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養牛計劃」之前,有個「金槍魚計劃」.....


林吉祥說:125億元PKFZ丑聞相等于當年5宗25億元的土著金融丑聞,它是國家所有「丑聞之母」。

昨天我提到20年前國行炒匯虧了的300億元,倒覺得那才是所有「丑聞之母」,或稱它「丑聞之祖」也無妨。

至今,都沒有人需為當年的炒匯行為負責,當年的國行高官,后來還當了第二財長,現在還在首相署當經濟策劃單位(EPU)部長。

國家丑聞層出不窮,個個貪得無厭,已經到了無法無天,讓人擔憂的地步。

當下最勁爆的丑聞,莫過於莎麗扎家人的養牛計劃。

令人無法理解的是,此丑聞竟然引來各高官的袒護,讓人無法釋疑。

但欲蓋彌彰,官官相護,仍然欠人民一個真相。

不止高官,連無官職的凱里對該計劃也似了如指掌,頻頻為她家人“解圍”,動機可疑。

原來,此計劃是在前首相阿都拉時代推行的計劃,凱里是當時當紅的四樓小子,難怪他那麼急於為該計劃辯護。

阿都拉也開聲了,說各造不應要求莎麗扎辭職,因為她并未涉及該計劃,大家應該去問她丈夫才是。

此事已經沸沸揚揚了兩個星期,至今仍未見其夫婿或孩子出來講話。

說起莎麗扎,她原本就是婦女家庭社會發展部長,但在308輸掉了,因此,阿都拉改委黃燕燕出任婦女部長職。

但后來,阿都拉又在首相署開了一個新“部門”給莎麗扎管,只是負責國內的回教婦女事務。

假設國內的婦女有一半以上是回教徒,那豈不等于分割了黃燕燕一半的工作?

那也是一個部長職,莎麗扎的薪水每月3萬。

等于說,那時我國同時有兩個婦女家庭社會部長:莎麗扎和黃燕燕。

一直到纳吉接任首相,黃燕燕改當旅游部長後,莎麗扎才重作馮婦,做回她的婦女家庭社會部長。

副首相慕以丁也為莎麗扎護航,說那是她家人事,所以她無需為此事辭職。

慕以丁是當時的農長,不得不為她辯解以自保。

顯而易見,這根本就是另一典型的朋黨計劃,如果莎麗扎不是黨婦女組主席,如果她不獲委為部長,如果她在民聯,她家人有可能獲得該計劃嗎?

接任農長職的諾奧瑪不明事理,竟說那是一家私人公司,所以政府不能干涉。

這根本是無稽之談,銀行隨時都可以撤回貸款啦,政府貸款給對方,如果對方用錢不當,為什么不能干涉?

尤其是當對方把貸款用在與業務完全無關的地方?

凱里的辯護最可笑,枉他還是一名牛津生。

他說:該公司拿980萬買一幢豪華公寓是為了投資。

一家養牛公司買980萬的豪華公寓是為了投資?

若是投資,這項投資也是包虧的了。

報導說,該公寓原本市價300萬左右。

為何公司卻以三倍價錢去買?

相信那也是最高峰的價錢。

不計利息,將來有可能以高過980萬的價格出售嗎?

如果僅是收租,那要多少年才可以回本?

凱里的說法未免太天真了。

此外,政府部門出錢,不是要有voucher單等來claim的嗎?

公司如何可以claim到一億多元但又沒有用到,而將“多余”的錢“投資”到其他地方去?

政府真是太容易出錢了,這個制度真的需要檢視一下。

可能案子太棘手吧,反貪會都不愿着手調查,把球踢給了給警方。

暫時還未聽到警方的回應。

幾天前才讀到較不為人知,漁業局與一家私人公司聯營的「金槍魚計劃」,公帳會說最后以“失敗”告終,政府虧損2.9億。

這涉及2.5億元的「養牛計劃」,會面對與「金槍魚計劃」同樣的下場嗎?

1 comment: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买公寓投资?等于投资进自己口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