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

新总稽查司玛蒂娜将于明天(23日)走马上任。

人家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同样的,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又是如何?

昨天提到,玛蒂娜的先生,里祖安(Rizuan)是巫统甲洞区部主席,2015年他曾在该区部的大会上宣誓他对巫统主席纳吉的效忠,并愿为纳吉牺牲性命。

不止如此,他还谴责当时的巫统署理主席慕以丁对纳吉不忠,因此促请纳吉开除慕以丁。

他也指希山慕丁还不是时候,所以没有人比纳吉更有资格当党主席和首相了。

党员对党领袖表示效忠,那也无可厚非。但事情原来并没有这么简单,拉菲兹昨天揭露,那年(2015)年底,有一封来自首相署,由首相私人秘书Shukry Mohd Salleh签名致给马建屋(MBSB)的信笺,针对一宗起诉里祖安的破产官司,要求马建屋寻求庭外和解。

里祖安是因为欠马建屋1,200万元债,被马建屋起诉破产。

里祖安在回应《当今大马》时否认纳吉首相干预该项官司以助他免以破产,他只是要求对方和他庭外和解。

他说,他是因为担保友人的一个建筑工程而遭起诉,有关土地后来以3,000万元脱售,该笔债务最后也获得解决。

时间上,2015年的巫统甲洞区部大会是在8月24日举行,而首相署致给马建屋的信则志期10月20日。

那时候,1MDB和26亿献金丑闻正闹得沸沸扬扬,纳吉首相承诺将在半年内,即2015年底解决420亿元债务。转眼间如今已是2017年2月了,1MDB的债务现在是多少?据报道不减反增,至少500亿元以上。

里祖安那时表示誓死捍卫纳吉,对一位如此忠心耿耿的区部主席,纳吉总要有所表示吧!那后来出现首相署给马建屋的那封信,就一点也不稀奇了。

首相不是一向喜欢以“我帮你你帮我”的方式来达到双赢吗?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例吧了。

倒过来说,为了得到首相帮助,即首相署给马建屋要求后者庭外和解的那封信,里祖安怎样也要在其区部大会上誓死保护纳吉的党主席和首相宝座。

如今里祖安的妻子玛蒂娜受委总稽查司,是否也算是另一种“奖励”方式?不知各位怎么看?

也是来自甲洞的行动党议员陈胜尧说,不应该以玛蒂娜丈夫对纳吉首相的忠诚来评论玛蒂娜的受委。

但,两者真的没有连带关系吗?我觉得关系很大啰!

更何况,玛蒂娜没有任何会计、稽查或经济/财务管理的知识和经验,她的专业是在人力资源管理,她能够胜任吗?

且看看「 养牛案」,不管是夫凭妻贵或妻凭夫贵,两者不是如出一辙吗?结果变得如何?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