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官联基金派息大比较

财长首相说,经济放缓,公积金局(EPF)还能够派息5.7%,算相当不错了。

言犹在耳,LTAT也来宣布派息,竟然高达12%,超逾EPF派息率的一倍。

LTAT全名是大马武装部队基金局,等同是武装部队的公积金,它如何取得这么高的回酬率,比EPF的表现好?

EPF去年收入虽比前年进步,盈利却比前年跌。

但LTAT去年盈利不跌反增,从前年7.7亿增至8.1亿,增长了5.8%。派息总额达6.9亿。

你可以说LTAT基金不大,两者不可做比较。

两者如果同样是投资股市,不论基金大小,回酬不是应该一样吗?

当然也不可这样讲,否则就不会有人在股市亏钱也有人在股市赚钱了。

不过,LTAT不同之处,根据其网站资料,逾70%资金需投资在信托,其余则投资股票。

倒是纳闷,如果派息率达12%,那所投资的信托基金回酬率必然需达至少12%以上,当今有哪些信托基金能有这么好的表现?我想不出来。

LTAT,大家如果记得,可说间接“害”拉菲兹在机密法令下被定罪。前天提到拉菲兹揭露1MDB总稽查报告第98页,里边就提及LTAT和1MDB之间的关系(请参阅《1MDB稽查报告第98页》20161115及《LTAT和1MDB暗度陈仓》20160405)。

让我觉得,LTAT可能也将政府的补助(grant)当作收入/盈利,否则,单靠股票和信托投资,在当前气候下,是不可能取得12%回酬的。

拿个比较好了,国投(PNB)的投资一向比其他官联基金好,但在去年也只宣布ASB派发6.75%另加0.5%红利共7.25%,至于另一基金ASN也只派发5%股息。

之前,国投旗下基金曾有一段长时期每年派息不少过8%,据说那是因为政府“津贴”不足的部分。除了2020基金,国投旗下基金都是只供土著投资的信托单位。

既然提到了官联基金派息率,就一并提月初刚宣布派息的朝圣基金。这个充满争议的基金的去年派息率是4.25%,比前年的5%少。

派息总额达28.8亿,比前年32.4亿低。

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透露,该局营业额跌24%至34.2亿,净利跌30%至24.8亿。

Ooops!察觉哪里不对劲吗?净利24.8亿,派息开支28.8亿?为何股息竟比净利多出4亿啊?这个基金岂非又要倒贴?何苦这样做?

这也是去年和前年所发生的同样情形。那时候,还是国行总裁的洁蒂就有提出劝告,不要动用到储备金派息,因为基金的储备金已呈负数,已不足以支付负债。显然,该局当作耳边风(请参阅《有钱买地,没钱派利息》20160126及《朝圣基金净利迷思》20160205)。

今年,朝圣基金重蹈覆辙,明明没赚这么多钱,却还派出比净利多的利息。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朝圣基金要那么做,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存户开心。再来它又有政府的担保,何惧之有?

很奇怪今年拉菲兹没有像去年那样紧咬着朝圣基金不放,大概是因为忙着在爆联土局/FGV的料而忽略了朝圣基金吧!

是的,这些官联公司/基金财务问题一箩箩,根本已是常态。

洁蒂曾就朝圣基金问题建议委任有资格人士入局。但她何尝不知,这些大多是政治委任,和专业或具资格与否没有多大关系。

包括今天刚上任的新总稽查司玛蒂娜,她的资历是人力资源管理,和金融财务会计稽查如何都沾不上边,她却要负责稽查的是国家各大小部门的账务,她真的可以胜任吗?

还是,稽查的工作有手下去做,她只负责签名而已?反正,她只需要向一个人负责!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