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5, 2012

增加土著股權的Ekuinas

TERAJU在2011年成立。

2009年,納吉上臺後不久,即宣佈成立了一家叫Ekuinas(國民股權)的投資公司,以“增加土著在經濟領域的參與度”。

Ekuinas是Ekuiti Nasional的縮寫,就是投資在股票,但不是替國民投資,而是為土著投資,以增加土著股權。

既有了Ekuinas,再成立TERAJU,顯得多此一舉。

納吉當時說,“這家公司將專注在高增長潛能的領域”。

其實,已經有了家國民投資(PNB),Ekuinas的成立,似乎也和PNB的工作重疊。

昨天,讀到Ekuinas有意倂購HELP等幾家私營高等教育學院,以打造成我國一個最大教育集團的報導。

HELP創辦人已經回應說不急於脫售股權。

但將來如何就很難說。

好如去年PNB通過森那美向實達作出全面獻購,實達CEO劉氏原本不接受,後來卻演變成PNB與劉氏“聯手收購”,成了一宗雙贏收購。

Ekuinas要打造一個國內最大教育集團,難免叫人想起最近鬧得非常熾熱的PTPTN課題。

如果Ekuinas打造成功,有PTPTN,學生來源當然不成問題。

但,這就是首相要“提高土著在經濟領域”的方式嗎?

除了持有股權,土著如何從中受益?他們就會學懂經商之道嗎?

近期這些土著GLC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出手收購現成的非土著股權。

說不好聽一點,這與阿里巴巴或巴巴阿里的作業方式有什麽不一樣?

除了實達,可以想到的還有Sunrise和E&O,都是由政府GLC買下非土著股權。

直接一點就是華人股權。

這個做法,其實有違減持GLC政策。

Ekuinas看中HELP,也是一樣。

有本事,那就應該自己創業,而非用政府資金去收買他人成果。

最近還有一宗,便是獲得西海岸大道特許經營權的Keuro。

潘儉偉在國會透露,Keuro獲得長達空前60年的經營權、22.4億低息貸款、22年的3%貸款利息津貼。

此外,政府還承擔9.8億元的徵地費用。

條件是,Keuro的CEO陳雅才必須把其股權賣掉。

這長達60年的特許權,比敦馬當年的20-30年特許權還多了一倍,簡直可以養活兩代人。

這算經濟轉型嗎?這根本是敦馬惡例的延續。

政府沒有從最近另一大道的買賣得到教訓。

還是,對政府來說,只要最後擁有權還是歸土著,這樣的買賣完全不成問題。

另一宗大道買賣,便是不久前提到的吉隆坡布城大道。

Maju大股東阿布沙希將大道賣給了EPMB,從中賺取6.6億元暴利。

問題是,大道成本13.2億,政府補貼9.8億元。

公司以17億元賣掉大道,那理論上是不是應該把9.8億元還給政府?

連敦馬亦對阿布沙希的做法感到不滿,納吉卻對此事保持緘默。

相比之下,養牛案的2.5億元算是小兒科了。

如果這就是政府要“增加土著在經濟領域參與度”的做法,相信最後也只害了這些土著。

除了讓他們個個成了暴發戶,他們根本無法學到投資與經商之方法,充其量也只是當個買賣經紀。

30%股權又怎樣?最後仍然坐吃山空,又要尋求政府的資助。

投資或經商根本沒有捷徑,萬丈高樓都要從平地起。

政府的目的,只是要資助他們買下現有公司企業,把股權推高至30%以上。

爲什麽達不到30%股權?

已經有太多失敗案例了,難道政府還看不到?

2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我想他們想吃掉全天下才罷休...

不止害了那幾個人,還要全民買單...

看不顺眼 said...

不是还没看到,而是食髓知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