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 2012

翁诗杰:PKFZ持续的忌讳


日前反贪污委员会(MACC)副主席苏克里公开呛声,指称多宗案件移送总检察署后,却始终不见提控云云。这到底牵涉多少个案,他没有说明,但我暗忖这应该包括32个月前(即2009年8月)开始侦办的“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弊案。

我不厌其烦一再重提此案,志不在为己累积政治筹码(反正已因之获祸丢官),然而心有不甘的是,消遥法外的窃国者,仍不乏其人。丢官下野后,我几乎每一季的国会会期,都不忘提问该案的相关问题,由MACC及警方的侦查发展,而至PKFZ的营运、租赁现况与前景;港务局营运方的摊还债务能力等,不一而足,惟独是所获之书面答覆,却往往令人瞠目结舌,若不是偷工减料的“超短”称不上“精简”),就是顾左右而言他,再不然就以案件正处审讯程序中为由,干脆把问题也否决掉。

或许,执政当局对我就此案的一再唠叨,有千百个感到不悦的理由,尤其是大选将至之际,更是担忧这会影响选情。可另一方面,在野阵线除了满足于调查报告公布前的叫嚣谩骂,也从不曾有过任何的声援,以期真象能早日大白。站在纳税民众的立场,当然是期待窃国贼能早日绳之以法及依法处置,同时也能成功追讨数以亿元计相信已被虚支冒领的公款。

我无意妨碍司法公正,尤其正值两位前任交通部长接受审讯之际,更是不容造次。然而,警方、反贪污委员会乃至总检察署三方,对当时我以交长身份呈交的PKFZ弊案后续调查报告,时隔三年,是不能没有丝毫回应的。

这是一份继Price Waterhouse Coopers (PwC) 稽查报告公布后的另一份跟进调查,针对前者列举的20项纰漏疑点,进行抽丝剥茧、精细入微的独立调查, 费时两个月,全程由法律界、建筑业者及会计专业代表等联合操盘,堪称是史无前例。

碍于顾虑报告的内容一旦曝光,非但会打草惊蛇,甚至还会引发连番诉讼,进而转移民众的聚焦。是以,我权衡再三,终于决定将全部的调查情资移送检调单位。毕竞,进一步的侦查与检控已逾越交通部的权限。这么一来,这一份揭弊性的调查情资不容公布,自是可以理解。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为何相关部门,如: 首相署、财政部与交通部等,及后对我提出的PKFZ问题,却一直讳莫如深。对我来说,该自贸区的开发是具有战略性的。其项目本应交由私营企业经营, 而不是由吃皇粮的港务局子公司操盘。港务局乃交通部麾下的港务监管单位,一旦涉足商务,必会引起利益冲突之嫌。

尽管如此,PKFZ要救亡, 是不得不检视其债务状况的。其实,它 与近月来丑闻缠身的NFC (国家畜牛中心) 虽然同属政府项目,可两者所得的财政部贷款待遇,却有天渊之别。后者获得2%的低息礼遇,已是众所周知。可前者一再恳求减息,由年利4%调低削半至2%,其“呼救讯号”却可惜一直不受理会,这倒是匪夷所思的。

说是“呼救讯号”,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更不是危言耸听。以PKFZ当前的租赁与营运收支来看, 严重失衡是存在的事实。时至今日,倘若财政部还是坚持不减息,又不让其延长摊还年限,自贸区项目相信自是难以为继。届时,恐怕它根本就挨不到PwC报告所预测的公元2051年,而积欠的债务本利和也不待累积至125亿马币,(比NFC项目大出5) 即可能已寿终正寝。

或许,有人会为它的夭折而长舒口气,然而此案的连串迷离问号,是断不能就此随之湮没的。毕竟这些年来,它所花的每一分毫,谁敢说是纳税民众的血汗钱!

光华日报·03/04/2012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