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0, 2014

玩大「回教國」課題

古人說:「亂世用重典」。

當國家昏亂,社會失序、治安惡化、犯罪率高,百姓惶恐度日,唯有透過嚴厲的法律制度,以期遏制罪案繼續發生。

若能取得效果,「亂世用重典」也不見得不好,至少能將惡人治罪,保護無辜的老百姓。

問題是,就算國家擁有嚴厲的法律,如果執法不嚴、司法不公,你又如何確保它能解決社會問題,讓天下太平呢!

如果立法也不正,那更不用祈求國家有公義了。

前陣子,回教刑事法課題鬧得沸沸揚揚,當時就不以為然,因為我不認為有關法案會在國會里通過。

這些人不會“作繭自縛”,如果你瞭解我的意思。

而且就算通過,最大的罪魁是巫統本身,不是回教黨。這點希望國陣里的華裔政黨看清楚,不要為虎作倀。

詳情請參考拙文《回教黨為何“作法自斃”?》(30/4)和《拒絕回教黨刑事法,不拒絕巫統刑事法?》(6/5),這裡不再贅述了。

所以我說,大家的擔憂是多餘的。

「回刑法」課題玩不成,現在這些人又想把「回教國」課題玩大,這才是大家所應該擔憂的。

關於這,我在《我害怕這些馬來NGO,多過擔心回教刑事法》(29/5)也寫過了。

之前就一直在懷疑,爲什麽兩個回教局竟然不聽總檢察長和大臣的指示,膽敢淩駕法律之上。看到昨天的新聞,終於真相大白了。

還有一個總警察長,為何也大膽拒絕執行庭令?我想背後大概也是同一個強大勢力在為他撐腰。

但這些人的動機為何?

讓我想起不久前,本州宗教司跑到半島建議政府在本州推行「馬來人化」運動,以“鞏固政權”。

聽起來就像當年「M計劃」的演進版。

宗教司的建議引起州土著群起圍攻,要他道歉,首長最後不得不出面澄清,說政府絕無此意。

當下發生這些事,我想動機也與本州的「馬來人化」如出一轍,只是在半島成了「回教化」運動。

所以你說,這個「回教化」運動是不是比實施「回刑法」更可怕?

但那也只是弄權者的“工具”而已。

在國家三權體制混亂的當兒,我隱約可以看到第四權在悄悄崛起。

昨天,雪州蘇丹諭令回教局將聖經課題帶上法庭。

兩周前,柔佛欲通過《房屋及產業局法案》賦予蘇丹行政權力,引起各界嘩然。

這之前,柔佛周假從週六週日改為週五週六,也是蘇丹的意思。

若要推到更早前,那就要追溯到2009年的霹靂政變,

當時的民聯大臣尼查雖已要求解散州議會并重新舉行選舉,卻在時任副首相的納吉帶同三名宣佈“獨立”的州議員覲見蘇丹後,州議會無需解散,國陣獲得御准組織新政府。

若說皇權抬頭,應該就是從那刻開始的。

可以說,這些都是國陣咎由自取。

2 comments:

Random-Snapshot said...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康華 · said...

玩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