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2, 2017

国家继续沉沦

拉菲兹说要每天爆一单联土局/FGV的料,果然说到做到。

昨天,他揭露联土局向新加坡一家Putra Star投资控股贷款10亿马币,作兴建垦殖民房屋计划。

他质疑联土局是以什么作抵押,以取得这么一大笔贷款。

而且Putra Star是一家普通公司,没有任何融资经验,却能借出10亿马币给联土局,确是离奇。

拉菲兹也提到财长首相以“私营化”手段减债。

当读到标题时,还以为他是指FGV要“私有化”之事,心想政府若将FGV“私有化”,那应该增加国债才是,怎会减债?

原来他是指政府为了不让国债数字飙得太高,利用GLC或成立GLC来举债,这样贷款就不会算进国债数字内,那财长首相又可以引以为傲,说国债仍然处于可管理水平bla bla bla。

1MDB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成立,其他还有PTPTN、联土局等都是。

虽然不是由政府举债,但都由政府担保,万一无力还债的话,政府就要代为出头。

因此,拉菲兹说,如果把这些GLC/基金的债务和政府债务加起来,国债已经达到惊人的9000亿元!

我在星期一(9/1)写的《可以相信沙里尔?》,里边就算到,加上有政府担保的GLC贷款国债总额就将近9000亿,终有一日冲破10000亿大关也不出奇。那就是1兆。

为什么我这样讲,只要看看国债数字天天有增无减的上升速度,你都会感到害怕。

明显的,政府只是举新债来还旧债,如此,国债哪有不升的道理?

拉菲兹也提到,继1MDB丑闻后,另一等着爆发的是PFI丑闻。

是的,我也很纳闷为什么大家很少提到PFI这家与1MDB如出一辙的GLC,之前只王建民提过一次后就没有再跟进,如今变成什么样?没有人知道。

和1MDB一样,它也是由财政部负责的GLC,主席也是财政部秘书长兼1MDB主席伊万。

前年我曾写过它,请参阅《PFI:第二个1MDB等着爆发!》(29/05/2015)以及《政府成立PFI取得不在账簿的贷款》(17/06/2015),内容要带出的和拉菲兹提的一样,就是因为这些GLC不是政府部门,通过它们举债就不会提高国债,其实是政府自欺欺人的做法。

你也会注意到这两家都是财政部子公司,同样都被管理得惨不忍睹,三四年的账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来。

1MDB的账最叫人尴尬,因为全球四大稽查楼(big four)都抽身拒绝稽查。

结果找到了一家英国Parker Randall,其实在大马是Afrizan Tarmili Khairul Azhar。

提到财政部属下的GLC,怎能不提SRC?

这家原本是1MDB的子公司,为何会转至财政部部门?同样也是没有人知道。

当初它以投资蒙古一项联营能源计划为由向KWAP贷款40亿,后来才发现,其中4200万元进了MO1的私人户口,投资蒙古的资金实际上只有1.8亿马币(4785万美元),那还有38亿元去了哪里呢?

《反贪会报告:为何SRC两份26亿一份?》20160120)

还有,转进MO1私人户口的4200万元后来有没有退还去SRC呢?这些都没有交代。

反而是负责调查SRC案的反贪会高官巴里心灰意冷,两周前已经辞官归故里。

这个国家,就继续沉沦下去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