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8, 2014

石油稅:不要只是嚷嚷而已

早在三月底,就讀到州國陣三個土著成員黨的青年團發表一份聯合聲明,要求州政府向聯邦爭取提高石油稅至20%。

這三個青年團分別來自團結黨、民統黨和民團黨(PBRS)。

當時頗感意外,因為一向來都只是在野黨要求提高石油稅,州政府的立場就是聯邦的常年撥款已大大超越石油稅金額,因此無需向聯邦要求更高的石油稅。

他們是看到當時砂拉越新首長阿德南甫上任就提出有關建議,因此提議州政府也應該仿效之。

這次,首長慕沙也改變語調,說政府可以考慮考慮。

除了石油稅,他們也要求另兩項議題如下:

1.東馬州的國會議席不應少於三分一;

2.政府表格的種族欄不應以“其他”代替沙砂土著。

當時我想,終於聽到本土的國陣成員黨勇於發言,也希望他們不要只是嚷嚷而已,然後又沒有了下文。

的確,這樣的大課題,若由州政府自行提出,意義就更重大。

果然,接下來,就未聞這三個州國陣青年團進行任何跟進行動。

州政府也沒有後續動作。

反之,上周提到州議長以“逾期提呈動議”為由駁回民聯的五項動議,據知「調高石油稅」即是其中一項動議。

好了,現在砂拉越州議會通過了爭取20%石油稅的議案,沙巴怎能不表示跟進?做戲也要做到像吧!

其實,去年我就有提到,增加石油稅額的話,州政府就不必舉債,也不必拿債券來當稅收。

在當時的州預算案,兼任財長的首長將10億債券當收入之一,而石油稅收預算14億。

如果石油稅增加4X至20%的話,石油稅收就增長4X至56億,州預算就不會有赤字,而是綽綽有盈餘達41.6億,根本都不必發售債券。

因此,就算聯邦政府如邱慶洲說的減少聯邦撥款的話,但請問,聯邦撥款每年有高達50億元這麼多嗎?

有些聯邦撥款其實是貸款,是要還回去的。

調高石油稅課題,這次大概將由州政府動議,那由得在野黨逞英雄?否則,州民會怎樣想?

當然,這也需要東馬兩州合作,甚至吉蘭丹登加樓也要站在同一陣綫。

由民聯/回教黨執政的吉蘭丹至今仍未得到它應得的石油稅額。

登加樓雖由國陣執政,卻也面對同樣情形,石油稅並未交予州政府,反由聯邦“代管”。

首相做事一向有頭無尾。記得前年首相納吉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說要以“公平透明的方式將半島三個產油州的石油收益以現金支付給這三個州屬”。

當時,沙砂兩州也嚷著為何沒份。

首相其中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凡是他無法應付的課題,他就一律不回應。

石油稅課題也是如此。

其實,半島只有兩個產油州,即吉蘭丹和登加樓,但首相硬硬將彭亨算了進去。

這個特別委員會成立後就沒有了下文,但根據當時媒體報導,彭亨每年將獲得一億元的公益金(wang ehsan)。

這一億元公益金還有沒有在付?那就不得而知。

但對吉蘭丹和登加樓來說,那就很不公平,因為這兩個州政府都無法獲得它們的“公益金”。

如果東馬兩州政府施加壓力,身為一國之首,首相必須有所行動,顯示誠意去處理這從一開始就不合理的石油稅課題,不要再逃避面對。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到时首相随便敷衍说会慎重考虑他们的要求。过阵子,人民就会把这件事抛去脑后。几年后同样的事又重提,到时的首相又随便敷衍。事情一直重复,就好像轮回。

· 康華 · said...

拖字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