁上两个星期就透露了,银行利率将回升。

首相说:这是一项出乎意料的成就。

果真是出乎意料。首相是如何做到的?

首相也很坦诚,他说:经济成长出乎意料,公共领域是主要推手。

公共领域,就是政府的开销了。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已填满5万个政公务员空缺当中的38,495个,另外聘请了11,131名政府机构合约官员,官联公司也制造了10万个培训机会与就业机会。”

我不知以上数据占了多少比例,但众所周知,原本就不很productive的公共领域人力早已臃肿不堪,再吸收上述这些人力,能够带来或增加多少的生产力?

这里提的是公共领域,那私人领域呢?

首相有提到制造业达到5.3%成长率,建筑业成长9.2%,主要是从救市配套和第9大马计划下受益。

你看,还是要靠政府计划来达到成长率。

那些真正的私人领域呢?对不起,无可奉告。

老实说,我真的感觉不到经济有复苏的迹象,我只听到物价随时升涨,一触即发。

好啦,听完好消息,接下来就等着坏消息:电费、油价、消费税、blah blah blah..........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电费只起不跌


同一则新闻,不同的标题,会给读者不同的解读。

今早打开中文报,映入眼帘的是这则叫人心惊胆跳的标题:

陈华贵:只涨不降
内阁今决定是否起电费


陈华贵便是掌管电费的部长。

单看标题,会让人以为电费起价,今次乃势在必行。

但,请看《大马局内人》的标题:

Power tariff decision may be put off

这则标题给人的理解是:电费可能不会起价。

但也可解读为:内阁可能不会作出决定。

是不是很有趣?

是记者的理解力不够,还是高官们就是喜欢作出模棱两可的言论,造成记者误解他的话?

每当高官们说“错”话,有时会听到他们怪罪记者,说是记者无中生有乱乱写。

会不会是高官们自己语焉不详?

不过,高官们时常改变立场,朝三暮四,优柔寡断,那也是事实。

有些政策明明已经作出决定了,却往往在最后关头叫停,或改弦易辙。

这个情况,在阿都拉时代开始出现。

当下可说是更愈严重。

以前是阿都拉有这个倾向,现在是几乎每位高官每个部门都受到了影响。

怎么会这样?

是高官举棋不定,还是太多人在做决定,因此无法达到共识?

有太多的政治考量,造成很多政策,未必是以人民的利益,而是个人或政党的利益为出发点。

就算电费今次不起,迟早仍然会起。

之后还有油价。虽然油价部长否认,但市场已言之凿凿,说油价将涨10分。

然后还有消费税。

新一轮的通膨压力,已经在悄悄酝酿。

那亿亿声的救市方案,还未见到效应,今年就想向人民取回去?

讲回正题,电费起不起价,内阁会议後就能揭晓。

最新消息

电费部长表示,内阁今天(周三)不会宣布调整电费,可能明天或后天才公佈。

为什么这样拖拖拉拉?

部长说:因为电费部要先与首相署协调,再对外公布详情。

言外之意,就是内阁已经批准,但要先选吉日,才向人民宣布。

如果没有批准,那就立刻向外公布,何需如此吊人民的瘾?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拉沙里:不是愚蠢就是骗!


联邦政府登广告向吉兰丹人民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州不能得到石油税(Hasil Petroleum)。

政府花钱登广告向人民解释政策?

记得敦马时代也做过一次,那时是有关新加坡水供的问题。

问题是,有那个必要登广告吗?

官方新闻,媒体求之不得,开个记者招待会就可,何必特别花钱,劳民又伤财?

而且,有关广告只登在马来报纸,难道不想让其他语文读者看麽?非巫裔人民无需知道吗?

要嘛就乾脆登在各大语文报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何必这样鬼鬼祟祟?

登的广告讲甚麽?

拉沙里说:该全版广告内容废话连篇!

根据报导,广告内容提的是国阵领袖尤其是首相之前已经提过的,不外是:

岸外三海里的油田,半岛各州政府无权向联邦政府索取石油税。

但是,广告明明就是冲着吉兰丹来的。

因为,半岛的产油州,只有吉兰丹拿不到石油税。

那登加楼呢?

在回教党执政时期,登加楼不也拿不到石油税吗?

取而代之的是由联邦政府替它保管的“慈善”基金。

但当登加楼回到国阵後,联邦又继续付石油税给州政府。

也就是说,只要州政府不是国阵政府,那你就拿不到石油税,联邦国阵政府会帮你用你应得的钱。

该则广告,显示联邦政府的双重标准,根本是在自打嘴巴。

连拉沙里都看不过眼,

他说:广告说的都是废话!不是“愚蠢”就是“骗”!是对人民智慧的“羞辱”。

拉沙里还是财长时,当时的首相敦拉萨指示他草拟《石油发展法令》,成立了国油,并担任国油主席。

当年的安排,理应他最清楚。

所以他说:合约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三海里限制。

如果真有这样限制的话,那登加楼、沙巴和砂拉越岂都不能获得石油税?

广告说:沙巴和砂拉越是在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时所获得的特权,因而享有5%石油税。

且慢,1963年,东马两州已经发现油田了吗?

发现油田,应该是在敦拉萨的时代,不是东姑时代。

广告似乎把年代搞乱了吧?

沙砂两州可要当心,因为,以吉兰丹与登加楼为鉴,一旦转移了州政权,相信联邦国阵就会改口说,今后的石油税,通通要转成“慈善”基金。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华社要懂得感恩?


华社要懂得感恩?

又有人在说这种鸟话。

感恩甚麽?

因为人家给了我们好处,所以我们要感恩。

人家给了我们甚麽好处?

《亚洲》这样写:本州华社各领域能够获得政府关注,有赖於华裔高官领袖们的极力争取,所以华社必须要懂得感恩。

《诗华》这样写:在诸位英明领袖国州议员领导下,华校庙宇拨款也有所增加,今年甚多团体也获州政府报效瑞狮,一些从前未获拨款的学校,今年也在拨款名单中........;因此,他呼吁大家为此感恩。

华校庙宇拨款增加,政府报效瑞狮,我们的华裔领袖,能做的就只是这些吗?

人民要求的,就只是这些鸡皮蒜毛吗?

