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7, 2017

我国比汶莱贵一半

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一天一说词。

前一天才说要把槟城列入直辖区,因为槟州政府排挤马来人;林立迎为此报案,指他言论煽动;昨天他连忙改口说,槟州政府排挤所有族群。

如此说话没有一点原则的人,如何当官?

一两个星期前也是那样,为了舒缓吉隆坡交通,他建议要禁止小型电单车(kap cai)入城。

如此一个荒谬建议自然行不通,来自打工仔的妈声四起不在话下。

于是,他又改口说,他只是说着玩的,还调侃记者说,如果我说要和你结婚,你也相信吗?何况我也已经结婚了(但不是可以一夫四妻吗?)。

看一看,这就是我国当官的素质。

或者也不能这么说,老实说,也要看是谁当官,在哪里当官。

负责房屋事务的槟州行政议员佳日星(Jagdeep Singh)奉劝安南,要开口前,先获取正确资讯了解实情后再开口。

他说,槟城民联州政府至今已建了20,887间中价和廉价房屋,是前朝国阵州政府同期建5,124间房屋的四倍,其中近半分配给马来人。

如果没错,还比全国PR1ME计划被预订的12,000个单位多75%(请参阅补房租不补食油》20161027)。

财长首相一直推介的PR1ME可负担房屋计划,至今都还没有在槟城建到一间房屋;为公务员提供的PPA1M房屋计划,同样也没有在槟城兴建房屋。

今天其实要再提国内油价问题。

油价两个月内调涨40分,让我想起阿都拉时代,油价在一夜之间飙涨80分,从1.90元至2.70元的情形。

那是在2008年。在面对重重压力尤其是敦马的日夜抨击后,阿都拉最后唯有将首相职权让给纳吉,国家历史再次改写(请参阅《政府疯了!》20100421)。

拉菲兹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现在国际油价50多美元,国内RON95就已经2.30元,改日国际油价又升回100美元,那国内RON95岂非要涨至每公升四五元?

拉菲兹说,今年油价将会持续升高,除非政府恢复津贴或设下顶限,否则六月RON95恐怕就会突破2.70元。

2.70元,就是当年政府设下的顶限价格,也是导致前首相阿都拉黯然退位的价格。

那天有人说政府早在2009年就公布油价的计算方程式了,我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果然,第二财长佐哈里说他将和贸消部讨论,是否要公开有关方程式。

相信佐哈里已经“学乖”了吧,因为上回的食油涨价事宜,佐哈里原先也说没有这样的事,贸消部却唱不同的调,结果食油还是涨了价,而且还涨得不少(请参阅油然而升20161101)。

所以这次,第二财长说先和贸消部长韩查讨论比较稳准。

但我相信贸消部也做不了主,最后还是要问回第一财长即是纳吉首相吧!

其实,如我所说,如果要公布油价方程式,早在两年前答应的时候就好公布了,也不用拖拖拉拉到现在。所以我相信,佐哈里这番“承诺”最后也会像以前那样不了了之的。

昨天便有人放上fb,原来邻国汶莱油价只有汶币53分(RON97),当地没有RON95,而RON92则51.9分。

为了确定新闻真假,自己上网确认,果然不假。

RON97每公升汶币53分,兑成马币约1.65元,而我国的RON97却每公升2.50元,相差85分。

同样是产油国,为什么我国比汶莱贵了一半?别告诉我汶莱政府给予高达85分的津贴!

上星期我说有个隐藏的项目叫做销售税或燃油税,我想政府不欲公布其计算油价的方式,原因即在此吧(《「油价经济学」?国阵策略宣传局最懂》20161027)。

https://bigdogdotcom.wordpress.com/2008/08/22/retail-price-of-petrol-coming-down-tonight/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