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6, 2017

别像沙巴人容易受骗

小时候,或者该说以前的报纸常以“一百年不死都有新闻”、“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等做形容词,现在似乎比较少见了。

但在大马这个万能国,若说一百年内天天都有脑残的争议题,似乎亦不为过。

上周末的时候,就听到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突然建议,说打算把槟城列为联邦直辖区。

除了槟城,他说,马六甲和吉打也受到考虑。

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此必要吗?国家全名叫Federation of Malaysia,本来就是一个联邦,为何还要另外成立什么联邦直辖区?

吉隆坡是第一个直辖区,当年的理由是因为它是国家首都,所以有必要由联邦政府直接掌管。

这个理由其实是非常荒谬的,你有听过英国将伦敦列为直辖区,或美国将华盛顿列为直辖区吗?就算是邻近国家,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安排。

先不说马六甲和吉打的原因为何,要将槟城列为联邦直辖区,真正的原因路人皆知,这里不用赘言。

安南提的理由是,因为槟城州政府没有照顾到马来人的利益,尤其是那里屋价高企,造成那里的马来人买不起房子。

单单是这个原因吗?拜托,屋价高企不只是槟城的问题,而是全国的问题,那部长是不是也要将全国13州都列为联邦直辖区,才能将全国屋价调降?

财长首相不是推介了PR1MA房屋计划吗?它的成功率是多少?为什么几年来一直将条件一再放松,如今已变成了让有钱人受惠的计划?

要让槟城马来族群拥有可负担房屋,让他们申请PR1MA计划不就可以了吗?

直辖区部长不妨也看看自己掌管的吉隆坡直辖区,是不是已经做到每个马来家庭都拥有自己的房子呢?

还有纳闽等其他直辖区,巴仙率又如何?等做到了,再来接管槟城不迟。

林立迎说得好,若要扶贫马来家庭,直辖区部长不如先接管吉兰丹和登嘉楼,半岛的贫穷率那里最高。

也别忘了东马两个州,贫穷率在全国居冠,部长可有考虑到呢?

说到东马,就让人想到在80年代被拱让给联邦做直辖区的纳闽岛。

当时的理由是,那就可以让纳闽得到更好的发展。

真的吗?要发展,不能够通过州政府吗?还是,对州政府不够信任?

且看,30多年来,纳闽得到了什么样的发展?除了一个金融区,好像都没什么显著发展。

要发展一个金融区,也不一定要先直辖区化才能做得到啊!

几十年后,州民才恍然大悟,纳闽成为直辖区的原因并非如联邦说得那样伟大,说穿了,只是为了纳闽岸外丰富的油藏。

沙巴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受骗?

当时的首长哈里士如今说后悔将纳闽拱送给联邦,并要联邦将纳闽岛“归还”给沙巴。你认为联邦会这么做吗?

哈里士会后悔,是因为当年他独裁的举动,让他在隔年痛失了州政权;可见州民也不认同将纳闽岛免费割让给联邦政府。

我还记得当时我的一位印裔学长因为在报上公开反对州政府将纳闽直辖区化,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后来不知怎样了?

既然前车可鉴,槟城人也要像当年的沙巴人那么容易受骗吗?

在这大是大非的年代,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乡民,他们不反对霸权也罢,却还自愿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得不亦乐乎。

再请问这位直辖区部长,难道只有马来族群需要受到联邦政府照顾吗?联邦政府的工作只是照顾某个族群吗?

他这番谬论,是不是表示国阵/联邦政府已经不需要其他族群的支持了呢?

只怕让一向只会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的国阵丢失更多的选票!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