就只凭这些,就要人民感恩他们吗?

再来,这些领袖是谁选出来的?他们本来就是人民选出来的,不是他们应该向人民感恩吗?

他们有没有为人民做事?有没有为人民服务?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指的不是去看看沟渠,去看马路,去亮相捞生团拜而已。

我们的领袖,可以做的,应该不止这些吧!

还有许多国家大事,大家总不能假装没有看到没有听到,至少说说一些正义的话也好。

没有,大家在这里,好像世外桃源,只要发生的事情与我无关,只要给我钱赚,我就要很感恩了!

去年底,此人更把首长捧得与天齐。

他说:我们除了要感谢上天赐福外,也归功首长的英明领导。

这样的话,我读了都会脸红,无地可自容。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有这般奴性。

捧大脚也不用捧到这么出面吧!

商会事件,做了一个最坏的示范,根本是自取其辱,何苦来哉?

我这样写,肯定有人会对号入座。

我的手机又要响了!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老虎回头是岸?


老虎开道歉发布会,承认他偏离了他所信仰的佛教教义。

虽然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我小人之心,心想:老虎是不是想用佛教来博取大众的同情心。

恰时,达赖喇嘛正在美国与奥巴马会谈。

报导说:老虎这番谈话,让民众对佛教教义产生兴趣。

老虎的母亲是泰国人,他随同母亲信仰佛教。

他在道歉会上说:“我从小就是一名佛教徒,然而近年来我已偏离我的信仰。”

"People probably don't realize it," he said, "but I was raised a Buddhist, and I actively practiced my faith from childhood until I drifted away from it in recent years."

他说他会重新生活,并遵守佛教的教义。

之前曾读到报导说:一名新闻分析员Brit Hume叫老虎改信基督教,他说:“我认为佛教不像基督教那样,可以给人一个宽恕和赎罪的空间。”

Brit Hume的言论引起了美国佛教徒的不满,认为他的言论对佛教是一种侮辱。

或者Brit Hume忘了,美国名人的性丑闻可说俯拾皆是,可能除了老虎,其余的都是基督徒,对那些涉及性丑闻的名人,Brit Hume又怎么说?

其实,个人的私生活,与宗教无关,主要是看自己的道德修养,不能说某某人这样那样,是因为他的宗教所造成的。

老虎对他家人不忠,这样的例子天下比比皆是,因为他是名人,所以才会如此街知巷闻。

之前我曾说过,身为名人,很多事情,你偷偷地做就没事,一旦被揭发了,你就只好鞠躬下台。

觉得老虎选择公开道歉,是无选择中的选择,因为他还要回到球坛上。

但要如何让公众接受他?我相信他搬出他的信仰,表示他将“改邪归正”,此举将会容易让人接受。

但说这是一种病态而需要接受治疗,我倒感到不解。

一个人的性欲,根本就是与生俱来,只是个人的需求高低不同吧了,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像老虎的情况,其实就是古人说的:饱暖思淫欲。

如果老虎默默无名,无名无利,你认为他的性需求还会那么高,他还会那样到处去偷欢吗?那些艳女会看上他吗?

欲海无边,回头是岸.....

http://national-express-malaysia.blogspot.com/2010/02/tiger-woods-apology-brings-new.html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為甚麼讓卡蒂卡癡癡地等?


以為那三名女穆斯林是虛擬人物,今天看報,在NST卻有她們背對鏡頭的圖文并茂訪談。

有圖為證,原來她們真有其人,不是無中生有的人物。

而且,誰說執鞭刑者全是男性?原來牢里早就有女執鞭刑人了。

如果這樣,那早前說卡蒂卡無法受刑,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國家沒有女性執鞭人,不是站不住腳?

而且,卡蒂卡等也等了半年多了,這三位女穆斯林是去年底至今年二月才“自首”的,怎么反而讓她們爬頭了?

是的,報紙說她們是主動“自首”的,“因為她們為自己的通奸行為產生罪惡感。”

三人不約而同去“自首”?這點我又有點生疑。

對不起,我就是生性多疑。

卡蒂卡也很好奇。

她問:三位女子已在本月9日受刑,為什么她還比她們遲,至今仍未受刑?

如果照排的話,不是應該她先上“刑場”的嗎?

為什么要讓卡蒂卡癡癡地等?

所以還是有未解開的疑團。

至于和這三名女子通奸的男子,根據她們的說法,他們也與她們同樣坐牢,至于有沒有受鞭,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陪卡蒂卡一同喝酒的老公又無需提控,還搞到兩人因此離婚?

昨天的媒體報導也引起了律師公會的不滿。

昨天的報導說,當天刑法的時候,有一名來自律師公會的律師在場。

律師公會發文告說:這是子虛烏有的事。

難道報紙亂亂寫?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通奸不是要处死的吗?


昨天才读到宗教局需让卡蒂卡先觐见苏丹,才决定是否要执行鞭刑的新闻。

今天却又读到,原来在2月9日,已经有三位女穆斯林因通奸罪,而被施予4至6下鞭苔。

哈!原本以为卡蒂卡将成为我国第一位被鞭苔的女性,没想到却给这三名红杏出墙的女穆斯林捷足先登。

但,之前不是说,当局还未决定,是否可以让穆斯林妇女接受鞭刑吗?

这也是卡蒂卡迟迟未能受刑的原因啊!

另外就是因为还没有找到执鞭人,因为监狱的执鞭人目前都是男性,没有女性的执鞭人。

怎么忽然间,还未等到决定,当局就先向三位女穆斯林施予鞭刑?

而且也找到了女执鞭人?

对卡蒂卡饮酒事件,我有一个疑问,至今未见有人提过出来。

根据报导,卡蒂卡是和她先生在公众场所饮酒时被取缔的。

但是,为什么只是卡蒂卡有罪?媒体报导完全未提她的先生是否也一样要受罚?

如果饮酒有罪,那不是夫妻同罪吗?为什么丈夫无需受刑?

三名女穆斯林因通奸罪而被施予鞭刑,也同样引起疑点重重。

饮酒和通奸,哪个罪比较重?当然应该是通奸的罪比较大吧?

卡蒂卡因饮酒而被判罰款5000元兼鞭苔六下,这三名通奸妇女,却也同样只需被鞭打4至6下。

那被鞭4下者,还比卡蒂卡少了两下;太不公平了吧!

