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12

政府再次脫售GLC股權給土著

兩個月前,當政府推介TERAJU時,宣佈國庫和國投(PNB)將各脫售五家非核心GLC給土著,以提高土著股權。

TERAJU就是土著議程推動單位,成立目的就是爲了提高土著的經濟發展。

大家還記得納吉原本要推介不分種族的NEM(新經濟模式)嗎?在土權份子的抗議下,NEM終於早夭,NEP(新經濟政策)得以復生,政府成立TERAJU來負責提高土著股權之大任。

昨天,首相指出土著股權已從2008年的21.9%增加至2010年的23.09%,同時宣佈:國庫和國投再次分別脫售五家非核心GLC給土著,以提升土著股權。

不知這各五家是之前的各五家,還是另外的各五家?

因為在這前後兩次的宣佈,首相都沒有透露公司名字。

市場也無從知悉是哪十家上市GLC,兩個月前,單憑猜測炒作一下,但也只曇花一現。

如果是另外的各五家,意即在這短短的兩個月內,國庫國投就脫售了共20家GLC給土著。

這個數目可不小,但受益的是哪幾位土著呢?

是前後左右一共20位土著,或只是那一小撮人呢?

這些都是由首相為主席的土著議程最高理事會(MTAB)來決定。

這些幸運的土著是如何被“選中”的呢?

他們有沒有經商的經驗呢?

他們的股權是如何獲得融資的呢?

政府又如何確保他們不會在取得股權後又脫售套利呢?

因為,如果他們像往常那樣不斷的脫售套利,那30%股權的目標是永遠不會達到的。

當然,30%股權目標是否已經達致,一直都具有爭論性。

早在2006年,根據交易所數據,亞洲策略領導研究機構(ASLI)透露土著股權高達45%。

政府當然不承認。

昨天納吉透露,土著股權包括個人、朝聖基金局、國防衛隊基金局、州經濟發展局、國投、國民企業(PUNB)和人民信託局(MARA)等信託機構的持股。

既然土著股權涵蓋這麼廣,還達不到30%目標,的確是匪夷所思。

當然,爲了達到此目標,可以想像政府作繭自縛,陷入一個自設的困境。

爲了顯示TERAJU成功,政府必須確保土著股權巴仙率逐年上升。

一旦土著股權達到了30%,那TERAJU是否就可以放一邊呢?

這樣一個難得的“特權”,怎能輕言放棄?

當問及土著股權可否在2020年達到30%時,納吉也不敢斷定,他只能說“很希望”,因為“那將取決於多項因素”。

只要未達到30%股權,那TERAJU就有延續下去的理由。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