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2, 2014

光明正大以巫青團之名鬧事,都不用外包給外圍NGO了

他們察不察覺,他們這樣一鬧,其實是替補選的國陣候選人以及國陣派出的獨立候選人幫倒忙?

他們這樣一鬧,相信會替民聯/行動黨的兩位候選人“爭取”到很多選票。

武吉牛汝莪區補選,沒有國陣候選人上陣,納吉說,將派獨立人士上陣。

作為國陣主席,可能納吉不認為那樣說有什麽不妥,但那不正反映出國陣對該補選完全不具一點信心嗎?

派獨立人士上陣?作為國內最大黨,何須出此下策?難道一個人選都找不到?

既然愛國黨候選人范清淵說他不是口中的獨立人士,那我可不可以假設那位動作多多的,躺到林冠英官車底下假裝受傷的獨立候選人阿布巴卡(Abu Backer Sidek),就是國陣的“代候選人”?

更無理取鬧的是,是他自己躺到車底下去的,他卻揚言要告林冠英,說他被他的官車撞傷。

我很奇怪警方當天爲什麽不把他逮捕?

更不可思議的是,針對他的鬧事行為,選委會秘書阿都甘尼竟然為他辯說,“那是他的競選方式之一,他并沒有違反選舉法令”。

如此一位缺乏素養的候選人,你會願意投他一票嗎?而且,他還是一位律師呢!

我希望他連按櫃金都失掉。

第二天,輪到另一批人鬧事。

這批人以巫青團成員之名闖入檳城州議會叫囂,踩上議長桌椅、撕下廳內的國旗,要和行動黨州議員雷爾對質,因為後者在州議會內指巫統celaka。

針對這些巫統團成員的行為,身為巫青團團長的凱里怎麼說?

他說,他們闖入州議會是不對的舉動,但他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因為是雷爾抨擊巫統有錯在先。

那他的意思是,他們破壞莊嚴殿堂的野蠻舉動,是可以被接受的嗎?

算了,不管是國會或州議會的莊嚴,早在霹靂的奪權行動時被破壞了。

同樣,不見警方逮捕這些無法無天的鬧事者。

回教黨署理主席末沙布因此叫檳城總警長阿都拉欣引咎辭職。

他說得好,如果警方無法管住這些人,無法保護州議會,那他們要如何保護整個檳州?

由於昨天沒有見到雷爾,今天,這些人帶了更多成員,欲再度闖入州議會。

不過這次,警方似乎收到了指示,據說已逮捕了一人。

為何這些人能夠如此有恃無恐?看到其中一些“面善”的臉孔,但這次他們都不用NGO名義鬧事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告訴你他們來自巫青團,母黨就是巫統。

如果巫青團團長都可以“諒解”他們的行為,那身為主席的納吉可以出來說一些話嗎?

還是要繼續沉默是金下去?

真不明白,為何國陣要把自己的公關形象弄得這麼糟糕。

我要說的是,經過上述兩件事,國陣還能在兩個補選獲得什麽驚喜?我想國陣可以放棄所有的期待了。

也可以說,是國陣自己將選票拱讓給民聯/行動黨的。

他們連“外包”給NGO鬧事都可以省下了,這次是明目張膽地打著巫統巫青團的旗幟,還獲得巫青團團長的“庇護”,那不自取其辱嗎?

可見505之後,國陣還是不長一智,沒有從中學習到任何教訓,來屆大選,恐怕還要輸得更慘。

選民到底要什麽?納吉可以不必問了。

走筆至此,讓我想起馬青團團長張盛聞不久前也恫言要包圍國會以阻止回教黨提呈回教刑事法法案,不知檳城巫青團是不是從他得到靈感,因此捷足先闖檳州議會?

看到巫青團近似流氓的行為,張盛聞又有什麽感想?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首相满口是金。

· 康華 · said...

最弱的首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