根据内长的说法,她们是在2月9日受刑的。

据知,为防受刑者受伤,鞭苔通常不是分几次来施行的吗?

为什么这三名女穆斯林竟然能够在一天内受完4至6次的鞭刑?她们受得了吗?

此外,在回教法里,如果要严厉执行的话,通奸男女不是要一起被处死的吗?

这是我在求学期间,读到一名沙地公主与她私奔男子一起被处死的新闻所得知的。

我不是希望他们都被判死刑,只是纳闷,如果要跟足回教法的话,为什么这三名女穆斯林只是受鞭,不是死刑?

还有与她们通奸的男子呢?他们有没有被定罪?总不能只判女方有罪,而男方得以逍遥法外吧?

请恕我多疑,从内长的谈话,提出三名女穆斯林已经被鞭,似乎只是要证明,我国在对妇女施鞭方面,并没有犹豫不决。

他说:大家不要过于担心鞭打卡蒂卡有违人道,因为当局已经鞭打其他违反回教教义的穆斯林女性了。

我觉得内长此举,已经弄巧反拙了。

因为女穆斯林能不能接受鞭刑的问题都还未解决,当局为何仓促对三名女穆斯林施予鞭刑?

而且部长的理由让人感觉莫名其妙:因为已有别的女性被鞭了,所以卡蒂卡受鞭不再是不人道的。

这是甚麽逻辑?

话虽如此,我怀疑这所谓的三名女穆斯林,可能是不存在的。

为何我这麽说?

那边厢,之前首相都已叫卡蒂卡上诉,以避免受鞭了,这边厢,却又向三名女穆斯林施鞭?

外界又怎么看、怎么想?

我们不是很在意他国的眼光和想法吗?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不是缺乏逻辑思考,就是患了否认症候群


像外国人有所谓的Monday Blue,感觉自己今天有点New Year Blue。

不想做工,还是得强迫自己上班。

打开报纸,觉得大马真是无奇不有,天天都有新闻看。

1。不是绑架,只是抢劫

仙本那离岛被掳走的两人,至今依然没有下落。

警方仍将之列为“抢劫”案,说两人只是“失踪”,不是被“绑架”。

不明白为什么警方对“绑架”一字那么敏感,一直强调那只是一宗抢劫案,不是被kidnap,也不是被abduct。

警方也强调它与菲律宾南部的恐怖组织无关,“纯属商业纠纷”,是雇主和雇员之间的问题。

若只是雇主和雇员之间的问题,那还不容易办吗?为何至今仍然无法破案?

总之,两人不是被“绑架”,他们因被“抢劫”不遂,所以“失踪”了。

2。潜水艇不能潜水,只是很小的技术问题

无厘头的思考逻辑还不止於此。

防长说:一个大马潜水艇虽然不能潜水,但那只是一个很小的技术性问题,不会影响它的正常操作。

潜水艇当然要能潜进水底才能够操作,既然不能够潜水,它还能够正常操作,难道就让它在海上操作?

总之,一个大马潜水艇面对的只是一个很小的技术性问题,只要想办法把它潜进水底,这个很小的问题就能够解决了。

3。不是发电厂生产过量,只是人民需求量减少

电费酝酿起价,部长说:大马储电量目前高达50%,这是导致国能成本上涨的原因。

储电量过量,那是因为生产过量,那就减少生产量,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不,能源部长说,“这些独立发电厂并没有生产过量的电源,因为它们是依据消费者的需求来生产电源,而全球经济萧条影响电源需求减少,导致国能成本加重。”

老实说,我不知部长在讲甚麽,因为他的话前后矛盾。

既然发电厂是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来生产电源,既然需求量减少,为什么还会生产过量?

部长说,要把储电量调低一半至25%,至少还要5年时间。

也就是说,不管如何,此次电费起价已成定局,要电费降价,恐怕还要5年後。

Amir Muhammad如果打算出版他的“Malaysian Politicians Say The Darndest Things”第三辑,不妨考虑把这三则无厘头“语录”也收录进去。

Monday, February 15, 2010

做父母的心得


秋凤说月刊缺稿,请我写一篇教子心得。

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老实说,还真的不知从何下笔。

我跟秋凤说:你要我写,岂不是要我自卖自夸?

朋友都说:你们有什么秘诀,把孩子教得又乖又听话。

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秘诀,而是孩子生来就乖就听话,没有让爸妈操心吧了。

当然孩子在外面怎样,是否也像在爸妈面前那么乖,父母就不知道了。

我跟孩子们说,你们做什么,不是为了父母,而是为了自己,所以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就是因果自负。

要让他们有因果观:你自己造的因,你自己受的果。

时常就在报章看到这样的新闻,孩子在外头做了坏事,父母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也最不相信孩子会做坏事。

做父母的会说:我孩子很乖,他是不会去做那样的坏事的。

事实上,做父母的对孩子的认识有多少呢?他们在外面的行动,所交到的朋友,做父母知道的有多少呢?

不管父母愿不愿意相信,选不选择相信,孩子的确在外面做了坏事。

就像陈凯伦的孩子那样。

可能做父母早就知道了,问题是,父母有没有采取行动去补救,甚至还帮孩子解决他在外面闯下的大祸?

那样子做,父母其实并没有帮到孩子,反而是害了孩子,因为孩子并不知道他错在哪里,心想:反正父母会帮我。所以他继续犯错下去。

或者父母也有采取行动,用劝用骂用打,但是孩子就是不听。

或者他答应改过,但转一个身,他仍然在外头偷偷干做坏事。

我相信言教身教。

我会借用生活上的每个小点滴向孩子解说人生道理,让他们自己领悟、觉悟。

我用说故事的方式让他们爱听,不是说教的方式,我相信他们是有听进去的。

除了言教,我相信自己做父母的,也要有身教;要不然,你自己只会口说,但自己又没有一个好的榜样,你认为孩子会听你信你服你吗?

