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1, 2017

1MDB可以拖到2020年

财长首相上个月底在国会以书面报告,1MDB已摊还所有银行和短期债务。

这样说相当具误导性。敦马就要求纳吉首相解释,公司出售Edra能源、大马城股权和敦拉萨TRX土地共获109.7亿资金,以当今汇率计算,1MDB债务共500多亿,那也还剩下至少400亿债务,公司要如何还?

这点我曾在《卖完FGV,公积金只亏2亿元》(4/4)的下半段提到。

我也提到和IPIC/Aabar的266亿(65亿美元)纠纷都还没有解决,怎能说公司已没有债务(debt free)?

第二财长佐哈里曾驳斥潘俭伟说法,指政府不会替1MDB背上任何债务。

佐哈里这么说,证明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状况。

1MDB资产已经所剩无几,做为财政部子公司,政府不为它买单,难道它还有办法自己解决吗?

今天,邻国《海峡时报》独家报道,指大马和阿布扎比有望解决1MDB课题上的争议,双方将在今天(21日)签署一项和解协议(settlement agreement)。

如此一大件事,本地媒体没有只字报道。

据报,协议分为两部分。第一,大马同意在今年底之前支付阿布扎比12亿美元(当今汇率约53亿马币),做为偿还IPIC在前年五月代缴的10亿美元贷款加利息(请参阅《IPIC和Aabar注资替1MDB还债?》20150609)。

12亿美元不是小数目,1MDB哪来的钱还这笔数?

记得不是有笔13.8亿美元资金,连财长首相、当时的第二财长胡斯尼和1MDB CEO阿鲁都说得不清不楚,一个说是资金、一个说是信托、一个说不知是什么单位,存在邻国BSI银行吗?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1MDB是在2014年将这笔资金存入BSI的。

《The Edge》则说,Brazen Sky将这笔资金投资在一个高风险基金单位,无法鉴定这批基金单位的实际价值(请参阅《1MDB要如何赎回23.2亿美元/单位?》20150721)。

Brazen Sky是1MDB的子公司。

《海峡时报》报道,1MDB将变卖手上的一批基金单位(fund units)给一个名字未公开的买家,并将所得还给IPIC。

谁会是这名神秘的买家?相信你我心中都有数。他会以基金单位的原来成本买过去,还是以实际价格购买?总之不可少过12亿美元就对了。

相信这批基金单位,就是原本来自BSI的Brazen Sky户口的资金。

难道有关户口没有被新加坡当局冻结吗?而且,BSI不也被关闭了吗?1MDB有什么办法把资金提出来?

相信就是如《The Edge》说的,Brazen Sky已将这笔资金转为投资在基金单位,所以不在BSI户口里。BSI也曾经证实,Brazen Sky户口里没有现金。

难怪纳吉首相、胡斯尼和阿鲁说得乱七八糟。

其实,根据阿鲁早前透露,存在Brazen Sky户口里有61亿马币,当时兑成美金约20亿,应该不止12亿或13.8亿美元这么少。

双方协议第二部分提及另一笔价值35亿美元的债券,双方将在明年开始谈判如何解决这项争议,预期至2020年底。2020年?需要这么久吗?

在2015年的资产债务交换计划下,1MDB/大马财政部声称已汇35亿美元给Aabar,但IPIC/Aabar却说未收到这笔资金,因为资金被汇到一家在维京群岛注册的同名公司。

不懂这笔债要如何解决?当初1MDB是在不知情之下将35亿美元寄到假Aabar的户口吗?那是Aabar的CEO故意给错的户口号码吗?1MDB难道会同意再还多一次?

有关这荒谬事件的来龙去脉,请参阅去年写的《假Aabar至少有三家》20161108)。

其实,IPIC向1MDB索取共65亿美元赔偿(请参阅《IPIC追讨266亿》20160615),协议只谈及包括利息在内的47亿(12+35),其余20亿要如何解决?新闻没有提到。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st-exclusive-malaysia-abu-dhabi-to-settle-dispute-over-1mdb-debt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