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4, 2011

英雄已经迟暮,人心也会变


咦,当年退出国阵,大家不是拍手叫好吗!

何以现在大家似乎都在推卸责任,互指对方的不是?

当年团结党宣布退出国阵的隔天,本地报章都以头版头条大事报导。

记得当时州民也大表赞同。

那是本州历史一大记事。

敦马做梦也想不到,团结党会在全国大选的两三天前宣布退出国阵,加入由拉沙里46精神党领导的反对党阵线。

冥冥中的安排,拉沙里在与百林结盟的时候,不慎戴上了织有像十字架图案的卡达山传统帽,让国阵有机可乘,拿来大做文章。

46精神党结果惨败,敦马对团结党临阵在背后插了一刀而耿耿於怀。

谈到敦马,当然要把时间推至更早。

那时还是人民党时期,记得敦马当时说过一句名言吗?

在亚庇市操场的大集会上,他对众宣布说,他要“与人民党共浮沉”。

结果人民党在1985年的州选大意输给团结党,当时还在王宫发生一件“夺权事件”,情节比24年後霹雳州的版本更精彩。

好在有当时副首相慕沙的干涉,百林才得以顺利宣誓成为州首长。

在1990年10月全国举行大选之前,州选先在7月举行。

团结党赢得了大多数的议席(好像是36对12)。

当时已经不是团结党对人民党,反而是对企图卷土重来的沙统。

但,相信那时马士达华与联邦的关系已经闹僵,敦马开始布阵将巫统东度沙巴,意图取代沙统争取马来票。

那一切,都已经成了历史,结果就是现在大家所见。

因此,现在争执当年是谁先提出退出国阵,那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

何况跳槽事件,在本州已经屡见不鲜,个人跳槽是个人决定,政党跳槽,又有甚麽分别。

敦马在其著作指团结党在1990大选前夕退出国阵,使沙巴失去发展的机会。

这又是敦马的谎话一篇。

敦马原本就不喜欢团结党,因为它击败了敦马愿与之「共浮沉」的人民党。

团结党之前的竞选宣言包括增加石油税、建立州电视台和设立大学,通通被联邦拒绝。

可以说,团结党别无选择,最后唯有选择退出国阵。

如今看回头,当年的竞选宣言,除了沙巴大学外,石油税和州立电视台的宣言无一获得兑现。

所以敦马说如果团结党不退出国阵,沙巴可以早四年拥有大学是不确实的。

沙巴大学,其国文名称Universiti Malaysia Sabah,意思是设立在沙巴的马来西亚大学,并不是沙巴本身的大学,两者意义并不一样。

所以,中文译名其实应该是「沙巴马大」才比较贴切。

如今看回历史,正应了这句:是非成败转头空。

谁是谁非已经不再重要。

各人可以有各人的想法和看法,但真相只有一个。

英雄已经迟暮。

人心也会变。

3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1990年的团结党就大家一起退出国阵,当时有人反对吗?2002年团结党再重投国阵,又有人反对吗?

Alex Hiew said...

现鲜少有以民为本的从政者了,讲一套,做一套就多的是了。

· 康华 · said...

大佬,现在大家就互相推卸。

Alex, 认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