父母是孩子最佳的良范。

有怎样的父母,就有怎样的孩子。

如果孩子不听话,做父母的责任还是最大。

除了言教身教,还有一个“境教”也很重要。

这是最近在倪名均部落格里读到的。

何谓境教?就是环境的教育。

使我想起孟母三迁的故事。

孩子身处在什么环境,耳濡目染,就会与那个环境的人没有两样。

意思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样。

让孩子在良善的环境长大,让他懂得分辨善恶对错,将来要变坏也比较不容易。

讲到言教身教,倪铭均说:不止要孩子看到听到,还要学习到。

有时为了圆满一些事情,有时会听到人说:事情没有对错,只是角度不同。

觉得在某些方面,对某些事情,尤其是对孩子来说,这样的观点是不适当的。

因为有些事,明明就有对错之分。

当孩子还不懂辨别是非对错的时候,你还灌输这样的看法给他,那他会不会觉得:反正没有对错嘛,那我就去做我爱做的事。

孩子爱做的事,都未必是一定正确的。

做父母能做的,就是在一旁适时给予导正,那孩子才不会走歪。

这是我做父母的一点心得,暂且当作草稿,修正过后再把稿交给秋凤。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每一天都可以有新年的气氛


昨晚除夕,到四姊家吃团圆饭。

自从父母不在后,我们兄弟姊妹就是一年才这麽难得一次回到祖家,大家聚集在一起。

吃了团圆饭后各自回家,心想,大家都是老的老,走的走,这样的相聚,可能也不会常有了。

昨晚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回没到慈济去拜愿。

过去似乎从来没有缺席过,从11时左右开始拜,感恩一年平安地过去,祝福新的一年到来,拜完后刚刚午夜12时,也就是大年初一的第一个时刻。

虽然禁放鞭炮,远处仍然鞭炮烟花声响四起,划破原本寂静的夜空。

因为背痛,无法一跪一拜一起,所以今年没去拜愿,回到家,就爬上床呼呼大睡,却仍然被午夜的鞭炮烟花声响所惊醒。

今天大年初一,一早便到会所帮忙。

大家互道祝福感恩,一片喜气洋洋。

今年的人潮似乎不及往年的多,不知是何原因?

以往人多,感觉非常热闹,这回人少,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使我想起一首诗: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觉得这首诗写得真是好。

不管甚么季节,都有它的美丽,只要没有“闲事”在心,都是人间的好时节。

可见一切都是唯心造。

诗里提到的“闲事”,使我想起“多管闲事”这句话。

是的,人有烦恼是因为心在作怪,心在作怪是因为“多管闲事”。

那些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管它来做甚么?那不就是自寻烦恼吗?

也听人说:日日是好日。

对,只要保持一颗欢喜心,不一定要等到过年,每一天都可以有新年的气氛,每一天都可以感觉像是在过年。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一个不能潜水的一个大马潜水艇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当我坐在办公桌的电脑前读到这则新闻时,让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不能潜水的潜水艇。

这是我们的国防部长阿末查希说的:我们的潜水艇不能够潜水(we were advised that our submarine cannot dive)。

我可以想像,在他的语气中,隐含着几许的无奈。

防长需要为此负责吗?和战斗机引擎一样,那是前朝防长遗留下来的问题。

前朝防长是谁?便是当朝的首相。

报导说,这艘潜水艇耗资逾10亿元马币,但当它在去年从法国开抵我国海域的时候,报导却指它耗资马币32亿元。

它的真正成本是多少?怎么短短一年未到,公布成本竟然缩水了22亿元?

我觉得32亿元这个数字比较可靠,因为根据坊间传说,有家中间公司收了5.4亿元的佣金,如果潜水艇价格只得10亿元,对方怎肯付高达5.4亿元的佣金给中间公司?

让我困惑的是,就像我们买任何产品一样,这艘潜水艇有没有它的保证期(warranty period)?

即是说,在这段保证期内,法国必须确保这艘潜水艇可以下水操作,否则,我们买一个不能够潜水的潜水艇来做甚麽?

报导提到DCNS造船厂为此延长它的保证期,从今年的一月25日延至今年5月。

如果没错,DCNS就是那家法国潜水艇厂,但,为什么保证期那么短?

如果从去年一月24日在法国正式接收的日期开始计算,它的保证期只有一年。

一个成本数十亿元的潜水艇,却只有一年的保证期,这个保证期的确是太短了。

如今还未正式下水就出现问题,如今仅把保证期延多4个月,那万一5月过后还是无法潜水呢?

可以想像,将来的维修费用应该也是不少的。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至少慰问一下也要吧!


也许年纪大了,虽然还有两天就是农历新年,心里却毫无兴奋的期待。

不像在小时候,总会数着小指头,怪日子怎么过得那么慢。

如今是一日一惊心,蓦然回首,怎么新的一年那么快又来到。

其实,时间并没有加快它的速度,而是自己的心境已老态龙钟,追不上时间的脚步,相对之下,就觉得时间好像过得愈来愈快。

今天看报,两位人质下落依然不明。

报导说,州警察总监拒绝发表谈话。

媒体也没再报导联邦高官针对绑架事件的谈话。

也许他们也没再发言,没话可说,所以无可报导。

如果没错,至今也未闻首相针对掳人事件讲话,也许最近太多课题了,教他忙不过来。

州官们也忙着拜年,未闻他们针对事件说话,也未闻他们有到人质的家里去,至少慰问一下也要吧!

两名人质是表兄弟,叫曾伟中和黎伟秋,山打根人。

曾伟中是本月一日才到那里去工作,黎伟秋也只在那儿做了三个月。

他们的家人说: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回家过年。

是的,年要到了,当家家都在一家团聚的当儿,有两个人却回不了家,他们要如何过这样的年?

高官还要说:这里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吗?

对曾伟中和黎伟秋和他们的家人来说,听来是多么的刺耳。

这算是普通打劫?不是邻国武装份子干的?

你没有亲眼看到没有亲耳听到,怎么那么肯定?

《光华》的国际版打出了这样的标题:

菲恐怖份子跨境 绑走2大马华人

新闻来源注明是马尼拉。

在我国高官政客还在一味否认的当儿,菲律宾已率先报导,并承认“疑似菲律宾阿布沙耶的恐怖份子,潜入马来西亚一家海藻养殖场,绑走两名华人,并押回菲律宾南部的民答那峨岛”。

苏禄省警长马如宏说:绑匪是驾着螃蟹船押着两名肉票,朝菲律宾最南端的塔威塔威群岛(Tawitawi Islands)方向逃逸。

沙州警察总监却相信枪匪和人质仍然躲在州内,到底是谁的情报比较正确?

