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 2012

Earth Hour 嘉年華?


讀到WWF(世界自然基金)上周六在中國八達嶺長城辦Earth Hour(地球一小時)活動的新聞報導,叫人啼笑皆非。

先離題一下。

WWF原本是World Wildlife Fund(世界野生動物基金)的簡寫,原本成立的宗旨是爲了保護野生動物,它的logo就是一只熊貓。

曾幾何時,它變成了Worldwide Fund for Nature(世界自然基金)?

這樣一改,覺得有點牽強,因為如果是後者,那英文字母的簡寫不是WFN嗎?爲什麽還沿用著WWF?

說回Earth Hour。

其實,WWF就是這個活動的發起者。

便是呼籲大家在每年三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晚上,在8.30-9.30之間熄燈一小時,希望能夠節能減碳,提高大家對環保的意識。

它是5年前在澳洲悉尼首次展開,之後迅速獲得全球各大城市和國家的響應。

報導說,今年共有147個國家和地區,超過5000個城市參與這項活動。

對我來說,這個原本深具意義的環保活動,如今似已淪為官商場的作秀,與其節能減碳,效果恰恰相反。

例如在八達嶺長城的Earth Hour活動,舉辦者就是中國WWF本身。

當地市民對這項這項質疑如下:

爲什麽要跑到“晚間沒有人的八達嶺”去辦這項活動?爲什麽不選在人群集聚的城區?“熄燈一小時”究竟是節能還是浪費?是環保還是明星秀場?

市民不認同的原因是:一是那裡沒人看,二是長城晚上本來就沒燈,三是勞民傷財。

WWF的回應是:熄燈活動要體現更多的是其象徵意義。

一名官員也承認,“地球一小時”活動只是宣傳形式,對節能并沒有實質作用。

這不是很矛盾嗎?

如果活動本身不能做到它所要傳達的訊息,那你要如何去說服他人?

所以我說,這個Earth Hour已經變質了,它已經變成一個口號,淪為一個湊熱鬧的時興,能不能喚醒大家對環保的警覺,似乎已變得無關緊要。

老實說,如果大家只是在這個時候應景一下,表示自己不落後,過後還是大耗大用,揮霍無度,這樣的一個Earth Hour,效果還是失敗的。

在我國,其實你關不關燈,都沒什麽分別。

因為國能原本就已電力過剩,約有40%電力是沒有用到的。

雖然如此,國能仍然需要向IPP購電。

真的要灌輸節能減碳理念的話,在我國,應該先向高官下手才對,國家資源才不會莫名其妙的浪費掉。

我們這裡又是如何響應這個Earth Hour呢?

其實,在本州,你關不關燈,也沒什麽分別。

因為這裡三日五日來一次停電,對“節能減碳”,我們早已習以為常。

無論如何,市政廳連同絲綢港、大馬WWF和沙巴環保協會聯辦的活動,不比中國八達嶺長城的活動遜色。

除了有各販賣攤位外,還有兒童回收物製作比賽和攝影比賽,根本就像一場迷你嘉年華。

跟著就有騎腳車,從絲綢港到丹容亞路第一海濱,這段路程將分階段關閉。

到了晚上10.30pm,WWF還在第一海濱辦一場演唱會,“歡迎公眾人士踴躍出席”。

讀到這裡,我不禁感到疑惑,這些都是節能減碳的活動嗎?

報紙還刊登大夥點480只蠟燭的圖片。

這些點燃蠟燭的排碳,會比點燈的排碳少嗎?

注意到這裡的WWF也是主辦者之一。

這些活動,不適得其反嗎?

可能主辦當局也傻傻分不清了。

或者正如中國WWF說的吧,熄燈活動要體現的只是一個象徵意義。

如果這樣,我寧可呼籲大家在平時就要實行節能減碳,不要只是每年這麼區區一個小時。

這樣的行動,又能帶來實際效應,其象徵意義不來得更大嗎?

4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WWF换个新名,失去原则。

Anonymous said...

City Mall 有一群人搞一个为Earth Hour写字条的活动,这不但对地球没有什么帮助,还很不环保. 真搞不懂他们的宗旨是什么。

· 康華 · said...

大佬,觉得earth hour愈来愈不知所谓。

无名,跟风?

jb said...

少开空调,洗澡用冷水就可以减很多碳廖!现在的节能灯泡已经很省电了。不过如果没有需要还是要维持随手关灯的习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