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14

這是什麽政府,這是什麽領袖?

昨天檳城巫青團企圖再闖檳州議會,媒體提到警方逮捕了一人。

卻原來那是一位混入群眾的公正黨青年團成員。

讀到這樣的報導,更叫我困惑不已。

難道警方在場的任務就是“剷除異己”,保護這些人任意妄為?爲什麽不是將這些人一律逮捕歸案?

這些人一再鬧事,身為巫青團團長的凱里要負上很大的責任,但他輕描淡寫,只要他們提呈報告給他。

既然檳城鬧事“沒事”,直轄區的巫統也有樣學樣,跑到行動黨總部延續他們的野蠻行為,把行動黨的招牌拆下來,還恫言要燒掉行動黨總部。

這算不算恐嚇,這算不算煽動呢?單是這種暴力行為,早就該抓起來了吧!

你還說回教黨可怕嗎?這些巫統黨員不是更可憎更可怕嗎?

這些鬧事者不止來自巫青團,也包括母黨成員在內,身為巫統主席也是國陣主席的納吉也未發言斥責他們。

最好笑的是,我們的首相署團結部長古魯竟代納吉發言,卻只是“促請各造停止有關舉動”。

這位國民團結部長,你說話可以更有力一點嗎?

為什麽不直接點名叫巫統和巫青團成員啊!

他還為首相辯護,叫大家“不要將首相的耐性當做弱點”。

他說首相保持忍耐,是因為“要給那些滋事者有機會反省”。

天啊!這是他們第一次搞事嗎?給他們反省的機會和時間還不夠嗎?今天他們這麼變本加厲,連外包給外圍NGO都省掉了,他們有反省過嗎?

勸請古魯部長還是面對事實,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首相這種避談、避面對的做法,一就是默許,二就是軟弱。

國陣副主席也是副首相的慕以丁開口維護他們,完全沒有斥責之意。

他說,他們會有那樣的反應是正常的。

天啊!這是什麽政府,這是什麽領袖啊!

那樣說,豈不是認同他們的做法,鼓勵他們繼續鬧事下去嗎?

我想他們是覺得無法在兩個補選勝出,那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也無可再損失的了。

對他們來說,種族和宗教課題永遠是最好的武器,是他們最好的資產。

他們認為它們才是這塊土地的真正與合法主人,因為憲法里那麼提到。

只要合乎三個條件,那你就是這塊土地之子。

因此,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指他人是外來人(pendatang)或入侵者(penceroboh)。

雖然他們的祖輩絕大多數也是來自他方,但因為他們都符合了憲法里提到的三個條件,所以他們認為他們才是合法的這塊土地之子。

那就是爲什麽Ridhuan Tee也可以理直氣壯,雖然他的真正名字是「鄭全行」。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自作孽!很快了,天谴地罚的时候连那真主都没救!

LC Ng said...

这就是政府养出来好吃懒做,到处惹事生非的流氓,国家有这批人真是不幸啊!

· 康華 · said...

缺乏人文修養,又有靠山在背後縱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