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12

AELB的爛藉口


之前就曾質疑原子能執照局(AELB)的專業水準。

這個負責發執照給諸如稀土廠等的一個部門,裡邊的官員,他們對這方面的知識,究竟到什麽程度呢?

更別說它的監管能力了。

連一個“臨時執照”發了沒有都語無倫次,一時有,一時又說沒有。

老實說,這樣一個部門,我對它沒有信心。

覺得它只是聽高官做事而已。

既然只是聽高官說話,那有沒有相關的專業知識也不重要了。

爲了誤導民眾,還說出只有3%人反對,其餘97%不反對建廠的話來。

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早就應該引咎下臺了。

昨天,又讀到一則更“瘀”的新聞。

報導說,原子能執照局監督紅坭山亞洲稀土廠輻射度的數據有誤,其監管能力備受質疑。

該局在怡保Lahat的輻射測量站每月的平均輻射指數,跟每日輻射指數不相符。

但,原子能執照局卻把問題歸咎於該測量站操作未滿一年。

這是什麽爛藉口?

如果沒有被揭發,這個數據的誤差豈不永遠誤差下去?

那假設將來關丹稀土廠也出現輻射情況的話,你也將之歸咎於剛操作未久嗎?

說這樣話的人,還是快點下臺好了。

報導說,該局在紅坭山亞洲稀土廠附近設立的測量站,二月的每日輻射指數是0.04uSv/hr,但該月的平均指數卻顯示0.2uSv/hr,相差整整5倍。

《獨立新聞在綫》作者指出,該局在全國設有7個測量站,其他測量站的數據也出現類似的失誤。

該局偵察和緊急官員Marina Mishar後來回應說,該月的每日輻射指數是0.2而非0.04uSv/hr。

我不知在其他國家,像這樣誤差的容忍度是多少?所謂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一失誤就成千古恨,我們怎能不慎?

與其同時,疑因受到輻射影響出生就智障的紅坭山村民謝國良昨晚去世了。

是的,紅坭山亞洲稀土廠所留下的教訓所付出的代價還不夠嗎?爲什麽還要弄出一個萊納斯稀土廠來?

紅坭山的廢料至今都還在處理中,萊納斯稀土廠的廢料又將如何處理?

更詭異的是,彭亨蘇丹至今對此事件不發一言,同樣來自彭亨的納吉,竟然也要等人民“證明有害”後才要反對。

天啊!我們的高官就是這麼的無知嗎?

難怪敦馬也不得不仰天長歎一聲:國陣里沒有人才了!

所有的精英,都跑到對岸那裡去了。

http://www.malaysiaeconomy.net/my_economy/en_green/other_issues/2012-03-19/17898.html

2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難怪敦馬也不得不仰天高歎一聲,國陣沒有人才了.
就马华好了,又有几个人才,(一代比一代)
一个比一个更令人惊叹。

Chua Boon Jung said...

為什麼妓者都沒有大肆報導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