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 2011

大马的性与政治(11):天天都是愚人节


今天是愚人节。

我觉得,在大马,天天都是愚人节。

在这里,不止有愚民,也有愚官。

愚官愚民,愚人也愚己。

1。性爱短片,调查了一个星期後的结果是甚麽?

总警长煞有其事说:已获专家鉴证,短片没有经过篡改。

我们当然相信短片是真的,问题是,里边的男主角是谁?

关于这点,总警长没有给我们答案。

报导说:他拒绝透露主角的身份。

就让人民自己去猜。

2。几天前,三人帮的其中一员苏益出来澄清,说他不是旁观者,他的确是三人帮的其中一员。

而之前,身为他侄儿的佐哈里却为他辩护,说他只是负责游说他跳槽而已。

佐哈里说他叔叔也不相信片中主角是安华,苏益却说影片是真的。

影片是真的,但他还是没有直接回答:里边人物是不是安华?

3。性爱短片是偷拍还是自拍?三人帮尤其是自认出现在影片里的拿督T最清楚。

曾几何时,偷拍在我国政坛已经蔚然成风。

早前有蔡细历,後有黄洁冰。当然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但还是偷拍。

此外还有一个偷拍事件,但与性无关。

便是雪州大臣办公室里的偷拍事件。

这是在去年8月发生的事情,以为已经告一段落,原来还没有。

根据报导,该摄影机也拍到两名正在安装摄影机的男子影像,更知道其中一人叫Faiz。

就像性爱短片那样,不小心把自己也拍进去,卡立偷拍事件,嫌犯也把自己拍进去,还把名字也叫出来。

可见这些笨贼,有多笨就有多笨。

三人帮也一样笨,之前故作神秘,两天後就不打自招,你说他们有够笨吗?

所以我叫他们the three stooges。

言归正传。

有声音有身影有名字,有了这么多线索,警方还是无法找出嫌犯出来,卡立也想不出谁最可疑,那也可真奇。

4。突发奇想。

既然那么喜欢偷拍,已经拖拖拉拉三年,至今仍未有个了断的Sodomy II,与其在DNA上大费周章,为什么当年不也学拿督T那样,安装一个cctv来偷拍,那不就人证物证都有了吗?

如果雪州首长的办公室都那么容易潜入,安华的公寓不是更容易?

也许,当年没有想到这一招吧!

但,我也很好奇,如果赛夫真的三天没上厕所,肛门里的精液真是安华的,难道说,安华没有戴套?他不怕脏,不怕爱滋病,不怕死?

这个我真的不懂。

总之,在大马,天天都是愚人节,天天都有愚人新闻。

在这里,不止有愚民,也有愚官。

愚官愚民,愚人也愚己。

3 comments: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的忠告是:勿企图弄懂,那只是浪费自己的脑汁,又得个嬲字!他们都是天才编剧,结局由他们决定,至于剧情合不合情理,不在他们考量中.

Anonymous said...

就是想久不久上来为你加油.一个言之有物的"部落格"赞!加油.

· 康华 · said...

薰夫人,已经到了目中无「民」的地步了。

无名,谢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