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 2014

回教黨為何“作法自斃”?

小時候,讀過一則成語故事,說秦相商鞅改革變法,結果被自己所立的法所害,這便是成語《作法自斃》的由來。

最近回教刑事法課題鬧得沸沸揚揚。

可能我人在東馬,隔岸觀火,總覺得回教黨此舉只爲了爭取甘邦回教徒的支持,不會也不敢來真的。

就算落實,應該也只是回教徒受到影響,非回教徒何懼之有?回教黨又何必作繭自縛?

矛盾的是,就算目前沒有回教刑事法,在政客的操弄下,一些宗教上的課題,最近都在在影響了其他宗教信仰,如聖經、阿拉和改教課題都是。

這些都是政客為了本身需要而搞出來的課題,回教刑事法又何嘗不是?

想一想吧,回教黨只有21個國席,它如何能夠在國會取得多數票而通過?

非回教徒議員不會支持,所以它必須取得巫統議員的合作。

巫統在國會共有88名議員,是回教黨議員的4倍。

上星期,讀到馬華張盛聞恫言包圍國會以阻回教黨提呈法案,叫人莞爾。

覺得他好學不學,竟然想學台灣學生去佔領立法院,但他忘了他是什麽身份。

不覺得很滑稽嗎?馬華是國陣成員黨,據說他也將受委上議員,他要如何包圍國會?我想像不出來。

在這裡,團結黨也做過同樣顛倒的行為,一次是青年團發起簽名運動,抗議當地嚴重停電問題,另一次也是簽名運動,由該黨華裔副主席于墨齋發起,抗議“聯邦政府禁止人民使用巨型衛星天碟”。

當時我也曾在報紙質疑,團結黨是國陣成員黨,又不是反對黨,要上達或解決這些民生問題還不容易,何須出此下策?

可能張盛聞沒有想過,以回教黨區區21席,沒有巫統88名議員的“拔刀相助”,它根本不可能成功。

其實,308後,兩黨不是一直都在眉來眼去嗎?

背地裡,巫統甚至起過和回教黨組織聯合政府的念頭,這些都已是公開的秘密。

事實上,是巫統“需要”回教黨多過回教黨“需要”巫統。

這次,回教黨會不會將計就計,提出落實回教刑事法,叫巫統進退兩難,甚至上當?

所以納吉上周不得不說,他從來都沒有拒絕過回教刑事法。

他有沒有想到,他這樣說有違他「一個大馬」的理念,等於自打嘴巴?

阿末扎希似乎看到了回教黨的“詭計”,今天讀到有關他質疑回教黨誠意的報導。

他是讀到郭素沁的言論,說回教黨提回教刑事法是爲了重新吸引馬來人的支持。

但我也很質疑,馬來人真的會支持對他們本身不利的回教法嗎?

我在fb讀到一些馬來知識份子,他們都是一面倒的反對。

是的,若非政治上的需要,這些回教徒議員何必“作法自斃”?

看吧,到最後,這回教刑事法課題將不了了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