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17

不要另一个PKFZ

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感觉上好累;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却适得其反。

佳节期间,新闻仍然层出不穷,要写的话,大概一天两篇都写不完。

要写的题材很多,本来要先从假期前被挑起的“华人当副首相”议题开始,跟着想写“森那美终于决定重拆业务”,后来觉得还是先纪录当年的“国行炒汇丑闻”比较重要,但今天打开电脑,发现另一则更为“惊人”的新闻,那便是政府要在“凯利岛(Pulau Carey)建深水码头”的新闻。

凯利岛在哪里?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上网google,原来它就在巴生港口附近,是巴生港口扩建计划的一部分。

这则新闻“骇人听闻”之处在于它的建筑费,根据交长廖中莱透露,资金总额预计2000亿马币,工程长达20年!

是的,你没有听错,所需资金高达2000亿,不是200亿,分20年来打造,平均每年需要至少100亿,这还不包括中途肯定超支或调整成本的预算。

2000亿,有这个天文数字的工程计划,可说是前所未闻;这可是东海岸高铁计划(ECRL)550亿成本的四倍呢!

好像在竞赛似的,现在的工程计划成本一个比一个高,是因为马币贬值的关系,还是工程规模愈来愈大?

这个计划也少不了中资,因为「一带一路」,所以有扩建港口的需求,部长说,“因为巴生港口已经接近饱和状态”,并希望“今年内可以签署MoU”。

巴生港口是否已经达到饱和状态,不在这里的讨论范围,我却对高达2000亿的兴建成本大惊小怪,为什么?

记得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事件吗?是的,时光悠悠,一眨眼十年又过去了!

当年的交长翁诗杰就是因为对此丑闻穷追不舍,誓要找个水落石出,最后反而害自己丢了官。

它只不过是历年来国家无数丑闻之一,在1MDB丑闻未冒出来之前,它被林吉祥形容为所有丑闻之母(mother of all scandals)。

它经过至少10次调查,先后也有几人被提控,到最后若非宣判无罪就是经过上诉后还我清白。

于是,没有人需为这宗丑闻之母负责,人人渐渐也忘却了PKFZ,除非有人想挖疮疤,像现在有人挖当年的土著银行丑闻和国行炒汇丑闻那样。

PKFZ惊人之处,在于它原本估计只需10亿元成本的土地,如何离奇的可以上涨到23亿,然后46亿,再暴涨到80亿,若把债务利息算进去,到了2051年偿还完毕,国家将须为此project承担至少125亿元!

(请参阅《PKFZ稽查报告将在一周内公布》20090430及《PKFZ:背负125亿元的错》20111116。)

如果当年的10亿最后可以暴涨到125亿,根据这个比例,2000亿最后会涨至什么数字?我不敢想象。

问题是,和中资的MoU连个影子都没有,我们的交长此时就透露这样的消息,时间上是不是太早了?

刘镇东便质疑,是不是想把那里的地皮炒高?

我们也不用如此小人之心,但刘镇东问了其他几个问题,我就觉得很valid,交长有必要作出厘清。

例如:这是个私人或政府投资项目?我觉得还要加多一句:若是私人项目,政府会扮演什么角色?

要这样问,因为在PKFZ案里,政府不单为私人贷款提供担保(记得那四封支持/担保信吗?),最后还因此要替PKFZ还债。

希望凯利岛码头不会变成另一个PKFZ吧!

2000亿,根据巴生港口主席暨前交长江作汉说法,港口的建造费只需200-300亿,其他开支则包括填海、造路和其它基本建设等。

恕我小人,当中会不会也有其他隐藏项目,像ECRL那样?

交长会如何回应刘镇东的提问?且让我们耐心等待。

4 comments:

coderkk said...

在一帶一路計劃裡,有可能會由中泰廣州在泰國建一個克拉運河(http://hk.on.cc/cn/bkn/cnt/news/20150516/bkncn-20150516145138124-0516_05011_001.html)。如果這個計劃談成,可能會影響新加波和巴生港口的貨船流量。與其扩建巴生港口,不如開放海運政策以避免貨船流量集中到巴生港口。

而20年的計劃,太遙遠了。以國家對項目的計劃不專業和深入,可能變成另一個“巴貢水壩”一樣的結局(http://borneo-sarawakian.blogspot.my/2012/05/85.html)。

· 康華 · said...

胃口愈来愈大

chee lay hing said...

克拉克是骗人的

· 康華 · said...

什么是克拉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