我宁可相信前者。

行劫後,还不赶快逃得越远越好,哪有还往内躲的道理,难道想自投罗网?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0/02/10/109.html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打劫而已,无关Abu Sayyaf,无关美国警告


今天读报,州警方总监诺拉昔说他相信枪匪人质仍然在沙州境内。

我不知他为何那么肯定,只因为“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已经登陆菲律宾”?

如果要以同样的逻辑来推论,当时也没有迹象显示他们进入了沙州海域,要不然,执法单位岂能不察觉到他们?

虽然美国之前已经给予警告,我国似乎嗤之以鼻,并没有提高警觉,否则,这些枪匪如何趁虚而入?

当然,高官们似乎都要与美国的警告撇开关系。

慕以丁就直接否认,说它与美国警告无关。

旅游部长马西迪说,无需担心,那只是一场劳资纠纷。

如果只是劳资纠纷,何需把人掳走?

州警察总监证实说:当天是员工们的发薪日。

如果当天是发薪日,为何枪匪没有抢到钱?

(诗华却报导巨额现款被掠走,同样也不逻辑,既然钱财到手,为何还要把人劫走?显然是当人质。)

来自本州的外长阿尼化说:不是阿布沙耶干的,那只是普通打劫。

既然把人掳走当人质,那还算是普通打劫吗?

本州海域,真的如高官们所说,是绝对安全的吗?

州警察总监说:“我们有三艘警艇在案发地点巡逻,但那里是个珊瑚区,水位太浅,造成我们无法登陆。”

"Police were alerted at 1.30am (Monday). We had three boats patrolling the area but we could not enter as the waters were shallow and it is a coral area."

结果,枪匪就轻易地逃走了。

照警察总监的描述,警艇好像是眼巴巴地看着枪匪们掳着两名人质逃走。

其实,这已不是第一次了,我国真的有必要提升州海域的防卫与保安设备。

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来自邻国的武装组织份子,他们来去自如,那是不争的事实。

但我们的执法单位却总是后知后觉,事发後还要一味否认。

比较之下,我们的执法效率怎可比这些目中无人的枪匪差一大截?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仙本那 Pulau Sebangkat 受到袭击


刚刚上周一,才提到一艘山打根渔船出海被掳的新闻。

昨天在仙本那一个离岛Pulau Sebangkat的海藻养殖场,五名枪匪登岸打劫,并掳走了两人。

上星期的新闻只登在东海岸版一个小小的角落,这次登上了头版头条。

可见当局这次郑重看待此事,警方也开新闻发布会,说警方与其他执法单位已经展开追缉行动。

根据州警察总监透露,枪匪只是要钱,因为拿不出现款,枪匪便把养殖场的经理和主任捉走。

那是不是邻国阿布沙耶组织的杰作?

警方相信是本地人和外来人结伙。

美国发出沙巴离岛的旅游警告,指的是否就是这个?

只是干案者的袭击目标不是度假村游客,而是养殖场的管理人员。

这并不代表下一次也不会是度假村。

沙巴东海岸在短短十天内发生了两宗打劫案,不能排除将会发生第三宗。

行劫者只是一般匪徒、海盗、还是阿布沙耶组织?

当美国刚发出相关警告时,高官们显然不当一回事,指沙巴很安全,是美国无的放矢。

副总警长说:不解美国大使馆为何会发出这样的警告。

国防部长叫游客无需恐慌,因为国家安全部队随时保持戒备。

旅游部长说她已向大使馆了解,美国发出旅游警告并非新鲜事,只是这次较为注意沙巴东部而已。

本地政客又如何说?

来自沙巴的外交部长阿尼化说:外交部将要求美国大使馆出示可靠情报来源的证据。

也是来自沙巴的鄉村區域發展部長沙菲益说:美國大使館若有任何威脅人民安全的情報,应该通知我国。

沙菲益恰巧是仙本那的国会议员,这次他应该出来说话。

因为上一次他作出保证,沙巴东海岸地区是安全的,并说我国一直都在观察沙巴东部的保安情况。

沙巴首长当时也保证:沙巴是个絕對安全、讓人安心觀光的地方。

这次发生打劫掳人事件,人质目前生死未卜,且看高官们这次又会如何说。

Monday, February 8, 2010

卖国贼 乃国家机密


继两台战斗机引擎失窃後,上周四,防长阿末查希再次爆料,说国防部有官员出卖军情给外国大使馆。

但是,部长不忘强调,“卖国者”只是一般普通官员。

当时,首相似乎还未知道此事,因为部长说,他会尽快与首相会面,告知他这件事。

我心想,部长未先向首相报告,反而是先对外报告,程序上似乎不大对。

何况首相还是前防长。

这个卖国事件,是最近才刚发生,还是发生在首相担任防长期间?

如今事隔五天,部长理应已向首相报告,但,首相至今完全未对有关事件作出反应,静得令人感觉出奇。

防长也似乎未严重看待此事,他说:国防部已经向这些“卖国者”给予警告,因为他们不是蓄意的!

可能所出卖的军情也只属一般情报,其严重性不足为虑吧!

否则,这些官员早就应该革职或被告上庭了,但,他们只是被警告了事。

出卖军情,不等同是“叛国”行为吗?在外国,可能早已被当作“间谍”来对付了。

在我国,与盗卖战斗机机器一样,原来只是小事一般。

此次贩卖军情给外国大使馆,与盗卖引擎者都是一般官员,他们可是同一批人?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对防长如此从轻发落,未表示将采取行动对付这些卖国贼感到不解。

国防部在短短两个月内就发生了两宗失窃案,而且涉及者都是普通官员。

想一想,如果一般官员都这麽容易得逞,那上一层的官员,或最上层的官员呢?他们做甚麽,岂不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还有,这个胆敢买通我国国防部官员的某外国大使馆有没有被驱赶?防长也没有交代。

最好笑的是,防长说,这案件已被列为国家机密,任何人都不可泄漏详情。

看样子,人民也无法探悉更多,因为此事已经是国家机密。

总之,不想人民知道太多的事,将之列为国家机密就对。

那部长不如乾脆完全不要透露。

但他还是透露一点点,说,涉及泄漏情报人数共超过10人。

国防部竟然养了超过10个以上的卖国贼!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他们竟然只是被警告了事?

