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11

Najibnomics的经济转型


想来真好笑,纳吉刚上任不久,即有人提出了Najibnomics(纳吉经济学),说甚麽是美国哈佛大学要开办的一个课程。

那时候纳吉才上台半年,根本看不出他带来了甚麽骄人的经济改革与成就,哪来的甚麽Najibnomics供学者学习研究?

我想,那若不是APCO刻意为纳吉打造出来的学家形象,便是有人想捧纳吉大脚。

如今两年过去了,哈佛的Najibnomics开办得如何了?至今未闻有甚麽下文。

不过,若说首相近来通过PEMANDU所推出的NEM、NKEA、NKRA、GTP、ETP等等字母计划,就是所谓的Najibnomics,那也不过如此吧!

但,除了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天文数字,又多少是实质的成果或成就?至今未免言之过早。

更不能说它为国家带来了甚麽经济改革,充其量也不过是回到敦马时代,就是要高要大要爬上世界顶端的发展,代价就是为国家带来高赤字高债务高通膨。

那时候,学者将敦马的种种政策统称为Mahathirism(马哈迪主义)。

如果纳吉现在推行的政策只是拾敦马当年的牙慧,那所谓的Najibnomics,还不是当年Mahathirism的重新包装吗?

也就是说,纳吉的经济学,只是炒敦马主义的冷饭,再冠之以种种名堂,多得叫人眼花缭乱。

香港人说的:有姿势没实际,正是这个意思。

是的,很多只得个名堂而已,有没有落实,可能很多人也不确定,一知半解。

拿NEM(新经济模式)来说吧!

NEM Part 2和Part1的内容南辕北辙,Part 2根本是NEP的翻版。

那是因为NEM出炉後,被土权份子激烈反对,所以变得虎头蛇尾。

林祥才也说,随着推出ETP,NEM已经不存在了。

可以说,NEM已经早夭,寿终正寝了。

然后,所谓的ETP,原来很多计划都是由私人推动,或被民众质疑後而改称私人领域计划,那样说来,又岂可纳入ETP,当成是政府的功劳?

更自相矛盾的是,这些“私人领域计划”,竟然也可以出现在财政预算案里?

怎么可以如此公私不分?

还是,首相认为那是官商合作的一种方式?

或许这就是国家经济转型的一种特性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