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7, 2017

没有流入纳吉的口袋

来自本州的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说,1MDB和IPIC的和解协议证明了1MDB的资金没有流入纳吉首相的口袋,因为1MDB在邻国新加坡的“单位”的确存在,如今将套现还给IPIC。

他也是国阵策略宣传主任。

他说,可见纳吉户口里的钱的确如沙地外长说的是来自沙地皇室成员的捐款。

哦,我记得沙地外长原本说是投资不是捐款,却在两个月后“改口供”,但他说他是“aware”而不是“confirm”,我觉得他话中有所保留啰(请看旧文《沙地外长改口供》20160418)。

1MDB在新加坡的“单位”的确存在吗?那数目是多少呢?当初一时说23.3亿,一时说11亿,然后又变成9.4亿。

真正数额是多少?可能所剩无几,就如1MDB透露所套现的5,000万元马币而已吧!

如果有跟踪1MDB事件的,应该记得这些“单位”原本是1MDB当初投资在石油沙地(PetroSaudi)一个联营计划的资金,1MDB前后汇了18.3亿美元过去,却辗转去了一个Good Star的户口,据说这家公司属于刘特佐。

这也是国行在洁蒂时期要1MDB汇回国的资金,因为“公司虚报资金用途”。

而根据阿鲁的说法,当联营计划告吹后,这笔资金就存在开曼群岛的Brazen Sky户口,几年后,投资增值到23.3亿美元。

过后,12亿美元被赎回国,另外11.3亿美元则存在邻国(请参阅《我们这么容易受骗》20160526)。

当时财长首相还说,不把11.3亿美元赎回国是为了避免寻求国行批准。

我心想,那12亿美元又赎回国,难道12亿美元就不需国行批准?

我怀疑根本没有所谓的12亿美元赎回国,若有的话,它去了哪里?完全没有交代。而且,若真有这笔资金回国的话,为何不直接告知国行,其中12亿美元已经回国?

18.3亿美元短短几年就增值到23.3亿美元?有这么好的回酬率去哪里找?怀疑这也是子虚乌有的。

那Brazen Sky户口里究竟有多少钱呢?阿鲁在去年向公帐会作证时说,还有9.4亿美元。

更早前,根据阿鲁公开的数据,存在Brazen Sky户口的存款是61亿马币,以当时汇率计算约等于18亿美元,相当于汇去沙地石油的资金。

如果阿鲁报给公帐会的数字可靠,这笔资金只剩下9.4亿美元值的“单位”,目前价值多少?已知已套现了5000万马币(如果数字也可靠的话),那应该还有9亿美元上下的“单位”吧?但,为什么套现得那么少?还是,实际上就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单位”?

好,阿都拉曼达兰只说这些“单位”还在,那汇去维京群岛的假Aabar公司的35亿美元呢?

倒是先前声称对1MDB和IPIC和解不知情的第二财长佐哈里解说到,当初会把35亿美元汇去假Aabar,是因为有信件证明维京群岛注册的Aabar是IPIC的子公司。

这可自打嘴巴了,既然有证据显示在维京群岛注册的Aabar是IPIC的子公司,那就表示当初没有汇错户口,为何这次却还要承担起35亿美元债券?这不等于承认对方并没有收到付款,所汇去的户口属于一家假公司,所以认错,自愿再还多一次吗?

(请参阅假Aabar至少有三家20161108)。

说到维京群岛注册的Aabar也是IPIC子公司的信件证明,佐哈里说信件来自维京群岛企业事务注册局(Registrar of Corporate Affairs BVI),日期2016年8月11日。

拉菲兹说他胡说八道,因为离岸公司之所以要在这些群岛注册,即是因为它们不会透露公司所有权与董事权的资料,不管维京群岛或开曼群岛都是如此。

所以,就算有这么一封信,十有八九是假造的吧!

要造假,其实再也容易不过,根据案情,假Aabar是IPIC前CEO兼真Aabar主席Khadem al-Qubaisi和真Aabar CEO Badawy al-Husseiny造出来的,信件若造假,那也不奇怪吧!

就好如一名骗徒告诉你他是好人他不是骗徒,你就相信他不是骗徒吗?

据知,Khadem和Badawy这两人正在阿布扎比坐牢。

目前,我们知道1MDB至少有53.3亿美元资金下落不明,就是当初投资在沙地石油的18.3亿美元以及35亿美元的债券资金,兑成马币就是235亿元,逾公司原本420亿元债的一半。

http://puakiamwee.blogspot.my/2017/04/ipic.html

2 comments:

Chew Shong JIng said...

解救普通人的非普通人版本

· 康華 · said...

金钱游戏的最高境界版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