这次被卖的只是一般军情,那下次呢?

Sunday, February 7, 2010

活在当下:One Day at a Time


每当身体不适,我就会想起求学时期听过的一首歌,依稀记得里边的歌词这么唱:

One day at a time sweet Jesus
That's all I'm asking from you
Just give me the strength
To do everyday what I have to do

Yesterdays gone sweet Jesus
Tomorrow may never be mine
Help me today, show me the way
One day at a time

它应该是一首教堂圣歌,在那年年终窜入了英国流行榜冠军。

忘了歌手名字,只记得她的穿扮相当老土,就像现在那位苏珊大妈,但比她年轻。

One Day at a Time,是不是“活在当下”的意思?

人生多么美好,真是要好好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每一个当下,因为,过去了就没有了。

几天前才在面子书上和朋友分享说,每个人都是这个地球上的过客,该走的时候,就是放下的时候。

昨天早上,太太忽然收到刘太的电话,说刘生心脏病突发死了。

刘生和刘太,是我们在环保站认识多年的夫妻。

刘太在电话里说:早上两人去跑步,刘生突然跌倒在地上,回家的时候晕倒在家门前,送进医院后不久就往生了。医生说他是心脏病发。

太太原本要到女儿学校的运动会,之前都没有去过,女儿今年是最后一年,说是要去给她打气。

但人生往往就是事与愿违。

我和太太赶往医院,刘太揭开那块白布,看到刘生一脸安详的躺在那儿,一时悲从中来,不能言语。

刚刚在上个月的环保日,我只是顺口问刘生,要不要参加我们到纳闽的岁末晚会,他一口爽快地答应了,而且还比我们早一天到。

原本以为他是凑巧要去那儿,因他说他在那儿有亲戚,原来他是特别去,以“尽地主之谊”的。

的确,那天他充当了我们的司机,把我们载进载出,真是陪足了我们两天。

我就是在去纳闽之前又闪到了腰,可以想像我上下车的时候有多痛苦。

回到亚庇后两天,刘生还关心地问我的腰怎样了,一定要给医生看等等。

那还是两星期前的事,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刘生,再见到刘生的时候,他已冷冰冰地躺在那儿。

生命说走就走,真是太突然了。

我们陪刘太到殡仪馆去,办理手续后,再通知几位朋友,我们就轮班陪着刘太和孩子,晚上再去助念。

女儿以为太太有去她的运动会,知道后,当然感到少许的失望。

原本当晚也是要去逛街买年货的,因为去助念,两个孩子只好呆在家。

也借这个机会告诉孩子,人生有许多的无常,很多事情,不是如我们所计划般的一定会实现会如愿。

人要有无常观,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无常要发生的时候,谁也逃不了。

爸妈有一天也会离开,不可能陪孩子们一辈子。

接受无常,当无常来的时候,我们才不会惊慌失措。

孩子们应该会听懂的。

珍惜一家人每一天在一起的宝贵时间。

活在当下,One Day at a Time。

Friday, February 5, 2010

大马的性与政治(2):美男篇 II


不管古今中外,性与政治,好像永远是hand in hand。

古人说:饱暖思淫欲。在政治,当你有了权力,同样也会让你思淫欲。

而对方,自愿者自然投怀送抱,不情愿者可能会畏惧你的权力而乖乖就范。

矛盾的是,往往,也常常,领袖却因为“性”而令自己身败名裂。

奇异的是,在相对开放的西方国家,人民反而更不能容忍领袖搞婚外情或性关系。

相对之下,我国人民在这方面的包容度可说是格外的大方。

当然,凡事还是有例外的。

Sodomy事件进入第三天,案情也愈来愈扑朔迷离,叫人疑幻疑真。

不过,仍然有几件让我百思不解的事,这里暂且记录下来。

一,当初报案时,他说前后被奸了八次,2008年6月26日是最后一次,为什么这次完全略过不提?

二,如果不情愿,为何不立刻开门就走,为何还那么听话?

三,从他的口述,更像是两相情愿,这样子,还可告对方鸡奸吗?他自己不也有罪?

四,两位医生报告都说未能证明被奸,化学局却说在体内发现精液,这是甚麽回事?

五,精液有可能留在一个人的体内那么久吗?

六,既然已经停学,为什么还向当时的副首相申请奖学金?

七,申请奖学金,为何不是到相关的部门,却是直接向副首相申请?

八,有人先前否认见过这个人,后来又承认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关于奖学金,一次就是劝他去报警。

九,为什么他不是即刻去报警,而是被奸了八次之后才去报警?而且是在先见过那个人之后?而且是隔了两天之后?

十,一个60多岁背痛的老头,上得了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家伙吗?

Nasir之後,还有Ibrahim、还有Najieb、还有.......


昨天提到有位认同纳西尔言论叫Ibrahim Ali的,他是Perkasa的主席。

Perkasa的全名叫Pertubuhan Pribumi Perkasa Malaysia,中文译名是大马土著权威组织。

据说,这个组织是为了要争取并捍卫马来民族的权利。

依布拉欣也是吉兰丹Pasir Mas国会议员,以前是巫统,现在是回教党。

除了Perkasa外,还有一个叫1Malaysia Youth Graduates Club (一个马来西亚毕业生青年俱乐部)的组织,其副主席Najieb Mokhtar也挺身为纳西尔辩护,说他的言论被误解。

单看名字:1Malaysia Youth Graduates Club (又是1Malaysia!),就知这是一个新成立的组织。

纳杰说:纳西尔去年已开办过了60场座谈会,今年也办了22场,一直来都不曾出现误解和误会。

意即纳西尔在演讲方面经验老到,不可能说错话,所以他相信“这课题是基于挑衅而产生的”。

可见,尽管多为华印裔的群众对纳西尔口诛笔伐,认同他言论的同族也大有人在。

首相“一个大马”所面对的考验,不是来自华印裔,而是来自他自己的族群。

媒体报导,纳西尔昨天再次公开向所有大马人道歉。

其实,媒体说他“再次”道歉是不对的,因为“第一次”并非他亲自道歉,而是由首相署发布文告道歉。

虽然道歉已经不是重点,但,纳西尔真的诚恳地道歉了吗?还是,他认为他的言论仍然是对的?

