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 2017

人民,你为什么不生气?

全球各地,大概找不出像我国这么温顺的人民,无论政府如何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次又一次地受骗,人民还是甘之如饴。如果是在其他国家,早就闹革命,群起造反了。

这一次,人民再次当了傻瓜,在农历新年期间收到一份大红包,里边装着两毛钱,你说,这份大礼大不大?

你还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还是,大家对这个政体已经麻木,再也愤怒不起来了?

年初四(31日)那天,还在想要不要先去打油。

你知道,每当到了月底,就是当局调整油价的时候。

下班的时候,还是没有赶去油站,为什么?因为想到上个月的油价已经调涨了20分,而且一月的国际油价并没有持续升涨,反之还稍降并保持在52美元,所以很肯定这个月的油价不会调涨,就算不调降,至少也应该保持在原价2.10元。

谁知事与愿违,到了傍晚7点多左右,就看到《星洲网》新闻说两个RON一律调涨20分。当时还在嘀咕怎么可能?但新闻来自传统媒体,总不会是假新闻吧!

当时还和太太讨论,要不要趁新闻刚出炉知道的人不多,避免排长龙,赶快赶去油站打满缸?结果还是没有那个冲动,心想,省得了这一次,也省不了下一次啊!

为什么?你可以说累了,麻木了,放弃了,对这个政体,已经彻底不抱任何希望了。

是的,活在这样的一个国度,有时真的很累很令人沮丧,你看不到国家的前途在哪里,你看不到人民的希望在哪里,慢慢地渐渐地生活就像行尸走肉那样,有一日过一日,一点斗志都没有了。

抱歉,写着写着对这个国家就悲观了起来,不是因为这次油价大涨影响了我的荷包,而是为这个对人民毫无一点诚意就是要愚弄人民的政体完全的失望。

从1MDB开始,不,该说从更早的时候开始,早自国家成立的年代,我们几乎都是活在一连串的谎言里。

所谓的「后真相时代」,不是最近才开始出现的,而是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古人不就说了,历史是由王者写的,如果历史都可以有不同的版本,你怎么知道哪个才是事实?

就算是事实,最近美国新总统上任,还出现了一个新词「替代事实」(Alternative Facts)呢!事实就是事实,如果真相只能有一个,又如何跑出另一个「替代的事实」来?

不懂美国有没有像许多国家每年选出一个年度字,若有,今年的年度字肯定就是Alternative Facts。

说回油价吧!政府不是说好根据自由市场的浮动制来制订每个月的油价吗?说了两年,至今都没法把浮动制的计算法公布给大家。

既然这次国际油价没有大涨,马币也已经贬到无可再贬,而且上个月油价已经起了20分,当局实在没有理由再连涨20分;即两个月内涨了40分,那是20%的涨幅,太离谱了吧!

这是自实行浮动制以来,油价涨幅最大也是价位最高的一次。

上一回国际油价落在50美元左右,约在去年六七月之间,那时我国RON95约1.70元,若以这做参考,现在不也应该是在1.70元之间吗?为什么会涨至2.30元?当局真的有必要作出解释。

当局没有作出解释,反而是由国阵策略宣传局(Barisan Nasional 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Team)出来解释。

为什么是由这个国阵策略宣传局出来解释,而不是负责油价的贸消部?难道油价已改由政党负责处理?这个国家,已经将政党政府二合为一,混为一谈?

国阵策略宣传局的主任是阿都拉曼达兰,他现在是负责首相署EPU的部长。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即是由他而不是由交通部长廖中莱负责。

好,国阵宣传局说什么?它讥笑反对党无知,不懂“油价经济学和现实市场”,因为国内油价是根据成品油而非原油计算的(refined oil not crude oil)。

有这样的事?那过去两年以来为什么不这么说?一下说是因为原油价格暴涨,一下说是因为马币贬值,如今又多了一个新的理由,便是根据refined oil不是crude oil。

国阵宣传局说,成品油价必须把提炼成本算进去,所以一般上比原油价格来得高。

这样说已自相矛盾,因为如果一向来都以成品油价为准,那当原油价格下降,成品油价虽然比原油稍高,理应也跟着调降,不该是这次才突然与原油价格背道而驰吧。

为何过去都与原油走势平行,这次才突然说不是?这个解说也太牵强了!还是请贸消部长韩查出来解说一下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