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14

三月補選,六月“逼宮”?

記得三月的加影補選嗎?

當時拉菲茲說,民聯特別製造這場補選,讓安華上陣,以“阻止巫統成功奪取雪州政權”。

當時還有傳言說,補選是爲了解決雪州公正黨的內部糾紛,由安華取代卡立當雪州大臣,以防有人跳槽國陣導致霹靂事件重演云云。

可是安華很不好彩,中途因第二肛交案2.0審結被判五年監禁,而“失去競選資格”。

加影補選就只好由阿茲莎代夫上陣。結果也不負眾望,阿茲莎以5379多數票勝出,當選加影州議員。

拉菲茲是公正黨的策略局主任。

這臨時變卦,有沒有搗亂拉菲茲的補選策略?

奇怪的是,如今時隔三個月,未見安華為肛交案2.0坐牢,未見卡立大臣位子被取代,更未見雪州公正黨解決內部糾紛。

如果真有所謂的“奪權計劃”的話,拉菲茲也未透露民聯“如何成功阻止了巫統的陰謀”。

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一切回到原點,卡立仍然做他的大臣。

現在看回頭,我有點懷疑安華是否以肛交案做為臨時不上陣的藉口。

畢竟他還有上訴的機會,他如何肯定他不能參加補選?至少目前他還未“入獄”,當時他若上陣,現在已當了加影州議員,雪州政局可能就因此大不同。

整個補選大計,如今看回頭,似乎白費心機。

針對這點,希望拉菲茲能夠為我們解惑。

我的感覺是,這與回教銀行撤銷對卡立的6687萬元債務有關。當然這純粹是我的猜測。

看卡立近來的所作所為,證實我早前說的,他的作風愈來愈“巫統化”,就像“身在曹營心在漢”。

尤其是最近在處理聖經、水供還有KIDEX大道課題上,卡立表現得相當被動,簡直是束手無策,也難怪引起民聯議員的不滿。

最近再傳出卡立可能遭“逼宮”,雪州議會若突然解散,那也不出奇吧!

如果民聯因而失去雪州政權,那巫統可就正中下懷,因為那正是納吉首相這些年來不計成本不惜代價所要搶奪回來的政權。

拉菲茲指的,可就是這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