他说他意识到他的言论已引起各方面的反应,但他没有意图发布种族性的言论,或蔑视任何族群。

相信人民比较想知道的是,他究竟有没有说那些话出来,若有,为什么他要那么说?

因为在当天,当他向一些印裔观众解释时,他否认他有说那些话,是他们误解了他。

现在他不再否认他有说那些话,但他说他没有蔑视其他族群的意图。

可能他是一时口快,忘了观众来自各族群,而且那也不是“干训局”的讲座,而是“一个大马”讲座。

有些人会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候,说不同的话,那也不出奇。

我担心的还是,纳西尔後,还有依布拉欣、还有纳杰、还有......

这便是国家的隐忧。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再50年100年也改变不了的种族思想


就算纳西尔辞职,就算警方援引煽动法令调查,不久后,可能又会跳出另一个纳西尔来。

就像之前有一个Ahmad Ismail,现在有个Nasir Safar。

这个国家还有多少位Ahmad Ismail 和 Nasir Safar?我们并不知道。

我知道,现在还有一个叫Ibrahim Ali。

这个仁兄是一个叫Perkasa的NGO主席,他独排众议,力挺纳西尔。

他说,他了解纳西尔的想法,他也想说纳西尔说的话,不过他必须控制自己不说。

也就是说,纳西尔说的是真心话,他说出了很多同族的心中话,包括这位Ibrahim也认同。

依布拉欣解释为什么纳西尔会说出那番话,是因为后者还“年轻”。

慢着,请看看纳西尔的面孔,根本是个老相,你能说他还“年轻”吗?

内长说纳西尔认识首相已经超过30年了。所以,他应该不会年轻,而且是老经验了。

可能依布拉欣的意思是说,纳西尔不“懂事”?

如果不懂事,他又有可能做首相的特别助理吗?首相会如此重用他吗?

依布拉欣继续玩弄种族情绪,说人民对纳西尔的言论反弹,是因为非马来人领袖和中文报的渲染。

如果内长要调查纳西尔,建议他也一并调查这位依布拉欣。

我也可以预料,纳西尔之后,事情不会告一段落,久不久,同样的课题又会被提出来,然后又是一番纷纷扰扰,就像现在这样。

这样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要如何改变这样的思想,可能再50年100年也徒然。

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Sodomy II 未了,又来 Pendatang 2.0


当读到这位叫Nasir Safar的又来提“寄居论”的时候,心里的直接反应就是:不是又来这一套吧!

难道 Sodomy 2.0 未了,又来 Pendatang 2.0 乎?

真的是没完没了,身为百姓的我,读到这样的新闻,只有感到厌倦、疲累。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仁兄竟然是在一个“一个大马研讨会”上发表这样的伟论!

错上加错,在不对的地方说不对的话。

他的谬论,比“寄居论”始者的言论更严重,更引人发指。

他说印度人来马当乞丐。

更指华人,还特别强调是华裔女性(especially the women),来马卖身。

最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位仁兄,竟然是首相的特别助理官(special aide)!

首相的特别助理官,说出这类的论调,难道他想害首相下台乎?

那是昨天中午的事,到了晚上,《中国报》网站刊登他道歉和宣布辞职的新闻。

当时有点佩服这位纳西尔,心想,此君很有责任感,他大概是第一位为自己失言而引咎辞职的官员。

但,后来从《大马局内人》网站读到,那不是他自愿辞职,而是由首相署发布的一篇文告,指他“will tender his resignation”。

他将会辞职(还没有辞职)。但不是他亲口说的,而是由首相署代他公布辞职的意愿。

那他辞职了没有?我们一无所知。

该文告不忘澄清,纳西尔的言论不代表首相本身的观点。

连那么亲近首相的一位特别助理官,都会错误诠释首相“一个大马”的理念,可以想像这个理念有多失败。

根据报导,他过后有向一群印裔解释,他并不是那个意思。

可惜媒体没有跟进报导那他真正的意思是甚麽,有没有做现场录音。

接受《大马局内人》访谈时,纳西尔说:“我没有用Pendatang这个字,我说国家达致成功,是因为华人印度人当年,直至今天,都一直来到这里工作。”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Malaysian Insider, Nasir told that “I did not say the word ‘pendatang (immigrant)’. I only said the country has been successful as the Chinese and the Indians from those days until today have been coming here to work”.

可能是我理解能力有问题,我的翻译能力也有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甚麽。

因为有华人印度人来马,所以导致国家成功(在哪方面?),还是国家成功吸引华人印度人来马?

问题是,当时有数十位马华国大党成员集体离席抗议,难道他们全都误解了纳西尔的意思?

从纳西尔的角度来看,仍然无法让人理解,身为首相的特别助理官,为何还会作出与首相“一个大马”概念背道而驰的理论。

如果是让敦马来分析,他会不会又搬出他的“自导自演”理论?

就算是的话,那岂不是弄巧反拙?

人民会那么笨吗?

还是,自导自演者会这么笨吗,竟然想出这麽一出对己有弊无利的戏码。

除非他们真的已经黔驴技穷,只能想出这样的桥段来。

iPad、一个大马、中道大马


昨天在《大马局内人》读到一则让我读了一头雾水的新闻,说iPad侵犯了大马首相的《一个大马》和林冠英《中道大马》的版权。

标题是:

Malaysia files suit against Apple's iPad for copying patents

原本还以为是愚人节新闻,但内容又写得很认真,而且现在离愚人节还有两个月时间,太早了吧!

