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最后一里路,要看一个人的成败

巫统里有没有人支持承认统考文凭?

有!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近来公开支持独中统考文凭的人竟然是他!

他是谁?他便是两星期前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的安奴亚慕沙。

他甫在上个月宣布,吉隆坡大学(UniKL)承认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

UniKL是玛拉属下的一所大学。那时就很纳闷,既然政府不承认统考,UniKL作为公家大学,为什么会例外?

果然,时隔一天,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就出来否认,说没有这回事,吉隆坡大学从未计划承认统考。

他也和其它巫统高官持同样的老调重弹,说因为统考不符合国家教育纲要。哪里不符合国家教育纲要?他说是独中的国文和历史科目。

暂且不提这点。

玛拉是由乡村部门掌管的一个机构。老实说,之前我并不知道曾几何时有了一所吉隆坡大学,而这所大学是由玛拉成立的。

但玛拉不是已经有一所玛拉大学(UiTM)了吗?

众所周知,UiTM这所大学只收土著生,“因为玛拉的成立就是为了扶助土著”。

几年前吧,不是曾有建议开放UiTM给非土著生就读,结果玛拉学生群起抗议,说不能剥夺他们的特权(大意)bla bla bla。

所以,既然吉隆坡大学也是属于玛拉的大学,安奴亚却说可以接受独中生,有违玛拉的一贯政策,的确让人诧异。

更诡异的是,安奴亚一星期后就被革职,说是为了调查滥用公款通过玛拉和UniKL赞助吉兰丹球会事件,但其巫统宣传局主任职务仍获得保留。

虽然如此,安奴亚仍然为UniKL承认统考成绩努力,之后还以巫统宣传局主任身份率领巫统宣传局成员拜访董总以做“亲自了解”,并说要向巫统和内阁提呈报告。

针对安奴亚的玛拉主席职务被冻结,财长首相纳吉表示,安奴亚在巫统的宣传主任职不受影响,说他应该获得一个辩护的机会。

言下之意,安奴亚在玛拉职务被冻结,并非他(纳吉)的意思;但毕竟他是巫统主席,所以他可以决定是否让安奴亚保留在政党的职位。

如此说来,是谁决定冻结安奴亚的玛拉职务?既然玛拉是乡村部的机构,那唯一可以作出决定的必然是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吧!他也否决安奴亚指称UniKL接受统考文凭的言论,难道两人闹不和了?

安奴亚之前也当过部长,伊斯迈如此对他,显得相当不寻常,而纳吉首相又似乎袒护着他........还是,巫统里面已经出现了两派人马?

难怪安奴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然伊斯迈已经“澄清”吉隆坡大学还是不承认独中文凭,他还是以巫统宣传主任身份去拜会董总,显得诚意十足。

不仅如此,他也竞选大马足总会长职,单挑柔佛王储东姑伊斯迈。

东姑伊斯迈早前在面子书置疑安奴亚通过吉隆坡大学和玛拉投资“资助”吉兰丹球会,并有文件和收据显示,赞助数额分别是50万和100万。

安奴亚原先否认柔佛王储的指控,次日改口承认;之后就被冻结主席职务,反贪会也开档进行调查。

之后发展如何?不妨拭目以待。

马华的最后一里路,看来就要靠安奴亚的成败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