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亚庇巴士捷运工程是小儿科

可能有太多新闻要读,之前没有注意到,亚庇要建巴士捷运系统(BRT),而且已经快要动工。

根据报道,这个亚庇BRT耗资10亿元,全程总计44公里,如果没有拖延,可在2020年完成。

它共分三条路线,分别是:

1)必打丹-亚庇-下南南(20公里)、
2)亚庇-兵南邦(11公里)及
3)亚庇-Alam Mesra(13公里)。

这是一项联邦工程,建造费用将由联邦政府承担,承建“商”已鉴定是国家基建(Prasarana)。这家公司是财政部子公司;去年六月刚完成的双威巴士捷运,便是由其承建。

它原本也是吉隆坡捷运工程的承建商,后来改变身份当顾问公司,因为财政部后来另外成立一家承建公司叫MRT Co,建好后,再交回给Prasarana一家子公司Rapid KL去经营;融资的工作,却交由财政部另一家子公司Dana Infra去负责。

听起来好复杂,财政部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请参阅旧文《财政部接管捷运工程》20110819)

既然亚庇BRT是一项联邦工程,由一家半岛公司承建,那也无可厚非,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家公司又是财政部的子公司,对当事者来说,那也显得理所当然了。

Prasarana的业绩如何?之前我曾提过它(《吉隆坡捷运:一个注定失败的超级亏损计划》20101223)。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它不止连年亏损,还要政府为其承担债券利息。

公帐会也调查该公司,结论是公司管理不当和出现舞弊问题,包括:

1)买进亏损公司股票造成2000万元亏损;
2)没能力赎回84.7亿元债券;
3)接管两家轻快铁公司耗资82.5亿元,导致公司债券高达100.47亿元。
4)高价购买吉隆坡蕉赖地段,比产业估价局及私人估价师的价格高出10.8至50%;
5)价值6834万元的巴士,却以440万元贱卖。

简直是磬竹难书,惨不忍睹。

虽然如此,财长首相仍然把当时成本高达460亿的吉隆坡捷运工程交给它负责。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财政部的子公司。

谈到吉隆坡捷运工程,如我当时预测,至今单单一号线成本已达280亿,这还不是完全的成本,拉菲兹说,最终成本可能破1000亿至1240亿。

(请参阅《有几项是不超支不亏损的?》20161229)

相比之下,亚庇BRT的10亿成本就属小儿科了。

报道也说,Prasarana债务超逾200亿,同样,财报并不update,最新的是2014年,也是破纪录的亏损8.9亿。它只在成立的头两年赚钱,之后连续15年亏钱,累积亏损达52亿。

王建民去年曾做了一份与新加坡捷运做比较的研究显示,Prasarana永远无法赚钱,因为其债务太高营收太少,每10元营收,其中8元就需用来还债。

其实,公司因无力偿还一批85亿元债券,后来由政府买单(《国家一再发售债券》20100723)。

当然你可以说公司本来就是一家GLC,由政府代为还债,那也无需大惊小怪。

问题就出在这里,为什么GLC十有八九严重亏损?因为政府会为它买单,何惧之有?

由于长年亏损,公司前年曾建议进行第二轮重组,及将其中一家公司挂牌上市,至今未闻下文如何,似乎已经无限期搁置了。

它第一次进行重组是在2013年,成立四家新公司,分别为Rapid Rail、Rapid Bus、Prasarana Integrated Management & Engineering Service(PRIME)以及Prasarana Integrated Development (PRIDE)。

相信公司会成立一家承建亚庇工程的公司,叫Prasarana KKBRT。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51607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