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 2017

不愿放弃管理权

朝令夕改,举棋不定,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

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我想是因为各部门部长都争着要当发言人,结果把人民弄得晕头转向。

像从上周三开始生效的每周公布油价措施,之前明明说只要零售价不高过顶价,业者可以自行提供折扣给消费者。

后来第二财长却说,油站在给予折扣或优惠前,必须先取得贸消部的批准,以避免出现“削价战”。

不懂为何第二财长佐哈里要代贸消部发言,这到底是贸消部还是财政部的负责范围?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第二财长是在保护业者,还是消费者的利益?

既然是自由竞争,油站在提供优惠或折扣之前,却还需事先取得贸消部批准?全国几千个油站,贸消部不是很不得空?

难怪业者转忧为喜,异口同声顶价就是零售价。对消费者来说,这与之前的订价方式有什么分别?

佐哈里也说漏了嘴,原来当局不愿公布油价计算方式,是因为害怕“有人会从中牟利”。

如何牟利法?他说,“在算出油价会涨的时候放缓出售速度,反之加速出售速度”。

这样都会给他想到,但我觉得那只是一个借口。

跟着,轮到贸消部说话。这次不是贸消部长出马,而是其公关主任阿达沙哈里(Akhtar Sahari)。

他说,在目前阶段,业者不可提供折扣和促销,也不知道未来几时才会允许,现在他们必须根据贸消部所规定的价格,即是顶价。

这与之前有什么分别?怎么说话又不算数?什么顶价机制,岂非形同虚设?

今天其实要提普腾的最新发展。

上回说到中国吉利集团(Geely)说不买了,剩下另一潜在买家,即法国的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又是中国公司?》21/3),但现在相信PSA也放弃不买了。

为什么这么猜?因为上周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前来我国的时候,两国领袖只讨论我国购买战斗机事件,完全没有提到普腾。

跟着就传出,普腾又向政府要求15-18亿元援助。

如果有望求售,为何还要向政府寻求资助?

据说和中国吉利以及法国PSA谈不妥的原因,主要是DRB/普腾不愿放弃公司的管理权。

难怪多元重工业(DRB)最近改变语气说,必须对普腾的竞标者做详细评估,确保合作成功;还说普腾不止有一个竞争者。

真是如此,为何还要向政府求助呢?

政府已在去年提供一笔15亿低息贷款(后来说是12.5亿),短短一年内又要求15-18亿,可见普腾财务状况真的很糟糕。

根据最新财报,至去年三月底,普腾净亏达14.3亿,相信今年仍会面对巨大亏损,才会求售/寻求合作伙伴。

若无法解决财困,所欠政府的贷款,将被转为股份,最后恐怕整家公司又回到政府手里。

如果私有化都不能解决公司的问题,政府又如何得以解决?

其实,当初将普腾私有化卖给赛莫达的DRB,一般相信情况就与当年的马航卖给达祖丁一样,后者只是扮演一个履行「国民服务」(national service)的角色,因为马航是「国家资产」(national assets)。达祖丁是那样说的。

政府当年向达祖丁买回马航股权,今次会不会最后也向赛莫达取回普腾股份,毕竟普腾也是「国家资产」,如果卖不出或找不到联营伙伴的话?

根据报载,自1983年成立普腾以来,政府已经提供多达140亿各种援助。

普腾从1993年高峰期的74%本地市占率,目前只占15%。何以为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