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2, 2017

不日上映:哈迪法案4.0

小时候,家乡有间小戏院,可说是乡下唯一的娱乐场所,每当有戏上演,大家必一窝蜂涌入去看戏。

有时,戏院老板会在看板放出电影预告,写着“不日上映”。

那时年纪还小的我不懂“不日上映”是什么意思,便问大人,大人和我开玩笑,说“要等到太阳下山了才会上映”。我说没有太阳的时候,那不就是晚上,是今晚吗?为什么不说“今日上映”呢?我的幼稚引起大人们哈哈大笑,也没回答我说得对不对。

会想到儿时趣事,是因为在《马来邮报》读到,针对哈迪的私人法案,国阵成员党已达成共识,不会在下季国会支持哈迪提呈其私人动议。

这意味着,如果哈迪提呈辩论动议,国阵政府也不会再展延政府法案让路给哈迪。如此一来,哈迪动议将被安排在最后,被辩论的机会微乎其微。

不如说,没有国阵放行,哈迪根本就没有机会,其私人法案就像小时侯“不日上映”的电影,不知几时才能见到天日?

当然,不日上映不表示它永远不会上映,只要有人觉得有需要,它还是会被拿出来放映的,因为,这样的剧码,永远都会有市场,卖不卖座,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根据议长班迪卡说法,若是政府要他让哈迪提呈动议,没有后续指示,他有可能自行决定展延辩论吗?而且,既要放行,为何又要展延?逻辑上是前后不通的,难以让人置信,至少这样的举动是自相矛盾的。

东姑安南也无银三百两,说国阵并没有左右议长展延辩论的决定,正副首相或他都没有插手,那是班迪卡的个人决定,与巫统完全无关。

东姑安南是巫统总秘书。

有则新闻,大家似乎没怎么注意,或看了不当一回事,便是一位道菲伊斯迈(Taufiq Ismail)要求法庭宣判哈迪动议违宪的报道。

这位道菲是谁?他是敦拉萨时代前副首相敦伊斯迈的儿子。

显然,他对国阵政府相当不满。他在宣誓书里指出,哈迪的私人法案,完全是一场巫统与回教党之间的政治游戏,滥用国会民主及蔑视国会程序,将立法制度沦为以种族宗教来划分大马人民的工具,只为了在下届大选捞取选票。

他说,国会允许哈迪提呈其私人动议,已违反国家原则。

较早前,他直指国会已死,还指班迪卡议长没有捍卫宪法,是一项叛国行为。

由此可见,其实也有不少马来人并不认同哈迪的私人法案,除了道菲比较敢发言,许多人都不敢表态,除了政治考量,也怕被人标签为不是好的回教徒。

道菲较敢发言,多少也是因为戴着父亲敦伊斯迈的光环。他曾当过一届国会议员(1986-1990),也是马来精英G25组织的创始人之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