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9, 2012

我們需要好赤字


「凡赤字都是壞事。」

這是財政鷹派振振有詞的主張。投資分析師布洛克(H. Wood Brock)在其新書《美國僵局》(The American Gridlock)中反駁,「並非如此」。布洛克指出,赤字是好是壞,取決於政府支出的內容和品質。

壞赤字增加國債
好赤字帶來長期成長


政府因經常性支出產生的赤字,是壞赤字,因為它們不能產生收入,還會導致國民債務增加。反之,因資本支出產生的赤字,是好赤字,只要管理得當,這類支出可以產生收入,不讓債務增加,甚至最終消滅債務。更重要的是,這類支出提高生產力,等於提升一國的長期成長潛力。

有了這個分別,一個重要的財政規則就出來了:政府的經常性支出應該用「稅收」來支付,從這點來看,現今各國削減經常性支出是有其道理的,但必須將省下來的錢,用於資本支出的項目才行。事實上,削減經常性支出、增加資本支出,必須雙管齊下。

布洛克的觀點是,有鑑於現在的經濟情況,美國不可能達到充分就業。復甦太疲軟,美國至少需要在十年內,每年在運輸設施和教育方面增加一兆美元的投資。美國政府應該成立一個國家基礎銀行(National Infrastructure Bank),提供直接貸款,同時也吸引私人企業資金投入。(我已建議英國成立一個相似的機構)

資本支出(好赤字)和經常性支出(壞赤字)的區別,已是老生常談,但居然有這麼多人忘記應該將這個思想重新表述一下。特別是在英國和歐洲,財政鷹派當道。幸運的是,美國還沒有出現財政鷹派一統江湖的情況。

1月30日,歐盟委員會通過了一項協議:所有歐盟成員國必須修憲,導入平衡預算規則,將年度結構性赤字控制在GDP的0.5%。除非發生極度蕭條,或其他反常事件時,才能調整這個上限。除此之外,違反這一規定者將遭到罰款,金額不超過GDP的0.1%。

只有接受這個規定,才能獲得歐洲援助基金。英國和捷克,是兩個拒絕簽署的歐盟國家。(事實上,英國政府自有一個目標:五年內將其占GDP 10%的經常性赤字減少到零。)

因為某些歐洲國家的財政狀況極其危險,以至於人們認為這樣做無可厚非。

費心減少政府的好赤字
卻無視私人企業的浪費


歐洲現在有一批人,厭憎福利國家,他們認為,任何由國家出資的資本支出都「一無是處」,那些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公路、橋樑和鐵路只是讓他們的錢財拿去買了腐敗和低能。

持這種觀點的人,對於私人企業支出的腐敗和浪費視而不見。他們寧可讓數百萬人整天無所事事(布洛克認為,美國16%的勞動力處於失業和半失業狀態,或者已經失去了找工作的動力),也不願看見那些能讓他們重新工作、能培養他們的技能、能用資產武裝國家的項目。

未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必須相互配合。貨幣政策必須發揮約束金融市場「非理性繁榮」的作用。此外,還需要一個嶄新的財政計算體系,來區別政府的好赤字和壞赤字。

削減好赤字
是違背國家該有的職責


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認識到,國家的作用並不只是維持外部安全以及內部法律和秩序。

或許,會有人用凱因斯的觀點來回擊:如果國家出資的資本支出項目這麼值得進行,私人企業早就會這麼做了。」

然而,正如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指出的:

「主權國家的第三也是最終職責……是建立和維持公共機構和公共工程,作為偉大社會最高等級的優勢所在,這些機構和工程仍擺脫不了以下性質:利潤永遠不足以抵消某個或某少數個人的支出;因此它們不可能由某個或某少數個人來建立和維持。」

在亞當·斯密看來,這些公共工程中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讓一國更加便利的商業設施」,比如道路、橋樑、運河、港口等。另一個他提到,但被我們遺忘的,是教育的重要性。亞當·斯密的話無比正確,然而當今的預算鷹派正在用行動充當反面例證。

http://www.nytimes.com/2009/09/18/books/18book.html?_r=1

作者:羅伯特·斯吉德爾斯基(Robert Skidelsky)
-英國上議院議員,華威大學(Warwick)政治經濟學榮譽退休教授。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