今天在《光华》读到相同的新闻,内容似乎是从《大马局内人》翻译过去的。

有谁懂iPad如何侵犯了《一个大马》和《中道大马》的专利吗?请麻烦告诉我。

大马入禀法院 控iPad侵专利权

(吉隆坡2日讯)马来西亚政府入禀法院,控诉苹果在其近期推出的iPad平板电脑中侵犯专利权。

联邦政府和槟州政府的联合诉讼是相关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首席部长林冠英注册的概念。

双造控诉iPad抄袭1个马来西亚(1 Malaysia)和中道马来西亚(Middle Malaysia)的概念。

首相署发出一篇文告指出,马来西亚是首个,并唯一试图致力达成这种团结概念、集合马来西亚全部最佳元素为一个流行口号。

此外,新闻、通讯与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在受询及强调:“这是马来西亚文化,而我们不能容许其他人窃用,就如印尼如何模仿我们的峇迪,以及新加坡,模仿我们的安邦酿豆腐。”

与此同时,林冠英在一项记者会上表示:“我们与律师和行销公司艰辛合作,想出该个原创独有,让人信服的概念,而苹果目前却轻易去盗用。”

他补充,不容许苹果使用其概念的行为非类同“独裁、沙文或共产者”,但苹果首席执行员史迪乔布斯与槟城和马来西亚人民“破釜沉舟”,意味槟城与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外国投资者,也是苹果主要晶片生产商的英特尔的关系,可能因此受损。

他也发表声明说明中道马来西亚“是有关中庸、非极端的马来西亚人。他们非太大、非太小、非太硬、非太软、非太热、也非太冷,但如金发姑娘般讨人喜爱的人”。

科技专家艾文恩(译音)相信,如果大马打赢这场官司,这将值20亿令吉。他说:“因为虽然公众已知道真相,但依然会购买苹果产品,尽管史迪文只在其‘书’前加多一个‘i’字。”

其实,大马司法专家已有很大信心打赢这场仗,并开始讨论如何将赔偿金分配给联邦政府及槟州政府。

律师公会主席Left Right N. Centre说:“我们知道联邦政府放慢拨款予槟城,但在这案件,我相信他们(联邦政府)将以‘案件并不只涵盖槟州领土或海域’为理由,拒绝将赔偿金分配给槟州。因此,相信联邦政府将以‘辅助金’方式拨给槟州。”

http://themalaysianinsider.com/index.php/opinion/jerome-martin/51631-malaysia-files-suit-against-apples-ipad-for-copying-patents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一场沙巴邻国海域的虚惊?


昨晚在Free Malaysia Today读到有关沙巴渔船出海被掳的新闻,原本以为是大件事,原来只是小事一桩?

今天在亚洲山打根新闻版,读到了相关报导,却只占了一个不显眼小小的一个角落。

标题也是小小的:

虾船被假制服部队驶走
商人在邻国海域找回

内容如下:

一艘在近菲律宾海域操作的虾船,被一支穿假制服的部队夺去,船主两天後出动,终于找回失船。

有关事件是在上星期三发生,数名身穿邻国部队制服的男子乘快艇截停虾船,指他们非法作业,并将虾船取走。

船员们原先以为是邻国执法部队取缔,不然便是匪徒劫船勒索,事后判断勒索成份较高。

船主设法解决有关问题,结果出动船员和获得邻国居民的协助之下,终于在邻国海域找回失船。

简短的新闻,没有解开读者的疑惑。

例如,事发时,虾船是不是在邻国海域作业,还是硬硬被拖到邻国海域去?

船主说他是在未付分文之下取回虾船,此话可当真?为何事后又指勒索成份较高?

这些身穿部队制服的男子,是邻国官员,普通匪徒,还是美国口中的恐怖份子?

以平面媒体低调处理有关新闻的方式来看,这只是一场虚惊,还是山雨欲来前的阵风?

我一点都不知道。

Monday, February 1, 2010

Gunmen Hold up Boat off Sabah


这是刚刚在Free Malaysia Today读到的新闻。

所以美国发出沙巴离岛的旅游警告,指有犯罪与恐怖分子正在计划袭击那里的外国游客,是真的有根有据的。

只是,被绑架的却是一艘渔船上的六至八位船员。

不过,报导指是他们误入了菲律宾的水域。

而发生日期是在上周四,事隔四天才公布。

州警方拒绝回应有关报导。

SANDAKAN: A fishing boat with a crew of six to eight men were reportedly captured by gunmen after apparently straying into Philippine waters near Boan Island early Thursday.

The gunmen released the fishing boat together with the crew only after the Philippine Coast Guard and other maritime agencies interfered following a request for help from the boat owner.

Local media reported that the gunmen had earlier demanded a ransom for the release of the boat and the crew.

They quoted sources as saying that the gunmen removed some equipment from the fishing boat.

State police would not comment when contacted.

破坏龙山庙,不信是巧合?


读到新山一座龙山庙屡次遭到破坏的新闻。

虽然屡次报警,警方也已经逮捕肇事者,根据报导,昨天遭到第五次偷窃与破坏。

据说滋事者是邻近的友族青年,虽然有一批已遭警方逮捕,昨天滋事的是另一批。

这些人可说是无法无天,虽然行径曝露,仍然明目张胆地进行偷窃与破坏。

不知这座庙得罪了他们甚么?为什么他们只是针对这座庙?

同样是宗教膜拜场所,没有人把这宗案与最近发生一连串的宗教场所袭击牵扯在一起。

我也觉得这应该是宗独立个案,与之前的教堂回教堂袭击无关。

内长有自己的想法。

他说:近日发生的宗教场所被破坏事故,若指是巧合,不会有人相信。

包括龙山庙在内。

他甚至举例:为什么甘榜美丹回教堂会被盯上,为何要用山猪头?

不过,那里的警区主任并不那么认为,他相信这些年轻人只是贪玩,才会潜入庙里搞破坏和偷窃。

他强调没有涉及宗教或政治纠纷,他也希望民众不要误会。

陈书北州议员也相信这些友族青年或有不滿之處。

但,庙主席蔡进发不认同破坏者只是贪玩和绝无恶意之说。

他怀疑背后可能有黑手在操纵。

庙主席说的不无道理,不能排除。

但,龙山庙事件与其他案件有两大不同之处。

一是龙山庙屡次不断遭人破坏与偷窃,而其他宗教场所则只各发生一次,恶徒没有回到同样的地方滋事。

第二,其他宗教场所被纵火泼漆或丢猪头,没有偷窃行径发生。龙山庙饲养的鸡只却屡屡被偷;这些青年似乎志在“偷鸡”而已。

真相如何?希望不是如内长说的:不信只是巧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