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7, 2011

我的国家,你受到了甚麽诅咒?


不知这个国家究竟受到了甚麽诅咒,最近这两三年来,不幸的事件,总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同样的事件发生两次,这样的巧合,恐怕只有在我国才会出现。

可悲的是,所发生的事,却不是甚麽好事。

前有Sodomy II,现有MACC坠楼案2。

昨天提到坠楼案时,觉得我不应该那样写,那对死者不公平。

如果我对明福的死充满怀疑,为什么我对第二宗死讯没有起疑?

警方的“30亿行动”,弄到关税局官员们个个风声鹤唳,不敢审批文件,造成港口货柜滞留,出不到关。

首相竟然说,这是蓝海策略?

做运输的朋友告诉我,关税局贪腐严重,从上至下,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但,单单关税局就导致国库蒙受了1080亿的损失,这个数据实在吓人。

一个政府机关就带来这上千亿的损失,想一想,再把几个机关加起来,这个数据,是不堪想像的。

可见有关10年来8880亿黑钱外流的报导,可能还是低估的了。

说回坠楼的关税官员,当读到报导时,直觉是以为他畏罪。

但现在又觉得充满了疑点。

1。这位叫阿末沙巴尼的官员是从三楼跌到一楼。

两层楼的高度跌得死人吗?可能性低,受伤的机率比较大。

一个真正要寻死的人,一定会爬到更高的楼层去跳的。

还是,他根本不是从三楼跌下去?

2。若有人欲置他於死地,也肯定不会从三楼下手。为什么?万一他跌不死,只是受重伤,不是会把凶手名字爆出来?

所以,从三楼被推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3。阿末是头先到地,如果是自己从窗口跳下去,是不是脚先到地的可能性较大?

4。反贪会说并没有传召阿末,是他自己上门来的。

但阿末的朋友说,他们前一天在一起打网球,阿末当时告诉他说第二天要到反贪会去,因为反贪会要他交一份文件。

反贪会官员和阿末的朋友,是谁说实话?

5。阿末是早上8.30am就到反贪会,一直等到10.15am,还见不到他要见的官员。

两个钟头,那也太久了吧!

报导说,陪同他的官员就离开,去找那位他要见的官员,几分钟後回来,阿末就不见了踪影。

“直至早上10时20分,即发现阿末沙巴尼陈尸于该座办公楼一层。”

即是说,在那短短的5分钟内,阿末就坠楼了!

6。阿末的同事说,他是每天骑电单车上班的。

当天他到反贪会去,也是骑电单车。

他的电单车,只是一部价钱两、三千的Modenas Kriss!

4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This ruling regime is very sick, from the top to the bottom. Can justice be served this time ?

蓝天 said...

心很痛.我们的国家到底还有没有救?心寒!

要感谢康大哥每次精确的分析.加油!

薰衣草夫人 said...

这次死的是他们的族人,又是公务员,且看上面会玩什么把戏.

· 康华 · said...

am, not that I can see now.

蓝天,谢谢!

薰夫人,疑云重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