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0, 2011

沙巴中了敦马的圈套


百林打破缄默,为当年团结党退出国阵的决定作出辩护。

这更叫我感到困惑,难道现在大家为当年所做出的决定懊悔了吗?

如果是个错误的决定,那州民当年投选团结党,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吗?

别忘了,在宣布退出国阵后,团结党取得更大的多数席,以36对12席,反映人民支持团结党所做的决定,那又怎么讲?

觉得大家又坠入了敦马的陷阱,只因为敦马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因为团结党退出国阵,导致沙巴失去了发展机会。

人民本来就有发展的权力,怎能因为人民投选反对党,就否决人民获得发展的权力?

不管那个州是由哪个政党执政,国家都有责任确保各州获得公平对待。

若不的话,那就是漠视了人民的基本权力。

敦马就是这样。

所以要怪的是敦马,不是百林。

当然也是要怪当年的州领袖,为了本身利益,在敦马分而治之的“诡计”下,才有后来的局面。

这样子说来,就是州领袖们咎由自取,不能把罪名统统加在一个人。

这样子写好像我在为百林辩护。

或者可以这么说,我是在为当年的百林辩护。

今天的百林,已经不是当年的百林。

我看到现在的百林已经向现实低头,当年的Huguan Siou(民族英雄),英姿已不复在。

我不认同团结党后来又重返国阵。

既然团结党当初采取行动对付那些跳槽议员,如今本身也跟着“跳”回国阵,此举有违本身原则。

关于这点,百林说,当年他重返国阵时已说了他感到懊悔,但是为了其他原因。

至于什么原因他感到懊悔,他说不想加以透露。

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事过21年后仍然不敢透露?

百林让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但这无法为他自己加分。

至于敦马说因为团结党退出国阵所以失去发展机会。

事实是,当团结党在赢得州政权加入国阵后,本州也没有获得多少发展。

甚至在之前,人民党的时候,州的权益也一直被剥削,否则人民党哪会输掉政权?

相信那也是导致团结党决定退出国阵的因素之一。

我相信敦马当年甚至“默许”暴动的发生,也千方百计诱使团结党议员跳槽。

情况就与现在的民联州所面对的情况一样。

难道说,21年后,这些民联议员也会像团结党议员那样说后悔吗?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团结党的议员本身都不团结,敦马乘虚而入,那也怪不得敦马。

但,现在突然玩起怪责游戏来,我觉得是怪错了人,好为自己“脱罪”。

大家应该把矛头瞄向敦马,说他的回忆录是一派胡言才对。

为何要中他的圈套?

7 comments:

Alex Hiew said...

敦马老谋深算,政治就是这样对错难分!期盼能有一个真正以民为本的政治文化出现!或许有怎样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吧?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怕污桶怕到这地步,一直为自己当初做对的事情深表遗憾,难怪被讥为非政治的料。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怕污桶怕到这地步,一直为自己当初做对的事情深表遗憾,难怪被讥为非政治的料。

· 康华 · said...

Alex, 说得对,有甚麽样的百姓就有甚麽样的政府。

大佬,不复当年勇?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也许是钱财的关系吧!别忘了,纳闽一间酒店被列位危楼直到今时还末解冻。

山城客 said...

本州人民确实是被这班政客糊弄了,百林这只狗熊,当年甚至不顾州没有反对党的情况下,毅然加入执政的国阵,已经说明他纯粹有官做就可以了,英雄?狗熊?

团结党退出后,最终引进了巫统这条半岛的豺狼,现在回过头来看,蓦然想到这很可能就是马哈迪设的一个圈套,本州从此沦为中央的附庸和被榨奶汁的牛!

· 康华 · said...

沈兴兄,那是哈里士的酒店。

山城客,反对党变成执政党後,个个都是一个样,所以还是要有两线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