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4, 2017

卖完FGV,公积金只亏2亿元?

公积金局(EPF)投资联土局子公司FGV亏损只有2.03亿元?你信吗?

这是财长首相昨天在国会以书面简短作答时透露的,他没有提供详情。

去年,根据当时的资料,我算到EPF因投资FGV亏损至少5.3亿元,比财长首相的数字多出1.6倍,详情请看去年底写的《没有价值的投资》(27/12)。

财长首相说,EPF是在去年八月脱售FGV股份。他是说EPF在那时一次过沽清所有FGV股票,还是在那时抛完手里最后一批股票?这点他没有说清楚。

上回EPF CEO沙里尔(Shahril Ridza Ridzuan)也没有说清楚。他只说EPF已不持有FGV股票,连盈亏都不说,还说EPF不会涉足任何没有价值的投资(worthless investment)。

没想到要劳烦财长首相来替他报告EPF投资FGV的亏损。

财长首相以书面说,EPF原本持有4.5%股份,在2013年8月的时候增至8.49%。

既然是没有价值的投资,EPF为何还要增持FGV股票?

我相信EPF是受到指示,以扶持FGV的股价,因为那时FGV股价已开始往下滑。

不止EPF,朝圣基金、武装部队基金(LTAT)、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等官联基基金也增持FGV。

根据交易所资料,EPF持有FGV的IPO股份是7.95%,不是上述的4.5%。

从这显示,财长的资料也未必完全正确。

无论如何,若根据财长的数据,即4.5%以IPO价格4.55元认购,其余3.99%以2013年8月平均价格4.35元买入的话,EPF的投资额应该是8.6亿(4.65+3.95),若在去年八月沽清的话,以那时的平均市价2.08元计算,EPF的亏损总额应该是4.59亿(2.53+2.06)才对。

财长首相如何算到只有2.03亿?我很有兴趣想要知道。

这样说好了,如果亏损只有2.03亿,除以EPF持有的1.93亿FGV股票,每股只亏1.05元,有可能吗?

EPF买入的平均价每股4.48,如果每股亏1.05,意即它是以平均每股3.43元卖出。它要在2014年11月前才可以卖到这个价钱,而不是在2016年八月。

到了去年八月,FGV已经跌到凄凄惨惨的两块多钱了。

所以我很肯定,EPF投资FGV的亏损不止2.03亿这么少,起码还要多一倍以上,即我算到的4.59亿。

上回我算到亏损5.3亿元,因为当时我估计EPF的抛售价平均是1.80元。

财长首相也指出,EPF在持FGV股票期间共获得了1.58亿的股息。

我大约算来,这个数据也可能有误。FGV从上市至去年二月最后一次派息共派出了每股38.6分股息,EPF共持1.93亿FGV股票,意即应取得共7,450万元股息而非1.58亿元。

我也很奇怪,为何EPF自己不报数据,为何是由财长首相来报?

当初又是财长首相极力将FGV弄上市,虽然当时尤其来自垦殖民的反对声不绝于耳。

相信财长首相的书面报告是有人替他准备的,提呈给国会,也有他人代劳。

但,如果里边的数据都不正确,或具有误导性,议员们也照单全收吗?

就好如上星期,财长首相居然在国会报告(也是书面),说1MDB的债务已经解决完毕了。

当时读到新闻时也很怀疑,因为根据已知所变卖的资产收入,不管怎样算来算去,都不可能的,何况IPIC/Aabar至少266亿纠纷都还没有解决,1MDB要如何还清债务(《IPIC追讨266亿》15/6/16)?

果然,后来才发现,所谓的付清所有债务,其实只是几项,即欠阿芬银行的2.3亿revolving credit,政府的9.5亿standby credit,大马EXIM银行的1.5亿,以及一家Marstan Investment的20亿。但这些全部加起来只得33.3亿啊!

纳吉也透露,通过脱售Edra能源,大马城部分股权以及TRX中心部分地段共得109.7亿现金,为什么只用33.3亿还债?其余76.4亿用去了哪里?可能拿去还贷款利息吧!

且来替1MDB算一算,如果原本的420亿债因马币贬值而升至500亿左右,扣掉财长首相说的109.7亿现金收入,1MDB债务仍然高达390亿,这还未把利息算进去呢!

最后要替1MDB还债的,还不是我们这些老百姓们!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